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文 > 黑道特种兵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九卷 席卷天下 第2721章 -第2725章

    (宝文小说阅读网www.bmwen.com)    第2721章准备表白

    “呜呜……”

    唐峰不说还好,他这一说对方哭的更大声了,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是的。[宝文小说www.bMweN.com]听的唐峰不厌其烦,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谁啊,不说话我就挂了。”

    “呜呜,死神,别人欺负我,你也欺负我,我要告诉干爹,你欺负我。”电话里传来轻泣声,仿佛如同深闺怨妇向自己的负心汉抱怨。

    “干爹什么干爹,就是告诉干娘也没有用。”唐峰明天还要应约去国会山,此时唯一的想法就是睡觉,于是不耐烦的说道:“你再不说自己是谁,我就把电话挂了。”

    “别,别,别,我是乌林死神,你怎么连我的声音听不出,是不是把我给忘了,你这个没良心的。”乌林г沟馈br/>

    汗,听到乌林幕唐峰冷汗直冒,这话如果让别人听去了,真不知道会引起什么误会。不过唐峰也没想到,这三更半夜乌林岽虻缁案约而且听她的话,好像发生了什么事。

    “乌林对不起啊,我刚刚睡觉,你就打电话来了,所以我的心情有些不好,你也别建议。”唐峰解释道。

    “睡觉,你现在怎么在睡觉,现在才下午两点,你不会是昨天晚上去拈花惹草了,所以现在才睡觉吧”乌林行┖闷娴奈实馈br/>

    “汗,你胡说什么,我现在在加拿大好不好,现在是凌晨,你说我为什么睡觉”唐峰没好气的说道。

    “你在加拿大呀”乌林艘汇瞬间就明白了唐峰的意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死神,我不知道你在加拿大,我……”

    “好了,乌林你有什么事快说吧。”唐峰打断乌林幕八档馈1蝗舜蛉潘醯母芯鹾懿凰唐峰想尽快结束与乌林耐ɑ啊br/>

    “死神,我被人欺负了,是那个金子丹……”

    “金子丹你现在在越南”唐峰坐了起来,神色有些凝重。

    “是啊,你怎么知道。”乌林汇旋即笑道:“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担心我,所以暗中派人保护我,是不我就知道,凭本公主的美女,你怎么可能会忘记我呢,嘻嘻,等下一次见面,我一定给你一个惊喜。”

    唐峰觉得头上冷汗直冒,这乌林蔡砸晕橇税

    乌林刹恢捞品逍睦锏姆贪口中继续喋喋不休的说着,在她的口中,唐峰仿佛是个暗恋她的小伙子,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

    听乌林麊铝耸阜种唐峰终于不耐烦了,开口打断他的话,道:“乌林你先说说金子丹怎么欺负你了。”

    乌林獠虐言谠侥戏5那榭鏊盗艘槐最后道:“如果不是我和孟漾智,现在说不定已经落入金子丹手中了,这金子丹太可恶了,竟然说要玩一玩死神的女人,我什么时候是你的女人了”

    唐峰眸子里闪过一丝厉色,虽然金子丹这话是对乌林档但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金子丹对自己的恨意,他觉得这金子丹绝对留不得,否则以后说不定会生出多少是非来。

    “乌林你放心,我一定为你报仇。”唐峰郑重其事的对乌林档馈br/>

    “那我先谢谢你啦,不过我可说好,我不会以身相许的报达你,我可不是孟雪,不会想着要成为你的女人,你还在我的考察期。”乌林低昃凸伊说缁啊br/>

    唐峰摇头苦笑,这乌林故且坏阋裁槐不过听到她说到孟雪,唐峰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孟压是老样子,说什么以身相许,本以为把她留在泰国会改变她的想法,没想到她的心思从来没有改变过。

    现在按照乌林乃捣孟雪的彦投资公司总价值达到二十几亿,早已实现了自己给她的目标。

    唐峰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孟雪,在他认识的女人中,他与孟雪最没有感情,就是乌林⒛⊙急让涎┣但要他无情的拒绝这个可怜的女人,他无任如何也做不到。

