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文 > 武林客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八之啸血飞鹰 第六章

    希有鸟在浮游的帮助下,威力极大,几乎毫无破绽。所幸这两者速度都较慢,天罗众人武功都极高,各自展开身形,转瞬就退到了洞庭湖的边上。波光浩淼,洞庭宛如上古洪荒巨兽,蹲伏在大地之上。水波涌起,照得那月色分外惨淡,一如天罗教徒的心情。

    但看到这鳞鳞波光,众人还是长出了口气。天罗教在洞庭边上埋伏了几百艘快船,一旦扬帆远出,就能脱开希有鸟的攻击范围。这次损伤虽大,但未动天罗教的根本,日后卷土重来,必将出这个恶气。天罗教徒面对着洞庭洪波,都是脸上一片坚毅的神情。

    天星部的众人将隐藏的船只们找了出来,众人陆陆续续地上船。每个人都知道危机顷刻,不敢怠慢,只花了小半个时辰,就以全部进入了船舱中。众人都是心情沉重,呆坐着一声不坑。那希有鸟飞行真个缓慢,到现在还没看到影子,华音阁的人也尚未追上来。众人心稍稍宽了些。天罗五老大声吩咐起帆,开船。

    猛听一声大笑道:“这无名柬帖的消息真是准!天罗教的龟孙们,老子早等得久了!”

    随着这一声呼喊,洞庭湖上突然亮起万千灯盏,将湖面照得一片银亮。众人都是一惊,就见湖面上团团排开,竟然不下百余艘船,将天罗教徒们围了个严严实实!当先一人又瘦又高,偏生提了只无比巨大的板斧,正是华山掌门孤意子,他此时再没有被烧掉须发的狂怒,满脸泛着红光,显得极为得意。

    天罗教众都吃了一惊,只见那些船上尽皆是武当、崆峒、昆仑、华山、铁剑门等名门正派的弟子,黑压压的也数不清楚究竟有多少人。但见人明刀亮,杀气腾腾。

    天罗五老脸上变色,喃喃道:“怪不得华音阁的人不追来,原来他们要让我们跟正派先拼个你死我活。***!”

    铁恨倒是吃了一惊,瞧不出来天罗五老一脸的古板,竟然也会说“***”!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天罗五老大叫道:“弟兄们,拼了!”

    天罗教的教众们都是一声喊,驱动着船只向正道冲了过去。登时两帮人马杀了个不可开交。

    孤意子提着那只巨大的板斧,大吼道:“烧了我胡子的小娘们!赶紧给爷爷滚出来,让爷爷劈你几斧子出气,否则,让爷爷找到了你,必定斩成肉酱!”

    二小姐嘻嘻一笑,轻声道:“劈几斧子是死,斩成肉酱也是死,这老头子有些呆,这么说话,还有谁肯出去啊?”

    铁恨却一点都不觉得这话呆,因为正道有备而攻,不多时就占了上风,孤意子双目精光四射,不住寻索着,只怕马上就会将二小姐找出来。那时乱战之中,自己未必能护住她,劈几斧子还是斩成肉酱,都是有可能的事情。这话虽然听上去有些呆,可是真正临到自己头上时,可就一点也不呆了。

    耳边风声啸急,正道众人也不知有几千几万,源源不绝地冲了上来。每一波攻击,都有许多人死去。不是正派的,就是天罗教的。每一个人死去,铁恨都觉得非常心痛。

    他是个捕快,他的职责,就是阻止罪恶,阻止暴力。现在这样的混乱、杀戮,实在是他最不愿见到的。虽然在这个乱世中,大多数的捕快都已沦落到同流合污的程度,但铁恨不同,他仍然在坚持着,绝不肯放弃每一项原则。

    所以他千里追杀凌抱鹤,所以他一定要追捕玉郎君!这些人都是江湖中的枭雄,每一个人都可能将他毙于剑下,但他从来没有后悔过。他甚至没有想过,这样做值得不值得!

    而现在,他要救这些人,他不能再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去!

    或者救了他们,江湖会更混乱,会有更多的人死去,但铁恨知道,杀死他们,并不是很好的解决方法。好的解决方法是什么?他不知道,但他知道,一定有人会想出的!

