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文 > 武林客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八之啸血飞鹰 第一章

    铁恨很沉着地将面前的酒碗端起,一饮而尽。他随即抓起几粒花生,仔细地剥着,仿佛已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更吸引他的兴趣了。

    但他的心神,却完全集中在身后第三张桌子上。他自从进店来之后,就没有向这张桌子看一眼,但他知道,这张桌子上坐着的那个人,就是他曾经追杀了两年的两湖大盗玉郎君萧雁。

    要认出玉郎君来,并不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因为他从不跟别人坐同一张桌子,也因为他身上永远是那件洁白的百狐袍。传说这件袍子真的是用一百只百狐的顶额那块巴掌大的狐皮做的,铁恨曾经觉得很奇怪,他整天都穿着这件袍子,难道还不脏得恶心么。

    铁恨知道自己马上就不用担心了,因为他要抓住萧雁,将他送到他该去的地方。

    萧雁之所以被称为玉郎君,不但是因为他身上的这件袍子,而且因为他偷的东西。他只偷两样东西,玉和女人。凡是他偷走的东西,从来就没有人追回过。而到现在,他偷了没有一千户,也有九百九十九户,玉和女人都偷了九百九十九户。而他还时常说自己风流风雅。

    铁恨最痛恨的,就是这种人。

    这是个很普通的小店,现在还没有到吃饭的时候,店里面只有很少的几个人,所以铁恨并没有费多大的精力,就锁定了玉郎君。但玉郎君却显然没有发觉这个灰头土脸的半老头,就是与剑神郭敖、玉手神医李清愁齐名的神捕铁恨。所以,他仍然大大咧咧喝着酒,吃着菜。

    他喝的是自己带的酒,吃的是自己带的菜,甚至连筷子碗碟都是随身带着的,因为他嫌店里脏。他喝的酒至少要十两银子一壶,吃的菜也要三四两银子,因为若不是这样,怎么显出玉郎君的风流风雅来?他喝一口酒,铁恨就暗暗冷笑一声。他在等机会。他曾经追捕两年,才捉住玉郎君,此人绝非浪得虚名的纨绔子弟,铁恨要等着一击必中的机会。

    上次让他买通知府放了,铁恨此次决定不再重蹈覆辙,一抓住他,立即捏断琵琶骨,不管他还能不能被放出来,都让他无法再害人。

    机会很快就来临了。

    萧雁吃饱喝足,大声叫店伙达来热水,盥洗着。一个人的饭若是吃得满意,警戒心就会放得低一点。尤其是看着身边的众人吃的是荒村野店中的粗粝,而自己喝的是十两银子一壶的玉壶春,吃的是京城滋味楼的名菜的时候,那心中唯有的,就是心满意足的得意。这份得意,让他的警戒心就会更低。

    而且有几个人,在洗手的时候,还防着别人呢?

    玉郎君更加不会了。就在他一双白如玉的手在铜盆中抄到第三下的时候,那只铜盆突地飞了起来,盆中的热水被雄浑的掌力激起,化作白花花的水浪,潮卷怒发,向着他迎面冲了过来。玉郎君吃了一惊,他武功极为了得,脚下微微用力,身子倏然退了一尺,双袖卷出,一道内力向那水花逼了过去。就在此时,他的心中陡地一凛,身子不由自主地侧了半步。只听“嗤”的一声急响,他那名贵的百狐袍,已被铁恨扯去了半幅。

    玉郎君心中大怒,刚要发作,却忽然看到了铁恨的眼睛。铁恨的眼睛冰冷,极静,看着人的时候,仿佛是在看一块石头,极为普通的石头。玉郎君心中猛地一突,脱口道:“你……你是铁捕头?”

    铁恨冷冷道:“我是来捉你归案的!”

    玉郎君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他在江湖上行走时间颇长,也颇会过几个英雄好汉,黑道白道上的英雄人物,但没有一个像铁恨这样狠,这样韧,一旦认准了一个人,无论天涯海角,他都一直追下去,直到追到为止!玉郎君最怕的,就是铁恨,上一次的追捕,几乎是玉郎君出道以来最大的梦魇,而如今看到这坚定的眼神,玉郎君知道,又一场梦魇开始了!

    他忍不住嘶声道:“天下这么多坏人,又不只我一个,你为什么就缠住我不放!”