    只是,自己该怎样对待孟雪呢现在自己与柳玉儿她们的事情还没解决,他真不知道怎么对孟雪。

    接着,唐峰又想到了金子丹,现在右手的事还没解决,这个金子丹又去招惹乌林兔涎他真不知道这个金子丹是怎么想的,但金子丹这么做给了他一个机会。乌林翘┕他完全可以借这次机会把泰国拉下水。

    想到这里,唐峰打电话给泰国的疯子,让他带人去越南,帮助右手解决金子丹,同时打电话给雄鹰,让他尽可能给越南政府施加压力。

    在不久前金正阳打电话给他,说越南的刀刃部队不知为什么进入大汉国,金正阳已经派聚军队在两国边界聚集,现在再加上泰国,唐峰相信,哪怕胡中庸再狂,面对两国的压力也一定不敢乱来。

    第二天,唐峰应约前往加拿大的国会山,国会山有着极其优美的景致,唐峰望着窗外,国会山的天空和加拿大绝大多数山野郊外一样,干净地透着一份不沾染任何杂质的蓝,远远眺望过去,山峦起伏,却不是一片青山绿水的景象,繁花开的恣意,五颜六色地沾染了整片景致,一片开满了通红大花的拉姆树蔓延开去,竟然映照着水色上涂抹了火焰。

    唐峰只是匆匆瞥了一眼,看着下方笔直的机道延伸开去,他的视线却被远方一个小小的身影吸引住了。

    这是国会山唯一的私人机场,在这个国会山正值美好的季节,机场也迎接了许多预约的客人,空客和波音的飞机占据了绝大多数的种类,大小不一地蛰伏在停机坪一侧,那个小小的身影就站在这样的背景前。

    庞巴迪uy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鼓起的巨风压服着跑道两旁茂密翠绿的草儿,也吹动着她的裙摆。

    她穿着一身素白的长裙,裙摆拖曳在草地上,风儿卷起她的裙摆,露出纤美圆润的足,那一双刺绣镂空的高跟鞋上,绑着细细的白色丝带,勾勒出一份精致隐约的性感,风儿一去,裙摆落下,却是惊鸿一瞥,不再让人瞧着那一份美丽,只留下心跳。

    她的腰间系着一条点缀了蕾丝的黑色丝带,小巧的腰肢被及臀的青丝压着,长长的裙子轻轻摇曳,就勾勒起了那双匀称修长美丽长腿的线条。

    一眼望见她温润无暇的侧脸,秀挺细腻的鼻梁,粉润娇艳的唇瓣散发着迷人的光晕,那翘卷的睫毛轻轻地颤抖着,被风儿梳理着。

    她望着飞机落下来,伸出手来,那白嫩如葱的手指拨开了半张脸的长发,露出她那如天鹅般高雅的脖颈。

    唯有眼前的女子,让人感觉到纯粹的女性气质,不带一点儿其他感觉的唯美,让人惊叹。

    唐峰从飞机上走了下来,缓缓走向她。

    他哪里会不记得,她现在的穿着打扮,可不就是上次紧拉着自己买的。今天她约自己来这,看来对方用心良苦。

    莫小样看着唐峰走了下来,温柔的眸子凝视着她,她想要向平常那般平静而和善,却压抑不住心中许多复杂的情绪,鞋跟轻轻挪动了一下,又小心地放了回得出来了,她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靠近他。

    莫小样知道,像唐峰这样的男人,一定有很多喜欢他的人,自己喜欢他也许没有好结果,但是她真的忍不住,因为她发现,这一段时间和他在一起,真的很开心,她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所以,哪怕是飞蛾扑火,她也在所不惜,所以她决定,今天约他出来,准备表白。

