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文 > 武林客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八之啸血飞鹰 第五章

    铁恨一怔,不觉松了口气。要是这包着臭鞋子的“五叶灵石”送到天罗众人的手中,供他们瞻仰祈福,其恶趣程度,实在已超过了铁恨的道德底线。但随即一想,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天罗教藏身如此隐秘,华音阁又是怎么知道的?卓王孙此来,想必没有安什么好心,是否是要对天罗教不利呢?

    天罗五老冷笑道:“华音阁倒有几分本事,居然察知了本教藏身之地。本教图谋天下,本来不想节外生枝,但既然他欺到了门上,须怪不得我们。就请教主下令,咱们出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天罗教众首领轰然应声,个个脸上都露出了跃跃欲试的神情。天罗教初出江湖,便灭了少林,大败武当,声势当真如日中天。华音阁虽然在江湖上享有盛名,但天罗弟子的气势目前真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却哪里有惧怕之心?铁恨一惊,急忙摇手道:“不可杀戮!且去看看他们来意再说。”

    众人答应一声,簇拥着铁恨向外走去。二小姐偷偷对铁恨道:“据说这华音阁也是江湖中的狠角色,不如让他们狗咬狗,杀个两败俱伤,如何呢?”

    铁恨极其缓慢地点了点头。这实在是个好主意,因为华音阁虽然亦正亦邪,但毕竟邪的部分多一些。而且实力强悍之极,若是让它与天罗教交手,只怕真可两败俱伤,恰好解了正道之困。铁恨想到此处,不禁精神大涨。

    月色冷清,江村萧瑟,远远就见一袭白衣,卓然立在江边芦苇处。水雾凄迷,那白衣就仿佛天鹤来栖一般。白衣虽然夺目,但更引人注目的,乃是身着白衣的人。就算他只是随便站着,那凌厉的杀气仍然迫人而来,直逼迎面过来的天罗教众。

    铁恨的瞳孔渐渐收缩,越走得近,那人释放出的杀气就愈发霸道狠绝,仿佛无穷无尽一般。走到离他一丈远近,众人齐齐顿步。

    因为再走过去,就是此人出剑的范围。此人杀气如此悍然强烈,出鞘一剑之威力,那是谁都不敢小瞧的!

    白衣人淡淡道:“几日不见,倒有些不认识崇教主了。教主还记得当日君山之约么?”

    铁恨自然不知道这君山之约是什么东西,含糊地应了一声:“但凭卓先生吩咐。”

    卓王孙缓缓道:“卓某今日带了三样东西来,想要跟教主比试三场,以定输赢。”

    他摆了摆手,身后忽然现出两个人来,躬身向前。一人手中捧了个陶盂,另一人托着柄样式奇古的宝剑。卓王孙道:“天罗教显身江湖,一战成名,再战而天下动,毒、机关、剑都称绝江湖。卓某不才,就向教主领教这三项。”

    铁恨淡淡道:“陶盂中自然是毒,剑也在此,机关呢?”

    卓王孙道:“金蚕蛊与秘魔之影分别在《蛊神经》中排名一、二,而此毒号称‘浮游’,并不知名,《蛊神经》作者泉下有知,当深恨自己未见此物。卓某向来以名剑杀名人,特别为教主寻了这柄‘碧血飞红’剑,至于机关……比试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铁恨有心让天罗教与华音阁大打一场,最好从此怨恨纠缠不清,不要再寻正道的晦气了,巴不得与卓王孙斗个热火朝天,闻言笑道:“既然卓先生有备而来,岂能不奉陪?请‘秘魔之影’!”铁恨并不知道崇轩昔年在君山上,有不再动用秘魔之影之誓,而他了解的天罗教毒术,也仅这秘魔之影一件而已。

    好在身后天龙部的首领并不疑心,躬身答应一声,撮唇一啸,慢慢地,从渔村里走出来一排人。

    他们的动作极为缓慢,但绝不停止。不管面前有什么阻碍,地上有污水坑洼,都是一步踏下,似乎没有知觉一般。他们脸上的神情也仿佛一模一样,再没有半点分别,而且脸色也都是一样阴惨惨的,灰眉掉下,直不像活人。

    一排十人走到最前面,齐齐站住,不言不动。江边的风雾却更加凄迷,月色也仿佛深重起来。

    卓王孙神目如电,在十人的身上扫过,笑道:“当日君山之山,本阁万妙灵仙已经破过秘魔之影一次。教主本已承诺,秘魔之影从此绝迹江湖,没想到教主这样的人,仍脱不了为外物所累……也罢,请试此浮游!”他突然出手,将陶盂的盖子揭开,立即一阵嗡嗡声响起,那陶盂中腾起的毒物,竟然无形无质,只闻其声,不见其体!

