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文 > 武林客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八之啸血飞鹰 第二章

    二小姐见他脸色郑重,眨了眨眼睛,问道:“啸血飞鹰?那是什么东西?”

    铁恨似乎极为吃惊,连连看了那血衣几眼,方才答道:“你居住在边陲之地的铁木堡中,可能对中原的掌故不太熟悉。江湖中的耆宿都知道,四十年前,啸血飞鹰衣乃是天下最可怕的武器,而凭借此衣施展出来的‘啸血飞鹰’,据说连天上的神魔都可以击落,足以杀掉天下任何一个人!”

    二小姐吐了吐舌头,道:“杀掉任何一个人?那怀有此衣之人,不是天下无敌了?”

    铁恨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话虽然这么说,但血鹰衣现世两次,怀有它而施展出啸血飞鹰之人,全都当场立毙,这血鹰衣虽然天下无敌,但却也是天下最诡秘的武器!”

    二小姐道:“这样说来,这血鹰衣竟然是要用使用者的性命为代价,来换取胜利的了?”

    铁恨没有说话。玉郎君仍然笔直地站立着,额头破洞中惨绿色的血液仍然不住滴下,滴在血鹰衣上。二小姐看着,忍不住心头颤了颤,不由自主地向铁恨靠了过来。铁恨一言不发地将那件血鹰衣扯了过来,拿在手上。

    就算要以生命为代价,但血鹰衣的无敌威力,仍对江湖中人有着极为重大的诱惑力,这件啸血飞鹰衣,在现世后的几十年中,一直是江湖中人争夺的焦点。这样的一件秘宝,怎会由死去的玉郎君,送到了铁恨手中?是什么人交给玉郎君的,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铁恨目不转睛地盯着血衣,他已看清楚,那血衣的内里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小字。他认真地读着,二小姐忍不住探头来看,却发觉那些小字都写得极为奇怪,仿佛是一片一片羽毛一般,竟然一个字都不认得。她忍不住问道:“这上面写些什么?”

    铁恨沉吟着,良久方道:“这上面是一个计谋,一个给天罗教迎头痛击的计谋。”

    他缓缓道:“它说,天罗教的教主崇轩新被困在洞庭的君山中,一直不能脱困,因此,就暂时放弃了对正派的攻打,传密令将教众汇集到洞庭上,来拯救他。后来崇轩虽然脱困,但教众却已经聚集。这血衣上就要我抢在他们会合之前,将他们一网打尽。”

    二小姐道:“我这些天行走江湖,已经约略知道了些天罗教的行事。他们能先灭少林,后破武当,实力当真非同小可。正派人心惶惶,又怎能将魔教一网打尽?”

    铁恨笑了笑,道:“崇轩先前为了将正道赶尽杀绝,秘密制造了一枚威力极大的青鸟卵,沉在洞庭湖底,后来他不知为什么,并没有引炸此物,而将主枢取出。这血衣上说,若是我们找到主枢,重新启动青鸟卵,不难将整个洞庭湖炸得翻了过来,那么云集其上的天罗教徒,也就再无活命的可能了。”

    二小姐动容道:“这青鸟卵竟然有如此威力?那么这主枢又在何处呢?”

    铁恨道:“如此重要的东西,崇轩当然会将他放在身边了?”

    二小姐骇然道:“崇轩的身边?那我们怎么夺来?他……他很厉害的!”

    铁恨笑了笑,举起了手中的血鹰衣。

    二小姐叫道:“你要用血鹰衣?不行的!血鹰衣用了会死人的!何况……何况你又不知道怎么用血鹰衣!”

    铁恨脸上的笑容有些凄苦:“当年我、李清愁、郭敖三人受财神的教授,在各自的武功之外,财神又传授了一门江湖绝艺给我们,郭敖学的是‘剑心’,李清愁学的是‘情蛊’,而我……我学的就是这‘啸血飞鹰’,我其实已经修炼这门绝艺十二年了。只是我没有想到,竟然有用到它的一天。”

    二小姐拉住他的手,大声道:“我不准你去!我在中原早就听说了你们的事迹,你们已经接过财神帖,报过财神的恩,此后已经自由,不再受他的约束了!你可以不去的!”