    第2722章一吻定情

    看着唐峰走过来,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莫小样微微笑着,每次看着他的笑,总是能够感觉到太多东西,有时候是温柔,有时候是宠爱,有时候是单纯的开心,有时候甚至是心痛的责怪。[宝文小说www.bMweN.com]

    唐峰也许是跑的太快,居然在接近莫小样的时候,跌了一个踉跄撞了过来。

    莫小样吓了一跳,马上反应过来这里是草地,才稍稍没有那么惊心,他的一举一动总是牵挂着她的心,莫小样没有办法再保持她矜持的姿态了,连忙伸手去拉他。

    唐峰却是手忙脚乱地抓住莫小样柔滑的香肩,唐峰的身体重量远远超过莫小样,莫小样哪里能支撑得住,慌忙间就被他压倒在了草地上。

    此时,看上去唐峰是压着了莫小样,实际上却只是像所有躺在草地上的情侣一样,动情的时候侧过身来揽住对方而已。

    两个人的身子依然隔着一点儿距离,唐峰缓缓放下自己的身体,紧紧地挨着她那比草地还要柔软的身子,看着她眸子里一瞬间的惊慌和悄然泯生的温柔,低下头去,轻轻地压下唇,轻轻地触碰她那软软的,绵绵的,嫩嫩的,仿佛如一片会在嘴中化开的软糖似的嘴唇。

    莫小样的脸颊儿羞红,满头秀发在倒下的一瞬间散开,铺满了翠绿的草地,在欲滴的草色中留下一片如墨光亮的黑,她身子上那股在清淡中夹杂着一份独特香味而显得格外优雅的气味包围着唐峰,她那张仿佛如紫胭花绽放的精致容颜,在这一刻,终于和他毫无距离。

    “唐峰,快走开啊,多大的人了,还玩这个。”

    莫小样柔软的手搭在他的腰间,稍稍用力推他,这是女孩子一种理所当然的矜持表现,她轻轻地咬着刚才被唐峰品尝过的唇瓣儿,那一份羞涩的妩媚格外撩人,不敢去张望,生怕和唐峰的视线对上,她心中担心唐峰又跟想跟她玩那天夜晚时的亲吻把戏。

    “你不也在玩我以为你很愿意和我玩呢。”

    唐峰低下头,用脸颊磨蹭着挪开她耳畔的发丝,在她那微微泛着粉晕的耳边上轻声说道:“莫小样,你说,现在我们是不是一吻定情了。”

    唐峰在被莫小样约到这里后,哪还不知道莫小样想干什么,心中通过挣扎、犹豫后,唐峰觉得还不如放纵一回。特别是昨天乌林牡缁让唐峰觉得,自己如果再拖下去,根本不能解决问题,而且只会让问题越来越大,还不如随心所欲。

    更何况,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作为男人,对女色的抗拒力是有限的。莫小样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面对她接二连三的诱惑,他能坚持才怪。

    莫小样羞涩不已。一吻定情,这真是一吻定情吗可是恋爱中的女子,哪里会不想着自己和恋人的回忆多一份浪漫,一吻定情,这样的词让她的心头发颤,她与人一吻定情了,而这个人就是唐峰。

    今天的莫小样,有着无与伦比的优雅美丽,却还有一份普通女孩的心动,仿佛走动了凡心的女神,俯瞰着尘世,抛下了一个圣洁的媚眼,让她的信徒不知所措。

    “走,我们国会山的风景。”

    唐峰拉着她的手。

    国会山的私人机场当然不可能真的修建在这并不宽敞的山谷中,机场离山谷的距离不算远,而且这里还有供游客随意使用的自行车,没有后座的那种。

    “唐峰,在渥太华的这些日子里,我一直在想和你骑着自行车看这里的风景。”

    极少有人能够把骑自行车这项运动展现出几分优质淑雅的味道来,莫小样却显然是不多的一个,她骑着自行车,给人的感觉却仿佛她是坐在马车里悠然观赏风景。

    “可是,我一直在想抱着你看这里的风景。”