    天罗五老的脸色有些变了,那天龙部的首领出手极快,一排十人的头盖骨,突然全都掀开,露出中间那黑漆漆的脑颅来。脑颅中绝没有任何东西,竟然是空的!同时,也有一阵诡异的嗡嗡声腾起,迅速在空中汇集!

    浮游的嗡嗡声缓慢而沉着,秘魔之影的嗡嗡声却短促而急骤,两者仿佛天生的对头,迅速在空中交织成一团!天罗教众人的脸上都有些紧张,因为他们第一次见到与秘魔之影相似的毒物,看情势,浮游的威力并不在秘魔之影之下!

    这番比斗虽然无形,但却极为紧张,耳听嗡嗡声忽强忽弱,两者斗得竟然不可开交。天罗五老目光一瞬不瞬地盯在空中,突然撮嘴一啸!

    啸声裂石而出,宛如一柄无形的斧凿,直穿入秘魔之影与浮游相斗的圈子中。秘魔之影短促的嗡嗡声突然加急,轰然大响,空中仿佛爆开一声闷雷,突然闪出无数细小的虫影来!

    天罗教众人都出了口气。秘魔之影本身就没有实体,那么这些虫影就该是华音阁的浮游了。由无形而变有形,看来秘魔之影稳胜了。果然,空中嗡嗡声越来越急,那秘魔之影凌空飞舞,直将这些浮游之虫追得四处乱窜,秘魔之影爪裂翅打,空中悲啸之声不绝于耳,那些浮游之虫宛如流火一般,身上迸出点点火光,被秘魔之影扫荡了个干净。

    终于秘魔之影得胜回巢,空中连浮游的残骸都不剩下。天罗五老十只灰色的眸子,一齐盯在卓王孙的身上。

    卓王孙脸色丝毫不变,淡淡道:“第一场天罗教胜,第二场,就来请教贵教的机关之术!”

    铁恨猛然响起自己的身份,有心要激怒卓王孙,当下冷笑道:“毒物机关,天罗教哪项不称雄天下?卓先生还要再比试,那只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说着,仰天大笑。他索性假冒彻底,暗暗运起真气,微微鹰鸣之声裂空而起,他身上的血鹰衣突然绽放出炽烈的红光,宛如一团燃烧的火焰,热浪逼人而来!就在这肃杀的九秋天气中,他就仿佛一团艳阳一般!卓王孙身上释放出的冰寒的杀气被这热浪一冲,登时剧烈振荡起来!

    铁恨本身的修为本就跻身江湖一流高手的行列,这血鹰衣又能激发人身的潜能,使功力更上一层楼,此时铁恨全力施展,当真有傲视天下之风范!就算与卓王孙这样的人中龙凤相对,也不遑多让!

    二小姐看着他的眼神,不觉有些凄迷起来。

    卓王孙的瞳孔渐渐收缩,他看着铁恨,良久,突然手用力一挥!

    一阵极为刺耳的轧轧声突然破空而出,一直悬浮在江面上的黑云突然动了起来!天罗教众人骇然变色,就见那黑云原来是一只极为巨大的机关鸟,阔翼展开,只怕是十几丈长!通体漆黑,似乎纯由钢铁所铸,却不知如何,竟能悬停在空中。那鸟身躯巨大笨重,行动便极为缓慢,但如此重拙之物,自然有种傲岸的威势,一时宛如乌云般,沉沉地压在众人心头上!

    卓王孙悠然道:“……此即希有鸟也。不知贵教的机关,可有能敌之者么?”

    铁恨见了如此硕大之物,也是心中微惊。他本拙于应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是。二小姐抢着道:“大而无当,大有什么用?看我们以巧破力!”

    她笑着对铁恨道:“叫咱们的穿云翮去,管保能打它个没有还手之力!”