    他的职责,就是为这个好的解决方法留下机会。这也是捕快的职责!

    霸横的气息从他身上冲击而起,炽烈的血红色宛如旭日升起一般,在洞庭浩淼的风波上,显得灼灼夺目,不可逼视。铁恨将真气提到顶峰,那血鹰衣中潜藏的激发人体潜力的能量完全运转起来,铁恨长声道:“杨盟主!请以一战定输赢!”

    孤意子嘿嘿冷笑道:“杨盟主?他早就走了!傻小子,还是等着我们去杀你吧!”

    铁恨怒气勃增,冷笑道:“杀我?我先杀你!”

    他的身形忽然窜动,当真如离弦之箭般,快到不可思议,倏忽之间,已然电射到孤意子的身前,一探手,向他劈胸抓了过去。孤意子大喝道:“好小子!”猛地一斧挥了出去。哪知铁恨去势全然不变,整个人都向他的斧头上撞了过去。孤意子冷笑道:“我就不信你是铁做的!”真气如芒,轰然爆发,登时那柄巨斧身上闪起了细亮的光点,转瞬之间汇聚成一弯凌厉的冷电,皎皎宛如新月,急速游走在斧锋之上,向着铁恨轰击而下!

    铁恨的手宛如鹰爪,全然不停,就仿佛要将手送到他的斧头上似的。孤意子对自己的巨斧极有信心,当下全力施展,誓要将铁恨力毙在斧底,打天罗教一个下马威!

    眼看一爪一斧就要接在一处,铁恨突然一声大喝,左脚猛然在甲板上一顿。一股沛然的力量轰然爆发,那船不由得猛力晃了一晃!孤意子志在必得的一斧,就随着这一晃,硬生生地偏离了原来的方向,锐响不绝,间不容发地擦着铁恨的耳朵掠了出去!铁恨一爪闪电般落下,已然控住了孤意子的脖子!

    他用力一提,孤意子登时双目凸出,被他举到了头顶。铁恨爪如铁铸,将孤意子的经脉封住,他丝毫挣脱不了。铁恨扬声道:“正道的听着,你们的掌门已在我手上,马上放下刀剑,否则,我就将他力毙掌下!”

    他有心立威,真气轰然迸发,强烈的赤红血色狂涌四溢,几乎席卷了整个洞庭湖!华山派的众弟子见掌门被抓在敌人的手中,犹犹豫豫地住了手,只防御,不再攻击。其余各派却像是没有看到一般,继续杀个不停。孤意子忍不住怒啸道:“他***,你们这些混蛋听到没有?我的性命就在别人的手中,住手!住手!”

    突然一柄铁剑斜刺里穿了过来,铁恨急忙侧步,这一剑几乎紧贴着他的头发穿过,将孤意子的长袍刺了个缺口!一剑过后,那剑风破空的锐响声方才传来,可见这一剑的速度!孤意子骇得脸上变色,就见伍野照一脸冷冰冰地站在面前,淡淡道:“若是放下了兵刃,那么我们的性命也在别人的手中了!你好自为之吧。”

    说着,身子陡然回跃,还未落地,就连出八剑,分别攻向四名天罗教徒。孤意子气得破口大骂,但他又不敢指明姓名,生怕伍野照回转来,接着攻击铁恨,将自己刺死在剑下。只骂得口鼻生烟,却连自己都不知道骂些什么。

    就见岸边乌云转浓,铁恨心头一震,果然那庞大的希有鸟再度飞临。高亢的鸣叫声响彻整个洞庭,几只希有鸟一齐舞动,它们身上的翎毛尽皆化作一丈多长的钢铁利刃,横空刺落!这次也不管正道还是天罗教,都要一齐刺杀!

    虽然没有浮游之助,但正道与天罗教正在拼斗之中,彼此都顾不上防御,满天利刃刺落,登时几百人哀嚎倒地,被人补上几刀,立即死于非命。

    铁恨大怒,厉声道:“住手!”他实在无法想象,为什么一定要杀人!那么要律法何用?要官府何用?赤光裂电,他猛然纵了起来,宛如一道朱色的长虹,向那希有鸟贯射而去!

    猛地银光射目,百余柄利刃轰然怒射,向着他宛如银浪般溅落而下!铁恨一声大喝,真气盘旋缠绕,将他全身护得严严实实的,向那利刃上撞了过去!