    和莫小样一起骑着自行车,看着风景纵然是一项极其吸引人的运动,可是唐峰最期待的还是拥抱她的时候,她是那种和他呆在一起,静静地好像可以保持那样的姿势一辈子的人。

    “就会耍嘴皮子…,等离开了加拿大,说不定不知道把我忘记在哪里了呢。”莫小样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她做了许多在她看来完全颠覆了自己过着他了,心里边更是充满了各种复杂的情绪,要还是不要,做还是不做,说还是不说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时候下定了决心。

    “呵呵,小样你说笑了,等离开加拿大,你就到你的老朋友呢”

    唐峰望着前方的风景,自然的风景和人的风景一块儿美丽的时候,总是格外的和谐,散发着一种让人沉醉其中的韵味。不过他依然宁愿一直这样看着莫小样,再好看的风景,哪里比得上她

    人面桃花相映红,以前因为对莫小样有所抗拒,所以不觉得莫小样怎么样,但此时的莫小样在唐峰眼中可比什么都美丽。

    莫小样的身后就是国会山著名的山谷,起伏的峰峦远去,大片的花草地五颜六色的铺开,这里的山谷因为海拨的原因,四季如春,风景秀丽。是游人观光旅游的好地方。

    “是吗,那我真是期待。对了,你去海参崴有什么事”

    “一谐心事。”

    风儿撩拨着她的长发,让她草编的帽檐轻轻颤栗着,摇曳出一片恬静温柔的气息。

    莫小样望着唐峰,看的出来,唐峰不是不想告诉她,而是他解释不清楚,他的眉宇间凝聚着一份难以被人理解的孤寂和无奈。

    “咱们走吧。”

    莫小样微微一笑,踩动了脚踏板。

    莫小样并没有寻根究底,她一直就是一个不愿意为难别人的人,唐峰不愿意多说,她也不勉强。

    唐峰和莫小样走的是小道,一旁是山,一旁就是斜斜而下的山谷,踩着车,很快就到了一处斜坡,站在斜坡上,可以远远地看到一处古堡。

    山谷中央谷底蔓延着一道缓缓路过的水,被水中央的石头山分开,一直流入海中,那有着天险的石头山上,峙立着青白色的古堡。

    古堡并没有唐峰想象的那般充满着历史沧桑的破败感,那青葱的树叶遮掩,在山谷河水之中巍巍峨峨,是一种挑衅自然的骄傲。

    “这栋古堡的名字叫菲托利,是当年法国的一个老公爵建造的,当年在这里法国人发现了一个金矿,为了开发这个金矿,那个老公爵就建了这堡……”

    莫小样介绍着这一处古堡的历史,“现在要买到一栋古堡,就只有在欧洲才能买的到,在美洲,有钱不一定买得到。”

    唐峰轻轻地点点头,莫小样说的不错,在z国,很多古建筑也已经很难再看见了。

    “唐峰,我有些累了,咱们坐下来休息一下吧。”

    莫小样轻轻地靠着自行车的坐垫,长发散落,在风中漂浮如云,脸颊儿上有着细细碎碎的水雾凝集的珠子,那是山风带着河水的气息在她那份美丽上的留恋,白皙而明秀动人。

    “感冒了你还和我骑自行车。”

    此时的莫小样仿佛淡雅清素的一束兰竹,风致飘然,但此时他无从欣赏,有些关心,有些责备。

    “没事哦,差不多好了,和你开玩笑呢。”

    莫小样瞧着他,那双明丽的眼眸子里一片水色都是盈出来的柔湄,她能够看到他那份纯粹发乎自然的关怀。

    “那也不行,不能再让你骑自行车了。”

    唐峰摇了摇头,感冒之后还是得好好休息,身体免疫力在这时候本就有所下降,再劳累身子可就容易落下些病根子。

    “那我们怎么回去啊”

    “走回去。[宝文小说www.bMweN.com]”

    “我穿的高跟鞋。”

