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文 > 武林客栈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七之月落洞庭 第四章 半面红妆写清愁

    同住在青神庙中的,还有几位游客。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四面强敌环伺的生活,反而安然了起来,排成一排,坐在屋檐下晒太阳。崇轩突然抬手,将一位游客的头盖骨揭了起来!

    并没有血流溅出,那名游客也没有发出惨叫,他仍然木木地坐着,脑中一片阴暗,竟似乎完全空洞!

    李清愁大吃一惊,骇然道:“秘魔之影?这里怎么会有秘魔之影?”

    秘魔之影乃是天下仅次于金蚕蛊的毒物,以人的脑髓为食,练成之后化身无形,唯有嗡嗡的振翅之声。嵩山少林一役中,秘魔之影建立奇功,一举歼灭了少林这个千年大派,从此江湖上谈之色变。

    崇轩淡淡一笑,李清愁也明白了过来,崇轩既然是魔教教主,身上怎么可能不携带秘魔之影的种子?想必他一入青神庙,便将这种子种入游客身上,等着发芽生长,幻化成魔。这等妖邪之物,留在世间还不知要害多少人。游目四顾,就见那些坐在廊前的游客都是目光呆滞,显见也都着了崇轩的暗算。李清愁脸色渐渐沉下,冷冷道:“秘魔之影乃是妖物,既然被我看见,就必不能让它留在世间上。崇教主,对不住了。”

    崇轩又是一笑,道:“这些已经没用了。我的对手找来了秘魔之影的克星,由于畏惧那人的力量,秘魔之影都无法孵化。”李清愁一怔,突然想起方才并没有听到秘魔之影发出的嗡嗡之声。然而又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力量,能将威慑之力笼罩整座君山,让另天下闻风丧胆的毒物秘魔之影无法孵化呢?

    崇轩将头盖骨放回,淡淡道:“从此,秘魔之影不会再现江湖。”言罢一拂袖,这一排人体连同秘魔之影未能孵化的卵,顿时一起倒在地上,化为了一堆尘埃。

    崇轩神色一凛,道:“此人用玄通青造之阵将整座君山困住了,我们没有一个人能下山去。”

    李清愁冷哼道:“那是你咎由自取!我是不会帮你的。”

    崇轩轻叹道:“加上峨嵋山一千五百余弟子,还不能打动你么?”

    李清愁身子一震,道:“你……你说什么?”

    崇轩笑着看了他一眼,道:“你来时,峨嵋九凤倾巢追你,峨嵋派只怕有一半的力量都随之下山。而留在山中的,伤痛心清师太之死,必然不能专心防守。而本教天音、天香、天枢三部已然齐集山上,不出三日,峨嵋派必定会亡,你信也不信?”

    崇轩的语调并不高,也没有太多的感情,但李清愁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有了嵩山少林寺之战,他对于崇轩的能力与手段,实在再无半点的怀疑,崇轩若说三日灭峨嵋,那就绝不会超过一分一秒!他的拳暗暗握起,脑海中灵光一闪,若是一举杀了崇轩,是否就能救得了峨嵋呢?

    崇轩虽然从未出过手,但绝无人怀疑他的武功之高。李清愁虽然号称从来未败,但面对这如山一样沉静的崇轩,却是连半点自信都没有。他的拳头,也情不自禁地松开了!

    崇轩点了点头,道:“不盲动,不躁动,玉手神医,你果然不负江湖上的盛名。若是我说,我想收回成命,不灭峨嵋了,你会不会相信?”

    李清愁苦笑道:“这只怕是解救峨嵋唯一的办法,我又怎会不相信?”

    崇轩道:“若是你能破了这玄通青造之阵,让我下山,我就放过峨嵋如何?”

    李清愁看着他,眼睛中露出一阵思考之色。

    崇轩微笑着,也看着他。李清愁缓缓地,很谨慎地道:“你为什么非要下山不可?你本不必的。”

    崇轩悠然道:“我若是不下山,又怎么收回成命,阻退我的手下们呢?”

    李清愁道:“你既然知晓峨嵋派追杀我,那么你必然有种传输信息的方法。你本不用下山的。”

    崇轩又笑了:“好,李清愁果然不令我失望。但我的话还是算数,只要你助我下山,我就解了峨嵋之围。”

    李清愁沉然点了点头,但他脸上的疑惑仍然没有消失,道:“我奇怪的是,你这种传输讯息的方法必定隐蔽之极,是你的秘密,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呢?”

    崇轩淡淡道:“秘密之所以成为秘密,只是因为你将它当作秘密。去吧,如果我没有料错,有人在等着你。”李清愁并未沉吟太久,向山下走了去。看着他的背影,崇轩喃喃道:“先是玄通之阵,后是秘魔之影,再下来会是什么呢?”