    天罗五老脸色一震,也转了喜色。铁恨察言观色,知道这穿云翮果然有应对这等巨物的能力!心下虽然微微奇怪二小姐怎么知道有这穿云翮之物,当此之际,也顾不得沉吟,只等他略一示意,天罗五老立即命人着穿云翮应战。

    不多时,就听风声峻急,渔村上空突然飞起一物,来势极快,才一眨眼之间,已经飞到了众人上空,对着希有鸟发出一声嘹亮的雕鸣,似是宣战一般。铁恨仰面看时,那穿云翮长约一丈,与希有鸟相比,小得可怜。但它动作极为迅捷灵活,并不停在空中,而是长翅闪动,忽上忽下,几乎无法把握其方位。穿云翮连续几声鸣叫,突然加速,嗖地一声,从希有鸟的头侧飞过。它的长喙精光闪烁,似乎是由钢铁所铸,就在两厢错身的间隙,极为迅捷地在希有鸟的眼下啄了一下。穿云翮一飞冲天,双爪猛然抓下,铿锵声响中,希有鸟背上一片钢羽被它猛力抓下,跟着摔在了它的身上。

    天罗众人轰然叫好,那希有鸟仿佛暴怒,两只巨翅一齐闪动,登时鼓起一阵狂风,希有鸟扶摇而上,向着穿云翮冲了过来!可惜它的身躯实在长大,动作太慢,等它的巨翅闪到的时候,穿云翮已经逆云而上,飞得远了。风声峻急,穿云翮趁着希有鸟四处搜寻它的空档,裂云飞下,又是一爪抓在它的背部,溅开一团羽毛!

    希有鸟急伸嘴来啄,穿云翮又已经飞开了。它身子虽小,但此时却成为极大的优势,希有鸟空有钢铁躯体,却因为速度太慢,往往在一瞬之间,被穿云翮躲了过去。两者又斗了一阵,希有鸟渐渐适应了穿云翮的速度,开始利用自己身躯长大的优势,堵截穿云翮。天罗众人脸上神色渐渐又郑重起来,尽皆仰面全神观看。

    穿云翮又一次故技重施,高飞入云,跟着冲了下来,袭向希有鸟的背部。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一爪必能抓掉希有鸟的几根羽毛。但就在此时,奇变陡生!

    希有鸟那无比硕大的躯体,突然从中裂了开来,竟然化作了左右两半个!穿云翮猝不及防,登时一爪抓空,身子收不住,跟着向地面掠了下去。希有鸟裂成两半之后,速度立即快了一倍,两个半边一齐升高,瞬间急速爬升了几十丈,两只身子重新接了起来。猛地众人眼前一片精光闪动,那希有鸟身上竟然爆发出千千万万柄巨大的利刃,映月寒辉,一齐向下射了过来!

    那穿云翮首当其冲,登时身上插了几十柄利刃,一阵乱响,粉碎落了一地。这反败为胜太过突然,天罗众人都没有回过神来,卓王孙的嘴角却浮起了一丝微笑。铁恨心中突地一寒,这微笑,绝不是胜了一场比试的意味!他匆忙抬头,就见天上寒辉更盛!

    那希有鸟巨大的身子,此时完全都化作了这些巨大的利刃,轰轰发发,一齐向下怒射!那鸟的身子如此笨重长大,其中藏有的利刃,怕不有千万柄!这一齐射落,整个渔村都几乎在其笼罩中!

    铁恨心念电转,原来卓王孙本就是想将天罗教一网打尽的!利刃如雨,盖地而来。铁恨顾不得多想,一把将二小姐拉到身侧,呼呼两掌冲出,将两人护住。耳边接连传来几声惨叫!铁恨心下又是一惊。这些利刃虽然突兀厉害,但又怎能伤得了真正的武林高手?他游目四顾,只见有些天罗教众吃力地挣扎着,但却宛如中了无形的魔咒一般,丝毫动弹不了,转瞬间被天上飞落的一丈多长的利刃钉在地上,鲜血溅了满地!渔村中潜藏的天罗教众再也无法隐身,尽皆显身出来,但这第一波利刃攻击,已经有十之二三的人死亡!

    凄艳的月光下,鲜血宛如鲜浓的乳汁,被尽情地挥洒在广袤的大地上。湿重的江风带来的,不再是江上的清新,而是人体心跳的温暖!铁恨纵横江湖多年,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死亡!他的眼睛极力睁大,想将每个人最后的面容记住,他的眼角,已然撕裂!

    铁恨曾经很痛恨天罗教,但当这些人由活生生变为死亡时,当他们的血溅在铁恨的身上时,他仍然无法制止自己内心的震怒!

    他们是坏人,他们有罪,所以他们应该受律法的制裁,但绝没有人有资格杀他们,绝没有!这是铁恨的信念!

    血鹰衣陡然变得滚烫,撑起,铁恨的双眸也炽烈,赤红,他紧盯住卓王孙,一字一顿道:“你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法?”

    卓王孙淡淡一笑,道:“第一场的浮游,是由射工炼成的,给它们下达的命令,本就不是对付秘魔之影,而是贵派教徒。”

    他的笑容显得极为讥刺:“多亏天罗教森然的纪律,潜藏的教众绝不敢私自动弹,躲避,也就做了浮游最好的靶子!当然,希有鸟与穿云翮的精彩争斗,也是分开他们注意力,没有意识到自己受到攻击的好办法!”