    铁恨的笑容更苦,他被拉住的手臂僵硬,似乎在坚持着什么:“然而,当时传我们武功的并非一人。萧长野授给分别授给我们大悲极乐剑法、蛊神经、金蛇缠丝手;然而另一个神秘的‘财神’,却给了我们剑心、情蛊和啸血飞鹰。论这些武功的高明程度,显然要在萧长野传授的之上。我们与萧长野约定的信物是财神帖,而和此人的却是这样的财神像。因此,我们报恩的诺言,还没有完结,还应有这尊财神像才是。”

    二小姐讶然道:“你是说,萧长野背后还有另一个‘财神’?那萧长野和这个人又是什么关系?”

    铁恨皱眉道:“这我也不知道。或许,这个财神才是这一切阴谋的真正主使者,而萧长野,也不过此人全局上的一个棋子。”

    二小姐像波浪鼓一样摇着头,叫道:“不管你说什么,总之我是不会让你去的!一用血鹰衣,你自己都会死掉,这样的事情,天下只有你这个傻瓜才会去做!”

    铁恨摇头道:“这却是天下人对血鹰衣的误解了。我修习啸血飞鹰之后才知道,此招只能使用一次,一次之后,则使用之人全身筋骨全都断折,武功尽废,却不会伤及性命。以前的两人用后都溅血而亡,那只是因为他们修炼的方法不对。若是只是丧失了武功,就能够除掉魔教教主,那实在是很划算的事情。”

    他的声音渐渐低下,仿佛只是说给自己听:“少林灭时,我也在嵩山之上,亲眼看到了那人间地狱般的场景……此人若还在世上,天下杀戮必不会少,他,该死!”

    二小姐喘了几口气,大声道:“那好,我们一起去找他去。要生,我们一起生;要死,我们一起死!”

    铁恨心头大震,动容道:“你……你何苦如此!”

    二小姐娇笑道:“我找了四十七天才找到你,若让你就此死去了,那我岂不是亏极了!这血衣上有没有说,崇轩在哪里?”

    铁恨道:“就在君山下游不远处,谢公滩上!”

    洞庭秋高。

    秋芦如雪,沙亦如雪,而那皎皎的一轮秋月,更是如霜如雪,照得整片大江皎洁如银,秋声微闻,那江波竟是连一丝声息都没有,将天地渲染成一片肃杀。

    谢公滩。

    二小姐一看就笑了,得意地叫道:“这里很像我们那的沙漠!”

    她欢笑一声,将两只鞋子抛掉,赤着脚就在沙地上跑了起来。长长的头发随风飘起,带来江面那湿润的气息,几乎是摔打在铁恨的脸上,将他那一脸的严肃,击得无比孱弱。他也忍不住要赤了脚,抛掉所有的矜持,随着她一起就这么肆意地奔跑着。

    幸好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白衣的人,一动不动地坐在滩边上,沙如雪,浪如雪,若不是离得太近,当真还分辨不出他来。那人向着洞庭的方向坐着,身形中有说不出的落寞,也有说不出的孤傲。

    但铁恨的瞳孔却逐渐收缩:“凌抱鹤?”

    此人赫然正是,他当年远涉大漠,苦苦追捕的天罗教高手凌抱鹤!

    他虽然已做好准备,在谢公滩上必将遇到天罗教的人,但却没想到会遇到凌抱鹤!他数月前,曾亲眼目睹凌抱鹤发狂时胡乱杀人的惨状,对他的憎恶之情,当真不下于玉郎君。这时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铁恨鼻中重重哼了一声,真气散而忽聚,自双目中迸发出来,登时目光变得凌厉凄寒,向着凌抱鹤一步步走了过去。

    凌抱鹤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他的身形一动不动,长风吹起他的衣衫,他竟似没有看到铁恨一般。铁恨也不管他是否看到,几步抢了上去,伸手一招“怒龙抢珠”,向他肩膀按了下去。

    突地就听一人叫道:“休要伤他!”