    铁恨冷笑道:“今日教我碰上了你,那么就先捉你回去。天下坏人虽然多,我一个一个地捉,总有捉完的时候!”

    玉郎君身躯颤抖,眼中流露出的神情,又是愤怒,又是恐惧。他突然一声大叫,双掌错动,陡然之间化作几十只手掌,狂风暴雨一般向铁恨击去。

    铁恨的功夫很平常,他平平一拳击出,向玉郎君劈面砸了过来。铁恨的功夫胜在朴实,坚韧,每一拳就是一颗钉子,将玉郎君的拳势钉得死死的。尤其是他的眼睛,无论铁恨施展什么招式,他的眼睛都不会变,冷冷地盯住玉郎君,那份自信,那份坚强扑面而来,玉郎君越打越没信心,他仿佛又看到铁恨在连续三天不饮不食之后,还横穿了大戈壁,将他一拳击倒!这眼神更比铁恨的拳头凌厉,玉郎君几乎窒息!

    他知道,若是自己再不能摆脱这副眼神,他将必败!而这次落入铁恨之手后,就绝不会那么轻易逃走了!因此,他当机立断:走!

    玉郎君大喝一声,连出三拳,极为凶悍地跟铁恨的拳势撞在了一起。他的功夫是走轻灵一脉的,这种拼命的打法,反而较为罕见。玉郎君为人投机取巧,也从未施展过这种打法。是以这三拳奇兵突起,倒让铁恨吃了一惊。但他拳势凌空压下,转瞬之间又将玉郎君的一切去路封死。

    但玉郎君争的就是这片刻的功夫,他的身子翩然飞动,疏忽之间窜上了小店的横梁,双掌飞出,将那横梁硬生生地击裂,登时整个店顶崩塌,向铁恨压了下去。玉郎君身形翻动,向店后窜去。

    那小店被玉郎君击倒,铺天盖地压了下来。铁恨双拳护顶,冲天飞起。就算玉郎君想逃,那也绝逃不过他的眼睛!

    尘烟蔽目,铁恨一飞冲天,落在了小店旁边的树顶,眼看宾客纷纷外逃,却始终没有玉郎君的影子。铁恨心念电转,放目望时,突地一声大喝道:“你休想瞒过我去!”

    身子盘空飞舞,向一名酒保扑了过去。这名酒保看去丝毫异处都没有,只是他却快步向外走着。酒店倒塌,正常的酒保怎么会反而急着离开?这名酒保,必定是玉郎君假扮的。顷刻之间,就能易装成酒保,这种应变的能力,连铁恨都有些佩服,只是若想瞒过神捕之眼,那还是绝无可能!

    铁恨身子两个起落,已经将那酒保追上,双掌一搓,卷起一道掌风,将那人的前后左右全都笼罩住。又是一拳向那击了过去。那人身形一阵踉跄,大叫道:“不要杀我!”身子已然转了过来。

    铁恨忍不住一窒,那人赫然是个陌生面孔!就在此时,猛听小店方向的远处有人长声大笑道:“我在这里,铁捕头,再见了!”

    铁恨心中一凛,知道中了玉郎君的计策。他花钱让这酒保向外奔出,自是要引起自己的疑心,而玉郎君却趁机向另一个方向跑了。铁恨一咬牙,翻身追了出去。

    他这一辈子追了也不知多少敌人,机变聪明强如玉郎君的也不知多少人,但最后还是让他追上捉住,凭的就是这股韧劲。现在他已暗暗发誓,无论追到哪里,一定要将玉郎君捉拿归案!

    他匆匆奔回,又纵到大树上,四处查看,却丝毫也找不到玉郎君的踪影。此人仿佛从天地间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踪迹了。铁恨知道玉郎君已经去得远了,而他只要追错了方向,那便有可能再也追不上去。因此,他反而沉下心来,仔细地搜索着玉郎君的痕迹。

    但此人真的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无论铁恨怎么搜寻,都再也没有任何踪迹。就连路上的脚印都没有一个!铁恨的心渐渐凉了下去,他实在没有想到,几年不见,玉郎君竟然学到了这么高明的逃生之法!

    酒店门口卖熟食的王瘸子笑嘻嘻地看着他搜寻,忽然道:“你是不是在找人?”

    铁恨点了点头,王瘸子的笑容更浓了:“你是不是在找刚才跟你打架的小伙子?”