    同样的,另一个人也在喃喃道:“先是玄通之阵,后是秘魔之影,再下来会是什么呢?”

    他的手指轻轻扣着,手指下是一碗清水。清水没有变,他的姿势也没有变,仍在沉思。良久,他长长呼出了一口气:“万妙灵仙,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李清愁一步步踏下那长长的石阶。他能感觉到,那浸体的杀意随着他的步伐,渐渐严寒,似乎在警告他,又似乎在渴求着他的血肉。

    近前者死,这是那杀意冷冷的警告,但李清愁却一点停的意思都没有。医者父母心,他可以为了一个病人而割自己的血肉,那么,也可以为了峨嵋千余弟子的性命而赴死。这是他应该做的,只因他相信,换了任何一个别的人,都会像他这样选择的。

    他就是这样坚信着,才会心安理得地一步步踏出。

    杀气陡盛。

    李清愁停住,缓缓抬头。

    波旬那灰色的眼睛就停在他面前一丈处,杀气在将凝未凝间波动。

    李清愁绝无半分犹豫,他的脚又踏了出去。波旬目中光芒一闪,枯死一般的黑灰色开始苏活起来!

    就在这时,一声清甜的娇音传了过来:“你来了……”

    李清愁的动作猝然停住,他的脚就跟全然未动过一般,很自然地摆在原地,他的身子,更没有丝毫的波动。但波旬的杀气已被引动,铿然声响中,长剑已然出鞘!

    李清愁目光闪了闪,长空裂电闪耀,波旬一剑才出,立即化作万千龙蛇飞舞,疾风啸电,向李清愁当头落了下来。

    那娇音突然转急:“住……住手!”

    一阵香风掠过,一只纤纤素手探了过来,向波旬的剑身上捉去。这只手的动作并不是特别快,但波旬却似乎对她畏惧良甚,长剑一折,倏然收了回去。李清愁缓缓转头,就见半张娇靥带着微笑,正对着他。

    李清愁自七八岁时就在江湖上行走,几乎已行遍整个中华,他生得俊美丰秀,女子倾心者多,但他却从未见过如此灵秀的女子。

    她乌黑的青丝垂下,遮住半张面孔,朦胧遮映,就宛如流云掩月一般,更衬得另半张绣面芙蓉,眉目如画,清丽绝尘。她那美丽中似乎有种震慑感,让人见了只觉朦朦胧胧的,仿佛极为不真实一般,宛如做了一场美梦。

    然而她的美貌,却是连梦中都不会出现的。

    李清愁不由得身子一震。这女子之美貌虽然旷绝,但仍不足让他失态,他震惊的是,那女子双目深孕,竟然宛如海一般的深情,山一般的情意。仿佛前生后世,轮回了千亿遍方得一见的爱人,那种宁愿粉身碎骨也要见他一面,纵然心没有了,身不在了,仍然烙刻着他的印记的感觉,竟然从这双眼睛中流度过来,瞬间充满了李清愁的心!

    他的心立即像一泓广阔的海洋,缓缓摇荡起来,与他相接的,是另一泓海洋,是那女子的海洋!他是如此真切的感受到这一点,以至于竟连波旬都忘记了!

    但他却清楚地知道,他从未见过这女子,从未有!

    那么又怎会有这样的感觉呢?

    难道这才是前生后世?千亿遍的轮回?

    那女子盈盈一笑,宛如整座君山都堆满了鲜花,却全都在她的身上盛开:“你不记得我了么?”

    李清愁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

    那女子低头一笑,微显羞涩:“我美不美?”

    李清愁又摇了摇头,道:“李某双目只见人间愁疾,不辨美丑,姑娘问错人了。”

    那女子也不生气,笑道:“那你喜不喜欢我这样?”

    李清愁淡淡道:“也无所为喜欢不喜欢,我并不认识姑娘。”

    那女子嘻嘻一笑,道:“你怎么不认识我?想想看看?”

    李清愁皱眉细想,但却再也想不出来。那女子右掌展开,一只细小的金色飞虫裂体而出,飞到她的额头处,很亲密地围绕着她飞动。这飞虫通体金黄,胖乎乎的,仿佛蚕般的形状,那双翅膀宛如蝉翼,鼓动起来,一点声息都没有。李清愁一震,道:“金蚕蛊?”

    那女子笑道:“想起我是谁了么?”

    李清愁上下打量了她几眼,不能置信地道:“蓝羽?你是蓝羽?”

    那女子竖起一根手指,贴在自己的娇靥上,笑道:“以前我叫蓝羽,但现在,我是华音阁的万妙灵仙,统御天下万蛊万毒,为蛊中至尊,天下无人能及,李清愁,我命令你喜欢我!”