    铁恨怒道:“你!”

    他再也说不下去话了,他的心宛如要炸开一般,在这个人面前,他才真实地感受到,凌抱鹤、玉郎君实在应该归之于好人之列,因为他们一辈子杀的人,都没有这个人一日之多!铁恨瞬间下定决心,他决不能放过他!

    卓王孙的目光却渐渐凌厉起来,他衣服的白色,也开始刺人的眼睛:“碧血飞红,杀的是魔教的教主,还是躲在这面具下面的骗子?第三场,开始!”

    他凌空一抓,那柄古剑立即从鞘中脱体而出,跃在他的手中!卓王孙剑诀一引,他的杀气竟然如真气一般直贯进剑身中,剑芒宛如天狼星一般,迸发出侵蚀月光的厉芒,他的眼睛,已紧盯在铁恨的身上!

    剑芒一挑,飞星般向铁恨溅去。这一剑,并没有太多的花哨!

    铁恨一拳挥出,这一拳,已经夹杂了部分血鹰衣的力量,温暖的杀意从血鹰衣中升腾而出,灌输到铁恨的心房中。这一拳,就是铁恨的心跳,就是他的生命!

    但这一剑,竟然倏然穿透他的真气,一剑钉在铁恨的手掌上!鲜血溅出,急速地被碧血飞红吸收,卓王孙的目光倏转狂热,真气一摧,剑光忽然化作一堵光墙,向铁恨直压了下来!

    一声清越的鹰鸣破空而起,铁恨身上的血光倏然大盛,卓王孙就觉一道炽烈的光炁迎面击了过来,他的长剑竟似乎刺在一团极为坚韧的物体上面,去势竟然转慢了!要知一快一慢之间,这剑势的威力就大减。卓王孙心神一震,长袖一挥,碧血飞红剑悄然回转,就仿佛从来没出这一剑一般!

    他的剑术,实已达到收发如心的境界,郭敖虽然被称为剑神,但也颇有不及!

    铁恨一腿屈起,双手虚握成爪,鲜血从口中溅出,不住发出凄厉的鹰鸣。他身上的血鹰衣,那鲜艳的红色也在疯狂地翻卷着,几乎要怒奔而出!

    卓王孙一凛,从铁恨的身上竟然迸发出一种极为危险的气息,宛如山岳一般,重重地压在他的身上。铁恨即将施展出的一招,必将有开天辟地的威能!

    这样的压力,来自天罗秘宝血鹰,他曾经在和崇轩的对决中感到过!

    卓王孙深深吸了口气,古剑在胸前圈转,摆了个玄奥的姿势。

    他的武功,多半是自创,这一招,乃是他所有武功的精粹,他本以为,永远不会有施展这一招的机会了!

    铁恨鹰鸣更急,口中喷涌的鲜血更多!

    月更凄迷,风更冷!

    铁恨脸上的青铜面具,也更加狰狞可怖!

    二小姐脸上忽然闪过一丝紊乱,她突然探手入怀,抓出一只那只烧了孤意子头皮的铁筒,一串火光猛烈地向空中飞去!

    那火光在空中有规律地跳动着,组成一个奇怪的图案。猛地渔村上空风声大作,一只巨大的璇玑青凤倏然飞起,一头向这边撞了过来!

    那青凤虽然比希有鸟小很多,但也有三丈长短,这一撞之力极为猛烈,以卓王孙之力量,也不由得侧身退避。就这一瞬,二小姐一把抓住铁恨,急声道:“快走!”

    她的手恰好抓在铁恨的脉门处,铁恨猛然就觉气息一顿,神志为之一昏,那凄厉的鹰鸣却也停止了,血鹰衣重新黯淡了下来。天罗五老顿足道:“先撤出青鱼村再说!”当下纷纷下令,率领着众部撤退。

    天罗教毕竟实力强劲,虽然是撤退,但却有条不紊。只听一阵沙沙的细响,万千毒蛇也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潮水般向前涌了过去。其余的人在毒蛇的掩盖下,以部区分,展开身形,向后退了去。

    卓王孙长笑声传了过来:“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天罗教的诸位,也有受制于毒物与机关的一天!”

    长空乌云翻转,骇然有几只庞大的希有鸟升空而起,向天罗教追了过来,围绕着希有鸟的,是缓慢而深沉的嗡嗡声,也不知有多少射工变成的浮游,在希有鸟的带领下,成群结队地向天罗教众追了过来!

    月色如血,照得满地都是!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