    莫小样提了提裙摆,露出没有穿着丝袜的洁净信儿,在那平和的日光下,犹如一汪水湄,带着暖香的色泽,那黑色的锌带,勾勒的那纤美秀气的足格外撩人。

    “我抱你。”

    唐峰伸了伸手,高高大大的他,要抱着身材高挑的莫小样,也不是很大的问题。而且,抱着这个美女的感觉似乎不错。

    第2723章罗乾到了

    “那我还是骑自行车吧,最多慢点。”

    莫小样哪里能接受这个,虽然这里没有人,可是过得一段路,就会遇到人,到时候他多不好意思啊。

    唐峰从莫小样手里接过自行车,放在斜斜的下坡上用力一推,然后依样画葫芦这样处理自己的自行车,两辆崭新的自行车就沿着陡峭的斜坡稀里哗啦地冲了下去,一往无前,连翻打滚地去河水中沉淀了。

    “你……”

    莫小样微微有些羞恼地瞪了他一眼,那脸颊儿上竟然似乎沁出了一层胭脂出来,没有了自行车,自己又穿的是高跟鞋,在这样的山道上根本没有办法走路,用娇生惯养来形容自然不妥当,可是她一直确实是养尊处优,即使运动,骑自行车也算是运动幅度最大的了,要让她穿高跟鞋走这么远的下山道,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难道真要唐峰抱下去想道这里,莫小样羞涩不已。

    “走吧。”

    唐峰笑了笑。

    莫小样无奈,只能跟着他了。

    “你能行吗”

    唐峰可是很清楚,穿着高跟鞋走下坡,可不是件轻松的事情。

    莫小样气鼓鼓地不理他。

    “我亲爱的莫小样秀,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吗,现在只是让你穿着高跟鞋陪我一起走路,就会让你如此为难吗”

    唐峰摇了摇头,有些戏谑地说道。

    虽然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可是唐峰也从来没有和她说过这样的话,因为里边带着一些好像是讥讽的味道,让莫小样有些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唐峰趁着莫小样失神,突然间半弯下腰去,一把将她横抱了起来,“你这样什么时候走回去,还不如让我帮你吧。”

    莫小样的身子体软如绵,在他的怀里随着他的步伐微微颤动着,纤美的手轻轻地捶了一下他的胸膛,介乎于清纯少女的羞涩和成子的温婉之间的妩媚,惊艳绝伦,在风中绽放着没有边际的撩人气息,她那依托着他手臂的细小腰肢,恍如缠着他手的柳枝儿,她望着他,眼神渐渐有些迷离。……

    “唐峰,我要成为你的女人。”

    莫小样伸出一根又细又嫩的手指,压着唐峰的嘴唇,温润的指尖拨开他的唇瓣,触碰着了他的牙齿和舌尖儿。

    她柔腻的心,已经慢慢地化开,自己要的不就是这样的感觉吗,一个女人,若是什么都没有了,可还有一个抱着她让他心的男人,不就还是拥有着一切吗若是没有这样一个男人,拥有的再多,可不也没有办法让人心吗

    莫小样大概还无法理解,一个如她般美丽的女子,把她那带着女子香甜柔嫩气息的手指放到男人的唇间是一种什么样的诱惑。

    唐峰低着头。在莫小样那娇艳欲滴的红唇上狠狠地一吻,莫小样这诱惑,唐峰绝对挡不住,如果不是时间地点不对,他说不定真的会把她就地正法。

    阳光灿烂地铺开,唐峰抱着莫小样,尽管十二月的国会山依然凉爽,也让他脱下了外套。

    只穿着衬衫,挽着袖子,分开了衣领子的高大男人,浑身散发着温热的气息,灼烧的莫小样的身子也烫烫的,她那白色的裙子,飘飘若仙的摇摆着,敢穿这样的裙子,女孩子总是得对自己的身材格外的自信,也得对自己的容颜气质有着几分自知,才穿的出长裙的感觉。