    铁恨停住搜寻,道:“你方才看到他向哪个方向走了么?”

    王瘸子摇了摇头,道:“没有。但是有人让我卖给你一句话。”

    铁恨皱了皱眉,道:“什么话,怎么卖?”

    王瘸子依旧笑嘻嘻地道:“他说要你用身上全部的钱来买,你肯么?”

    铁恨一句话不说,将身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递给了他。铁恨的钱并不多,只有十几两银子,但在王瘸子看来,却是一笔很大的财富了。他眉花眼笑地接了过去,仔细地数着,还用牙轻轻将那锭最大的银子咬了个豁口,露出中间亮晶晶的银面来,登时整张脸都笑得稀烂,捧着这一堆银子,直恨不得将身子都融了进去。

    铁恨淡淡道:“你可以说那句话了。”

    王瘸子脸上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容,道:“你知道么这句话我已经说过了。”

    铁恨愕然。

    王瘸子道:“你可要再听一遍?”他深深吸了口气,突然扬声大笑道:“我在这里,铁捕头,再见了!”

    铁恨心中登时一凉,却原来他开始追上的那名酒保,竟然是玉郎君易容成的,而他却买通了王瘸子,让他替自己在远处喊了这一声!他易容之术本就十分精湛,而当时匆匆一瞥,竟然将老于此道的铁恨瞒过去了!铁恨急忙撇开王瘸子,向玉郎君遁去的方向纵去,但见荒野寂寂,却哪里还有他的影子?回身来看时,众人都聚集在倒塌的野店边指手画脚地谈论,果然没有方才那酒保的踪迹!

    铁恨并没有愤怒,他知道,愤怒是没有用的。他只是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心,大踏步地向玉郎君逃走的方向追了下去。

    但在这时,玉郎君却退了回来。

    他果然是退回来的,面超着外面,一步一步,倒退着走了回来。铁恨一怔,不知道他卖什么关子,站定了身子,远远看着他。天涯海角铁恨都有自信追他回来,何况只在眼前?

    玉郎君忽然转过身来,铁恨的眉头却忍不住皱了皱。他脸上的面具又换了一张,虽然面貌与方才的颇似,但却变成了惨绿色,绿得就跟死人一般。

    玉郎君戴上这样的面具,是想如何的?联系到方才他机变百出的妙策,铁恨不禁更加谨慎起来。但他又觉得一丝不妥,似乎这惨绿色,是极为浓重的颜料,被人粗暴地涂在了玉郎君的脸上。

    他忽然一凛,就在这时,玉郎君脸上的面具忽然裂成两半,平平地摔在了地上。他那张苍白的脸露了出来,却一丝血色都没有。他的两只眼睛中,竟然全都是惊恐,一道剑痕深深地插入他的额头中间,从中流出的鲜血,竟然全都是惨绿色的!

    这位大名鼎鼎的玉郎君,竟然被这一剑贯脑杀死,尸体却奇异地倒退走了回来!

    铁恨握紧了拳头。他不喜欢杀人。他向来认为,人并没有杀人的权力,只有律法有。因此,他才费心费力,将犯人抓回去,由刑部大堂定罪。要知道,抓一个人,要比杀一个人艰难多了。

    杀人者该死,就算是杀玉郎君这样的坏人也一样。

    铁恨的拳头越握越紧,他忽然发现,玉郎君双手平托在胸前,竟似乎托着什么东西一般。只是一袭红纱盖住了,看不清托着的是什么。仿佛响应铁恨心中的疑惑一般,忽然一阵微风吹过,那轻纱缓缓滑落,露出中间金红的东西来。

    那是一尊小小的神像,笑嘻嘻的,胖乎乎的,穿着大红袍,身上挂满了金元宝。铁恨的瞳孔骤然收缩。

    财神像!

    天下财神像何止千千万万,但这尊财神像却宛如催命的神仙,铁恨的眼神中竟然闪过了惊恐!

    因为这尊财神像,与铁恨先前接到的财神帖中的财神,一模一样。三封财神帖,让三个江湖上风头最劲的年轻人聚在了一起,天罗教出世,少林随之殒灭,天下轰动,而现在,却出现了财神。

    铁恨忽然收起眼睛中的惊恐,走到那尊财神像前,躬身行了一礼。

    他的神情中,竟然极为恭敬,仿佛这财神像,是真正的神仙一般。突然之间,远处的小道上,响起了一阵銮铃声。

    铁恨并没有管这些,突然出现在玉郎君手中的财神像,已经占去了他全部的心神,他已不原意再管其他任何的事情!