    利刃爆如雨,惨厉地冲击着他,铁恨宛如红衣大炮怒射而出的炮弹,拔天而起,一飞冲天!

    血鹰衣上的炎炎血腥之气激发着他,铁恨杀意旺盛,催促着他一丝不剩地激发着他的真气,这一击,实在已施展出了他全部的力量!热血冲脑而入,他的眼前一片血红!

    柄柄利刃奔斩在他身上,尽皆刀刃翻卷,斜斜飞了出去。倏忽之间,铁恨已然冲到了希有鸟的身下!

    猛然一声震天价的大响,那希有鸟的鸟嘴突然爆出一片火光,一枚巨大的铁弹夹杂着疾风烈火,轰然向铁恨飞了过来!铁恨又是一声大喝,一掌向那铁弹上挥去。但这铁弹的力量无与伦比,两下才一接,铁恨就觉喉头一甜,一道鲜血飞溅而出,身子宛如流星飞堕一般,轰然跌倒在了船上!

    二小姐急步跑了过来,惶然道:“你怎么了?要不要紧!”

    铁恨闭目不答,猛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他不忍让二小姐担心,勉强挤出一个笑脸,苦笑道:“好个希有鸟,竟然吐出这么厉害的唾沫!”身子一震,站了起来,道:“看我再与它大战三百回合!”

    二小姐笑了,她的脸上却有泪落下。她哽咽道:“你知道么?你不该这样拼命的!”

    铁恨微微一怔,不知道二小姐为什么忽然这么说。猛地一声震天动地的大响,正道群雄所乘坐的船只,竟然全都炸了开来!每一艘都木屑纷飞,散了满湖。虽然众弟子都身有武功,纷纷跃起躲避,但没有了落脚之地,全都跌在了水中。那希有鸟重新腾舞,利刃飙射而下,正道的弟子们失去了遮蔽,在水中行动不便,登时惨呼不断,被利刃斩得满湖都是!

    浓重的血腥气扑面而来,铁恨目眦欲裂,他突然一把抓住天罗五老,几乎是大吼道:“救他们!”

    天罗五老微微一怔,道:“什么?”

    铁恨头霍然低下,几乎是贴在他的脸上怒吼道:“救他们,救他们上船!”

    天罗五老脸上变色,铁恨用力将脸上的面具撕下,大声道:“我不是你们的教主,但是你们要是救他们,我就救你们!”

    天罗五老都是一呆,突然齐声嘶啸道:“你……你将我们教主怎样了?”

    铁恨冷然道:“你们教主怎样,我不知道!我现在关心的就是,你们救他们,我救你们!”

    天罗五老脸色渐渐扳起,目中一片尽是森寒,冷冷道:“你救我们?你怎么救我们?”

    铁恨道:“我知道,这洞庭底下埋伏着一颗青鸟卵,虽然没有了启动的枢纽,但以我身上的血鹰衣,不难强行将它发动。那青鸟卵威力极为巨大,一旦发动,洞庭湖上将腾起海啸一样的浪涛,再也无人能越过。你们若是能够抢在我找到青鸟卵之前,渡过洞庭,那么就摆脱了华音阁的追杀!希有鸟动作缓慢,必定无法追上你们。这是你们唯一的机会!”

    天罗五老冷冰冰地盯着铁恨,突然厉声道:“你是捕神铁恨,你不是自命为正义的化身么?你会救我们?”

    铁恨倏然出手,劈胸将他抓了过来。天罗五老武功虽然已臻顶峰,但铁恨在血鹰衣之助下,武功几如神魔,天罗五老猝不及防之下,竟然了无还手之力!他们平板一样的脸上尽是愤怒,铁恨冷冷道:“是的,你们杀人无数,都该死!但我要将你们都抓起来,而不是杀死你们!绝没有人有权杀死别人,绝没有!”

    说着,他猝然放手,将天罗五老摔了出去。另外四个人急忙扶住,脸色一齐煞白郁怒。铁恨冷冷地看着他们,天罗五老一摆手,狠狠道:“就这么做!铁恨,你最好不要死!”