    莫小样就是这样的人,她觉得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就应该搐裙子。甚至她有时候在想,自己结婚的时候就瓷这样去拍婚纱照。

    靠在唐峰怀里,任凭唐峰抱着,莫小样有些想入非非……。

    此时,抱着莫小样的唐峰并不知道,因为这次与莫小样拉近了关系,以后让他的感情风波平添了未知的变数。

    ………………

    而就在唐峰与莫小样拉近感情的这一刻,在河内市的右手终于见到了朱雀堂的罗乾。对于罗乾的实力,右手十分清楚,他的到来,右手觉得自己的腰板直了。

    “罗乾啊,你终于来了,我对你可是望眼欲穿啊。”右手风风火火的来到罗乾面前,亲热的伸出手,想握着罗乾。

    罗乾眉头一皱,人也闪电般的后退数步,警惕着看着右手:“你干什么”

    “啊,我只是欢迎你啊。罗乾,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在越南我可是如履薄冰,你的到来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右手嘿嘿笑道。

    “别说那些没用的,我想知道越南确切的情报。”罗乾不耐烦的说道。

    右手笑道:“罗乾,你看,现在天已经这么黑了,我看这些事我们还是明天再说吧,越南的事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也不急于一时。况且铁尸还没到,没有死神雇佣军的配合,越南的事恐怕很难解决。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接风宴,为你接风洗尘,”

    罗乾点点头,跟着右手进了别墅。

    来到大厅,右手就指着小红对罗乾介绍道:“这是小红,是我的得来助手,如果不是她,现在恐怕连在越南仅有的地盘都没有。”

    此时的小红上身穿着一套白色蕾丝的套装,那是一种很洁净的白色,没有半分杂色,这让她整个人都显得格外的宁静,而前襟上淡淡的褶皱和花边的点缀,又为这份宁静增添了些许生动。下身则穿着一款紧身牛仔裤,将一双修长笔直的美腿衬托的十分醒目,少妇的独有的成熟韵味尽显无遗。总而言之是个令男人为之气血汹涌的尤物了。

    但面对这个打扮的貌美如花的小红,罗乾眼中并没有落出惊艳之色,只是淡淡的点点头。

    小红对罗乾这个朱雀堂的杀手可是特别关注,特别是她从金子丹口中知道,这些朱雀堂的杀手神出鬼没,杀人如麻,所以在罗乾刚进来的时候就注视着他。只是让小红奇怪的是,在罗乾的身上,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气息,除了有些冷和沉默寡言外,就像普通人一样。

    如果不是右手告诉她,眼前这个人就是朱雀堂的主事者罗乾,她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人就是一个杀手。

    “罗乾先生你好,我是小红,第一次见到你,失礼之处还请见谅。”小红知道这罗乾是个重要人物,朱雀堂比死神雇佣军还难对付,为了更好的了解朱雀堂,了解罗乾,小红不得不对罗乾表现出亲切的感觉。

    然而罗乾并没有再理小红,只是自顾自的在餐桌前坐下。好像只当小红是空气一般。

    小红心中恼怒,这罗乾的架子也太大了吧不过在这个时候,在右手面前,她不好表现出自己的愤怒,来到罗乾身边,为他倒了一杯酒,说道:“罗先生,这是越南最好的酒,你尝一尝吧。”

    罗乾斜眼看了她一眼,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右手挥挥手,让小红坐在自己身边,笑道:“小红,你不必管他,他就是这个样子,习惯了就好。来来来,吃菜,吃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右手忍不住向罗乾问道:“罗乾,你带了多少朱雀堂的人来,如果少了,这里的事就不好解决,越南的刀刃部队的战斗力在世界上也是排的上名的。”

    罗乾看了右手一眼,说道:“这次我带了四百人,一定可以把刀刃部队解决,这个你不需要担心。”

    “好,好,只要你能解决刀刃部队,别的我就不担心了,刚才泰国的疯子打电话给我,说也几千小弟过来,加上铁尸带来的死神雇佣军,在这越南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了。”右手哈哈一笑。