    斜刺里陡地卷起一阵长风,那雪白的沙子忽然冲天散了开来,在那人的掌力摧送下,宛如满天遍野洒了银盐,每一粒沙子,就是一枚凌厉之极的暗器,向着铁恨狂涌而至。铁恨转身,退步,身子一斜,将身上的长衣卸下,真力运处,长衣立即被鼓得立了起来,宛如一柄盾牌,将那些沙子挡住。就听呼的一声响,一人直插在他与凌抱鹤中间,跟着狂风怒涌,那人的掌力大到不可思议,宛如天风海雨一般,铁恨的手掌与他才一触,便觉一道沛然的大力汹涌而至,身子笔直向后荡了出去。

    但他的功夫极为坚韧,一步才退出,身子便立即稳住,再退一步,已然将那人的推力完全卸去。那人却也不为己甚,一招得手,便笼住双手,不再进逼。耳听二小姐欢声道:“姊姊!”

    铁恨一惊,注目看时,就见来人粉面蕴煞,凤目含威,正是铁木堡的大小姐大倌,不由自主又退了一步。大倌重重哼了一声,道:“你溜到哪里去了?我四处找不到你!”

    二小姐吐了吐舌头,指着凌抱鹤道:“我见你全部心神都放在了他身上,便自己溜出去玩了。你看,你找到了他,我也找到他了。”她最后这句话,第一个“他”与第二个“他”,那可大不相同,自然分别指的是凌抱鹤与铁恨。

    大倌道:“江湖险恶,哪里是你知道的?有些人看去朴实,却不知有多坏。你小心不要上了他们的当才是。”

    二小姐嘻嘻笑了笑,道:“现在你也找到了,我也找到了,姊姊,我们什么时候回铁木堡啦?”

    大倌道:“暂时回不去啦,你安心呆着便是。”

    她们姊妹交谈,铁恨的目光却一直聚在凌抱鹤的身上,这时扬声道:“凌抱鹤,今日我来,不是捉你的,若是你告诉我崇轩的下落,我不妨放过你!”

    听到“崇轩”两个字,凌抱鹤的身形不由一震。他僵直的身子,缓缓转了过来。他的脸色在这月光下面,竟然显得极为苍白,骇然已经到了惨白的地步,连一点血色都没有。铁恨皱了皱眉,他知道,这是受了极重的内伤的缘故。

    凌抱鹤吃力地张开嘴,道:“你找他做什么?”

    铁恨冷笑道:“我要杀了他,为民除害!”

    凌抱鹤眼角露出一抹讽刺的微笑,道:“你?杀他?”他显然绝不相信,声音极为轻蔑。铁恨淡淡道:“我也知道你不相信,本来凭我的武功,是绝无可能败得了他的,更说不上杀他了。但是……”

    一抹红光闪过,血鹰衣出现在他的手中。铁恨的目光也变得极为讽刺:“有此物在手,崇轩就算有通天的本领,还敢言必胜么?”

    凌抱鹤瞳孔骤然收缩:“血鹰衣?怎么会在你手中!”

    铁恨缓缓收手,仍旧将血衣放在怀中,道:“这你就不必管了。只怕是你们魔教气数已尽,上天要假我之手扫荡。”

    凌抱鹤突然仰天一阵狂笑:“上天?什么贼老天!他若是有眼,那眼也早就瞎了!你这件血鹰衣,一定不是真的!”

    他一字字地道:“因为真的血鹰衣,是穿在崇轩的身上的!”

    铁恨情不自禁地一震,若血鹰衣真的穿在崇轩身上,那么天下又有谁能够从他身上夺走?崇轩虽然从未显露过武功,但经少林武当一役之后,天罗教如日中天,这位新任的魔教教主,也就被当作是天下罕见的高手了。若是武功不能高人一等,又怎么能坐上魔教教主的位子呢?这实在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那么这件血鹰衣,真的像凌抱鹤所说的那样,是假的么?铁恨情不自禁地又看了一眼,凌抱鹤沉声道:“若想证明,非常简单,你只要将这件衣服穿在身上,因为真的血鹰衣着在人体之上时,那只鹰,是活的!”

    这绣上去的鹰竟然是活的?此话听去匪夷所思,但如此秘宝,本就超出了人类的想象,就算此鹰是活的,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凌抱鹤目不转睛地盯着铁恨,似乎他比铁恨更加关心这件衣服究竟是不是真的!

    铁恨微一犹豫,一扬手,将长衣抛在地上,套上了那件血鹰衣!