    铁恨仰天大笑,突然一把抓住二小姐的手,道:“你保重!”他的眼神坚毅,绝无留恋,因为他知道,即使没有他,二小姐也会很好地活着。一定会!

    二小姐用力抓紧了他的手,叫道:“我也要跟你去!”

    铁恨一怔,道:“你去做什么?”

    二小姐决然道:“我必须要跟你去,因为只有我知道青鸟卵在什么地方!”

    月色冰寒,铁恨第一次发现,这二小姐身上竟然也隐藏着许许多多的秘密,没有一件是他知道的。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二小姐本有些躲避,但终于也仰起脸来,毫不回避地望向他。铁恨只觉心头热血上冲,叫道:“好!”

    两人手拉着手,一齐纵身而起,向着浩浩洪波跃了下去!银光射目,希有鸟又发动了一波攻击。天罗五老冷冷盯着两人跳落的地方,突然挥手道:“救人,走!”

    水下不像是湖面上那么激烈,在阴沉沉的湖水中,仿佛一切都是舒缓的,漫不经心的。铁恨忽然发现,水下原来是如此的美妙。二小姐仿佛也放开了许多东西,眼睛变得灵动而闪耀起来。铁恨忽然又发现,她的水性竟然极好,丝毫不像是在边陲荒漠中生长大的小姐。

    二小姐牵着他的手,身子曼妙无比地向水深处潜着。渐渐地,一个巨大无比的黑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二小姐的眼睛中突然露出一丝恐惧,她抓紧铁恨的手,明亮的眼睛盯着他,身子阻住他的去路。她在阻止,也在邀请。天下这么大,为什么要为别人陪上自己的性命呢?走吧,我们一起去天涯海角,离开这烦嚣的一切!

    铁恨苦笑。他该如何解释呢?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个道理,不是讲能够讲清楚的。他缓缓将二小姐拨开,仔细地看着眼前这个庞然大物。

    看上去它只是个巨大的椭圆形的铁团子,但铁恨知道它之中蕴蓄的力量。那是死火一般的力量,只需要一次强力的点燃,便可以毁天灭地。财神是不会骗他的,可惜,最终并不是用它杀人,而是救人。他缓缓驱动着身体的力量,浮到了青鸟卵的正上方。二小姐紧紧抱住了他的腰,将身子贴近他。或许,这是最后的温暖吧。铁恨很想多感受一会子,但已驱动的真气霸横狂纵,才一运发,那丰沛的力量就立即将丹田与血鹰衣结合在一起,啸血飞鹰那尖锐的力量几乎毫无阻挡地冲击进他的身躯中!

    炎炎烈日仿佛直接照晒在他的身上,铁恨突然觉得自己无比饥渴,他渴望用新鲜的血肉饮饱自己干裂的嘴唇,而身体中充盈的力量,让他有着强烈的冲动,想将整个世界抱在怀中,揉成粉碎!

    他的心跳鼓涌而起,越来越急,越来越快,终于,所有蒸腾的郁结的奋发的都狂溢而出,他的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片血红!

    纯粹的力量,在这宛如九幽之下的湖底,猛烈地爆发开!

    激烈的鹰鸣声,就算在积水充塞的湖底,都凄厉得宛如雷霆,这雷霆,已然怒发!

    狂烈的力量从铁恨的身上涌出,向青鸟卵腾卷而去!巨大的反震力将铁恨与二小姐直冲到了湖面上!

    湖面上果然已经没有船只的影子,只有巨大的希有鸟,还在低低飞翔着,铁恨的体内宛如撕裂了一般,经受着地震一样的刺痛。他忽然用起最后的一丝力气,将二小姐托在了身上,喃喃道:“这是我为你能做的最后一点事情了……”

    钻心的疼痛宛如巨椎,直椎进他的脑颅中,他的意识渐渐昏迷起来。整个洞庭仿佛经历着洪荒的变故,猛烈地摇荡起来,涛水直溅入天,冲激起山一样的巨浪,青鸟已然怒发,但铁恨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他渐渐迷失在心灵的荒漠中,沉睡了下去。