    她高傲地仰着头,那精致到极点的半张脸庞艳光照人,不可逼视。李清愁尚不能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他凝目细看,果然,她身上依稀还有蓝羽的影子,但这天下化人的美丽,这深深透出的自信,又哪里是那个丑陋而胆怯的苗疆小姑娘?

    蓝羽见他沉默,骄傲地道:“我万妙灵仙本就地位尊荣无比,哪里要原来那么丑陋的样子,所以我请华音阁的步先生施展妙术,让我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李清愁,你以前因为宁九微而抛弃了我,如今我比她美得多了,你为何还不说爱我呢!”

    她的相貌虽然像是换了个人,但心底却仍然是那么单纯。李清愁心下暗叹了口气,道:“蓝姑娘,你变得如此美丽,我很代你欢喜。江湖上如意郎君甚多,你必定会找到一个满意的,我……我不适合你。”

    蓝羽摇头道:“那不成的。再多的如意郎君,我却只喜欢你。再说……再说我们已经拜堂了,这一生一世,我就只能喜欢你,你也只能喜欢我。”

    李清愁苦笑道:“不行的。”

    蓝羽笑道:“有什么不行的?我乃蛊中之神,天下还有什么事是我做不成的?步先生封我做万妙灵仙,我的权势可大得很呢。他说我练成了金蚕蛊,江湖中没有几个人是我的对手,今后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你娶了我之后,这一切都是你的,你说好不好?”

    她晏晏而语,卿云一般飘了过来,去拉李清愁的手。

    双手一接,李清愁却宛如触电一般,急忙将手抽回,道:“不……不行!我不能娶你!”

    蓝羽道:“为什么?难道你不认为现在的我,要比宁九微漂亮?”

    李清愁摇头道:“美丑只是外貌,并不关紧要的!”

    蓝羽忽然高声嘶啸道:“不!你不明白,美丽就是我的全部!”

    她的手忽然用力一拂,蒙着她半面的青丝扬起,随风飘开,将整个脸容露了出来。李清愁目光才触到她的脸上,却不由一震。

    这分明不是人类的面孔,而是地狱中魔君故意铸造的面具!只见蓝羽半边脸仍然如方才那样如天仙化人,但另半边脸却堆满了大大小小的肿块,将五官挤得甚为狞厉。比较苗疆中所见,更丑恶了几十倍。这等半边绝美,半边绝丑,看去更是森然狞恶,李清愁禁不住脸上变色,道:“你……你……”

    他禁不住踉跄后退,脚下被山石一绊,几乎跌倒。蓝羽又发出一阵苍凉的狂笑,目中却不禁有热泪滴下:“原来你仍然嫌我丑!就算我变成什么样子,在你心中,我仍然像这半边一样丑,是不是?”

    “我为了你,忍受了多少的痛苦,才将半边脸变成这般美,但你……你却仍然嫌弃我,只记得我的丑!”

    她嘶声悲啸,洞庭森波,直如猿哭。

    李清愁脸上闪过一阵痛楚之色,摇头道:“不是,不是的!”

    蓝羽看着他那闲淡而有点忧郁的目光,忽然只觉心灵迸摧,掩面痛哭道:“步先生说了,只要我能杀掉天罗教主,就将我另半面也变得同样美丽,你喜欢么?”

    李清愁一怔。

    蓝羽声音更加凌厉:“究竟怎样,究竟怎样才会让你喜欢我!”

    山鬼夜啼,也绝比不上她的哭声的辛凉。那是所有积聚的希望都破灭的痛哭,是绝没有任何安慰能够抚恤的巨大失望。也许在蓝羽心中,只要她能够变得比宁九微更加漂亮,李清愁就会爱上她吧。但现在,所有的都是镜花水月了。

    蓝羽的头突然昂起,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狂热的火花:“我的丑已经是不能改变的了,是不是?”

    李清愁太息道:“你并不丑……我也从没觉得你丑过。”

    蓝羽执着地摇头,道:“不!你并不这样认为!但是,我有个办法!”

    她低低道,似乎只是给自己听的:“这也许是唯一的办法了!”

    她缓缓站了起来,脸上绽放出一丝发自心底的笑容:“步先生告诉我,如果美貌也无法挽回你的心,那就期待来生吧!”

    她的笑容更加美丽,她的胸也挺起,声音中又充满了狂热的自信:“来啊,跟我一起死去,期待来生!来生我一定做你最美丽的新娘,这辈子的种种丑陋,我们一起抛弃吧!”

    李清愁皱眉道:“你疯了,哪里有什么来生?”