    登时那血衣上赤红的血光仿佛被什么东西搅动了一般,猛地汇集到铁恨的胸前,极为迅捷地旋转了起来。空中仿佛响起一声凄厉的鹰鸣。一片一片的,那鹰的翎毛支支张开,鹰首陡然立了起来。血光翻涌成云气,托着那只血鹰缓缓沉降升浮,当真宛如活的一般。凌抱鹤的脸色宛如死灰,喃喃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铁恨见他如此反应,便知道这件血鹰衣,必定是真的了。那么本来穿着这件血鹰衣的崇轩呢?是死?还是重伤?想来也不外乎这两种结局了!铁恨心中忽然有了无比的信心,他拉起二小姐,道:“走吧!”

    凌抱鹤忽然跃了起来,嘶声道:“你要去哪里?”

    铁恨冷冷道:“崇轩已死,正是痛打天罗教的时候!”

    凌抱鹤暴怒:“谁说他死了?他没有死!他没有死!”他一跃而起,凌空闪过一道凄厉的电光,他的指间竟然爆起点点寒辉,迅速汇聚成一条半尺长的银电,向着铁恨当头刺了下来。铁恨动容道:“剑芒?”

    银芒伸缩,映着凌抱鹤惨白的脸色,宛如九天神雷,转瞬就落了下来。此一击,含凌抱鹤之愤而怒发,当真霸强威猛之极,铁恨不敢撄其锋芒,双目紧紧盯着那道剑芒,突然一步退了出去。

    电芒皎若银电,连续几个闪烁,追着铁恨杀了过来。铁恨脚踏九宫,不住后退,凌抱鹤的双脚却忽然一阵踉跄,竟然无法驾驭这道剑芒,那剑芒猛地一暗,倏然消散,凌抱鹤“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直喷在了铁恨的胸前!

    鲜血飞激,血鹰衣上立即一声凄厉的长唳迎风怒发,盘旋卷舒于九天之上。铁恨就觉心旌摇摇,一股杀意从胸前直透心底,勃勃升腾,竟然忍不住就要施展出“啸血飞鹰”,将眼前之人撕成粉碎!那血鹰就仿佛一枚巨大的心脏一般,在胸前轰然腾动着,将杀意不断灌输到他的心底。这杀意竟然不可抗!

    他忍不住踏前一步,双目已经变成赤红色,紧握的双手,也聚成了鹰爪之状!

    二小姐见他脸上肌肉扭曲,极为可畏可怖,忍不住“啊”的一声娇呼,以手掩唇,不忍再看。铁恨心神微分,登时醒转,急忙提一口真气,硬生生将那纵横恣肆的杀意压下,却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

    凌抱鹤嘶声道:“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一面叫着,一面踉跄追了上来。但他身上的伤势极为沉重,才走一步,便扑到在地。大倌跪下身来,将他扶住,低声道:“你还不快走,难道一定要看他如此么?”

    铁恨虽然矢志要将凌抱鹤捉拿归案,但见他如此模样,也良为不忍。正犹豫之间,二小姐一把握住他的手,大声道:“好的姊姊!那我们就先走了,你也要保重啊!”

    也不等大倌与铁恨说什么,径自拉着他如飞走了。

    月色如水,两人一口气奔出四五里地。二小姐却偷偷笑了起来。先还手掩着唇,轻轻笑着,到后来笑得越来越大声,连路都走不了了,停下来大笑不绝。

    铁恨皱眉道:“你怎么了?笑成这个样子?”

    二小姐竖起一根手指指天,很骄傲地道:“我想起了一个很好很好的主意!”

    铁恨道:“什么主意?”

    二小姐手指仍然指着天:“这个主意非常非常的好,连我自己都佩服不止!”

    铁恨皱眉道:“究竟是什么主意,你就不能痛快地说出来!”

    二小姐撇了撇嘴,道:“你就不能有些耐心?这个主意就是……”

    铁恨竖起耳朵,等着她说下去,哪知二小姐一口气憋住,直勾勾瞪着他,再也不说话,也丝毫不动弹。铁恨也愣住了,不知道她搞些什么名堂。二小姐笑了会子,见了他的呆像,又是一阵大笑,终于缓缓住声,道:“这个主意就是,既然血鹰衣本来是穿在崇轩身上的,我们为什么不假扮这个魔教教主呢?”

    一时宛如轰雷掣电,铁恨的心中忍不住一震,这或者真的是个很好的主意!

    假扮魔教教主,说不定能让魔教取消下一步的计划,甚至能够解散整个魔教!

    铁恨的眼睛亮了起来!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