    不知道正道与天罗教的人得救没有……

    不知道二小姐能不能安然无恙……她的水性这么好……

    他终于昏了过去,最后的时刻,他仿佛看到一道黑影从眼前掠过,身子似乎腾空而起。

    这是幻觉吧,也许那是阴间鬼吏来迎接他的船只……

    良久,铁恨方才张开眼睛,他的脑袋中宛如有一只鹰在狂暴地啸叫着,极为迅速地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中冲突来回。这使他感受到撕裂般的痛楚。他想站起来,但经脉之中空空的,连一丝力量都施展不出来。他的思想仿佛已脱离了本身的躯壳,无法指挥动这个残破的肉体。

    血红的飞萤在他的眼前飞动着,烧灼着他的视觉。他努力睁大眼睛,就见一个人盘膝坐在他的面前。这人的脸上有着怜悯与悲凉。

    崇轩。

    铁恨一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落在他手中。他张嘴想询问,但就连这个简单的动作,他竟然也无法完成,他只能呆呆地躺着。

    崇轩仿佛知道他想些什么,轻轻道:“你一定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我筹划的,血鹰衣是我送给你的,救你出来的也是我……自然,我就是真正的财神。”

    他的话语仿佛是叹息:“我受了极为重的伤,恰恰又在此时,我接到消息,说华音阁已经找到了应对本教之法,不日就将大举攻来,因此,我才想到了你。当初我见萧长野传授你们三人绝学,我看重了你的坚忍毅力,因此,在《金蛇缠丝手》的秘笈之外,传授了你啸血飞鹰,便是想着用你做我的替身。这次……我本想让你杀了卓王孙,除去本教的心头大患。”

    他的目光垂下来,注在铁恨的脸上:“五老知道我这个计划,所以你虽然没有我的重瞳,声音与我颇不相同,也没有败露。这个计划本来完美地进行着,卓王孙一定会约战你,他的武功,一定能够逼迫你施展出啸血飞鹰来,而在此一招下,他必死无疑!但是我没想到,卓王孙所图竟如此大,他看透了你的身份,却隐而不宣,想天罗教和正道一举歼灭,而你竟然没将啸血飞鹰用来击杀卓王孙,而是引发青鸟卵,救人而来了!而你救的,不但有正道中人,而且有天罗教的人。铁捕头,我实在看错你了。”

    他长长出了口气:“卿本佳人,不应该在这江湖中混迹的……”

    他笑了笑,道:“你一定奇怪,我为什么笃定你会按照我的计划行事,因为……”

    他挥了挥手,二小姐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忽然出现。江风激动,她的衣襟曼妙飞舞着,但她的神情却极为呆滞。她仿佛不敢面对铁恨,又仿佛很想看看他到底怎样了。

    铁恨很想笑笑,但他却一丝都动不了。他努力想让目光温暖一些,让二小姐心里好受些。一个落魄的江湖汉子,能够要求别人怎样呢?

    崇轩道:“她是铁木堡的二小姐,但也是天罗教的天香仙子,有她在你身边,我相信你一定会按照我的计划做的。”

    二小姐忽然道:“我不是天罗教的天香仙子。”

    崇轩一怔,他的目光倏然变冷:“你不是?”

    二小姐勇敢地抬起头来,直视着他的眼睛。崇轩忽然也明白她的确不是,因为在天罗教中,没有人敢正视他的眸子!二小姐沉声道:“以前我是,但现在我不是了!”

    她的脸色忽然变得极为苍白,就像铁恨的一模一样。崇轩变色道:“你散功了?”

    二小姐决然地点头道:“对!我害他失去了武功,我也要付出同样的代价!但此后我不是铁木堡的小姐,也不是天罗教的仙子,我要呆在他身边,照顾他,我要给他他失去的所有一切!”

    她俯身扶起铁恨踉跄地向外走去。再也不看崇轩一眼。她走得并不快,也不稳,好几次都摔倒在地。但她却绝不停留。

    崇轩的拳头缓缓攥起,以他的武功,就算铁恨与二小姐身体安健,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但对这两个半残的人,他竟然觉得无法出手。他坐在那里,看着两人渐渐远去的背影,目光中竟然有一丝妒意。

    江面渐渐变亮,突然一轮红日冲破迷雾,蒸腾而上,将铁恨与二小姐的身影拉得好长好长。两人禁不住相视一笑,因为他们知道,以后的岁月虽然漫长,他们却再也不会分开了!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