    突然,“刷”的一声,一只鞭子向他抽了下来。铁恨一反手,将那鞭子抓在手中,正要聚力回夺,却忽然发现,那鞭子上,并没有什么力道。他也就循着对方的施力,将自己的真气消于无形,手中抓着那鞭子,抬头看时,就见一张盈盈的笑靥,正对着自己。

    他再也没有想到,他看到的,竟然是铁木堡的二小姐!

    几个月前,他追捕杀人如麻,弑父杀母的天罗教恶魔凌抱鹤之时,曾误入大漠深处铁木堡中,结识了铁木堡的两位小姐。尤其这二小姐,更与铁恨一同出生入死,情根悄种。

    大漠风沙,那在龙卷风暴中紧紧握住的柔荑腻感,是他久久不能忘掉的情怀!只是他江湖露立,风波困顿,却哪里想到会重温这儿女柔情?二小姐望着他的目光,也有些闪动,两人就这样看着,时间苍苍地过去,仿佛可以到天长地久。

    二小姐挺了挺胸,大声道:“你知道从我们铁木堡到这中原来要走多长时间么?”

    铁恨摇了摇头。他并非不知道,但是这个时候,他并不想说什么话。

    二小姐笑道:“十四天!”

    她的胸又挺了挺,道:“你知道从铁木堡到你要走多长时间么?”

    铁恨依旧摇了摇头。这个问题,他可就真的不知道了。从铁木堡到他?有这样的问话么?

    二小姐长长吐出一口气,道:“四十七天!整整走了四十七天,我才找到你!”

    她忽然从马背上纵起,向铁恨扑了过去。铁恨心中一阵恍惚,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忽然一阵腻感扑面而来,软玉温香忽然冲了个满怀,二小姐一把抱住他,道:“现在找到了你,我好高兴!我好高兴!”

    她笑着拉起铁恨的手,使劲地跳了几跳,铁恨心中感动,却说不出话来。二小姐笑道:“怎么,你见了我不高兴么?怎么不说话?”

    铁恨使劲张了张嘴,蠕动了几下嘴唇,方才觉得面部的僵硬好了一些。他擒杀凶匪悍盗,从未心软手软过,但在这娇怯怯的小姑娘面前,却仿佛极为拘束,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使劲嗫嚅了一阵,方才吐出几个字来:“我……我自然高兴了。”

    二小姐满意地点点头,道:“你以前不是说中原有很多好玩的么?带我去玩吧!”

    铁恨皱了皱眉。他对二小姐颇有好感,但若叫他带着二小姐四处游玩,却大感踌躇。江湖险恶,固然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一个呆在自己身边的女子。铁捕头向来只跟最狠最恶的人为伍,这般柔情蜜意,走走玩玩,可是一辈子也没想过。

    二小姐见他踌躇,登时小嘴就撅了起来:“大姐说陪我来找你,半路自己就溜了,现在你又不陪我玩,哼!我还是回铁木堡好了!”

    她纤足一顿,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眼睛却斜瞟着铁恨。铁恨急忙道:“好!我陪你去玩就是了!”

    笑容立即爬满了二小姐的面容,她这才有心情向四周张望着。一眼看到玉郎君,二小姐不由又是一跳:“啊!这个人好奇怪啊,什么不好长,怎么偏偏长了个疤在额头上!”她皱着眉低下头,却又是一跳:“这什么衣服,怎么绣着这么一头老鹰!”

    铁恨心头一震,顺着二小姐纤手所指,就见到了先前蒙在玉郎君手中财神像上的那袭红巾。

    那并不是红巾,而是一件裁剪得并不好的衣衫,通体呈现极为诡异的大红色。在红衣的背后,赫然绣着一只更为通红的苍鹰。那衣衫做得粗糙,但这只红鹰却绣得极为精致,钢爪厉喙,直欲裂衣而出,干云直上一般。铁恨心头更是一震,玉郎君额头上滴下的惨绿色的血落到那红衣上时,竟然渐渐渗透进衣中,一滴不剩。

    铁恨心头大震:“血鹰衣?这竟然是天罗教的无上秘宝,啸血飞鹰?”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