    蓝羽坚决地道:“一定有的!步先生从来没骗过我,他说能将我变得美丽,就将我变美丽了,他说有来生,就一定有来生的!”

    李清愁摇头道:“这都是妖说!蓝羽,醒来!人所拥有的,并不只是相貌,你不要过于执着!”

    蓝羽狂笑道:“是的!人并不只有相貌,但我只是相貌丑一点,为什么你却就是不爱我呢?”

    李清愁一时语塞。蓝羽身为蛊母,心地善良,对他情深似海,为什么他就是不爱她呢?李清愁的眼底闪过一丝痛苦,蓝羽倏然止笑,道:“那么我就先杀死你,然后再自杀,这个世界,我已经彻头彻尾厌弃了!”

    她的手缓缓划出,一只金蚕振翅飞出。蓝羽傲然道:“秘魔之影,不过魔教小技,哪里知道蛊中大道?真正的金蚕,何必要倚仗这些东西?”

    她的手一震,那只金蚕口中忽然发出一阵沙哑的鸣叫,破空向李清愁飞去!李清愁眼见蓝羽的眼睛已经变得如冰霜一样冷静,知道她心意已决,再也听不进去任何话语,当下只好全力出手。真气一引,斜斜地向后窜去。同时,右手双指聚力,一连几十道指风,向那金蚕射去。

    瞬息之间,那金蚕已经飞近了他的面前。只见它金黄色的巨口大张,两只巨大的钳子从口中伸出来,急速地钳夹着,满脸都是贪婪嗜吃的神态。李清愁心中一阵恶心,他的双指猝然伸出,对着那金蚕凌空一夹。

    他的手指离那金蚕甚远。但那金蚕突地一声怪叫,口中的两只钳子已经被这一夹截断。李清愁跟着一指弹出,那只金蚕惨叫之声陡哑,被他将指风弹进它口中,内脏爆裂而死。

    蓝羽却笑了:“我的夫君,果然是有本领的人。那么,就多给你几只金蚕如何?”

    她的手抖出,十余只金蚕齐齐飞起,在太阳下闪起点点金色的亮光,向李清愁飞去。它们此次并不是对准李清愁攻击,而是在空中划出一条条金色的痕迹,看似杂乱无章地飞着,但李清愁的脸色却变了。

    金蚕蛊号称天下第一蛊,这盛名绝非浪得。秘魔之影屈于第二,尚且灭了少林派,这第一的金蚕蛊,又岂是寻常?那些金蚕在空中纵横飞舞,乃是拉出一条条金丝,剧毒的金丝。这些金丝极轻极细,倘若阳光稍微弱一些,就再也看不出来了。而其毒性更是远远大于天下任何一种剧毒,这些金蚕在空中纵横飞舞,眨眼之间就织成一张巨大的金网,向着李清愁当头罩下。

    李清愁右脚踢出,一块大石被他踢起,向那金网上飞了过去。那金网竟然坚韧无比,李清愁一踢之势何等凌厉,那金网竟然只是晃了晃,连一根金丝都没断裂。金网更是粘涩无比,巨石竟然沾在了上面。金网震动,那些金蚕都是一阵欢啸,争相涌了过去,将那巨石咬得咯吱作响,不一会子,吃得干干净净。李清愁看了,不由得骇然变色。

    蓝羽悠然笑道:“怕么?并不怕的,我跟你一齐受这辛苦,可好?”

    她拿出了一只金蚕,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那金蚕一声欢啸,撕着蓝羽的皮肉,大口大口吃了起来。蓝羽痛得脸上肌肉不住抽搐,但她仍然奋力微笑,道:“来吧,虽然痛一点,但过去就好了。我不要这具肉体,等到来生……”

    她眼中升起一阵迷朦的雾气,沉浸在了对未来那虚无飘渺的美好生活的幻想中去了。李清愁大喝道:“醒来吧!没有什么来生!”

    他猝然鼓起全身的劲气,脚尖连出,几块大石被他连环踢出,向那金网上落去。他身子一肃,一指弹出。

    这一指,乃是他全部武功的精华。这一指看去并无什么奇特之处,但那张偌大的金网,连同十余只狞恶的金蚕,被这一指弹动,斜斜飞了出去。

    蓝羽大笑道:“我的金蚕刀枪不入,你就算能打飞它们,又能如何?”

    她的笑容倏然止住,因为那金蚕飞去的方向,正是波旬所在的地方!

    也就是玄通青造之阵的总枢所在!整座君山的力量所压聚的终点!

    几乎是本能一般,波旬那霸绝的剑光随着他灰沉的眸子一闪,裂空擘电般的轰出,向着金网撕啸而来!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