    第2724章孟仰手

    欧洲,罗斯柴尔德家族总部。

    “这就是你选择的人,都是废物自私自利,为了自己的喜好,为所欲为,你看看,现在对手还没解决,自己人就先闹起矛盾来了,你到底是怎么办事的”大卫罗斯柴尔德看着马龙·白卡送给他的,关于越南的情报,看到金子丹和胡中庸在这个关键时刻闹矛盾,再有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忍不住骂道。

    马龙白卡站在他的身边,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这一次金子丹和胡中庸之间闹矛盾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本来按照他的想法,整个越南就是个局,慢慢地吞噬华兴社的力量,现在被金子丹这么一稿,把泰国、大汉国都牵了进去,让整个越南的局势变的扑朔迷离起来。他恨不得立刻来到金子丹面前,狠狠的教训他一番。

    而现在金子丹和胡中庸又吵翻了,面对来势汹汹的的朱雀堂和死神雇佣军,很有可能把以前所做的事付之东流。

    “公爵大人,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解决派去越南的朱雀堂和死神雇佣军。要不然,一氮兴社重新获得了那里的控制权,对于我们来说就得不偿失了。”马龙白卡小声的建议道。

    “解决有那么容易吗”大卫公爵忍不住冷笑道。本来越南有胡中庸和金子丹配合,干了不少让他高兴的事,但是眼下这个节骨眼,胡中庸和金子丹闹翻,怎么可能有实力去解决朱雀堂和死神雇佣军

    “公爵大人,我看还是派出亚特兰蒂斯神族的那支部队吧我相信,只要他们到了那里,朱雀堂和死神雇佣军就会马上解决,而胡中庸和金子丹也会暂时放下矛盾。”马龙白卡信心十足的说道。

    “难道真的已经道了这个地步了朱雀堂和死神雇佣军虽然强悍,但用蓝色风暴部队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了”大卫公爵有匈疑,这蓝色风暴部队是对付龙魂佣兵团的,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不想在这个时候和龙魂佣兵团火并。

    马龙·白卡知道大卫公爵早没有了年轻时的杀戮果断,连忙说道:“公爵大人,你难道想看着越南大好的局面付之东流吗你难道想让华兴社重掌越南的黑道吗到时候你不仅仅失去了越南这一块地盘,也会让唐峰更强大。我听说龙老已经把保龙一族的权利慢慢地交给唐峰了,到时候他越强大就意味着保龙一族越强大。公爵大人,为了家族。这一次无任如何都需要派出蓝色风暴部队了。”

    顿了顿,马龙·白卡继续说道:“更何况我的意思并不是把整个蓝色风暴部队派出去,我们可以派一些人去越南,代表我们家族,统一指挥胡中庸和金子丹,这样一来,胡中庸和金子丹之间的矛盾就可以解决,我想他们不会对我们家族的人有所异议吧”

    “你的意思是派一些蓝色风暴部队的人去指挥越南的胡中庸和金子丹,而不是派这个蓝色风暴部队去越南恩,你这个想法不错,如果真能解决越南的事,最好不过了。”大卫罗斯柴尔德说到这里的时候,原本已经皱着的眉头慢慢的舒展开来,缓缓的说道。

    “不错,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好,更有效的解决越南问题,而且那些派出去的蓝色风暴部队的成员,可以起的出其不意的作用,说不定还可以给对付致命一击。”马龙·白卡说出了心中想法,其实这个想法并不是他想出来的,而是金子丹打电话告诉他的,虽然他不明白这个金子丹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这办法的好处显而易见。

    “动一动也好,免得让蓝色风暴部队的战斗力下降。”大卫·罗斯柴尔德说道。

    “是我马上去办”马龙·白卡毕恭毕敬的说道。

    “你去吧。”大卫·罗斯柴尔德朝着他挥了挥手,说道。

    “是”马龙·白卡边说边退了出去。

    ……………………

    越南。胡志明市。泰国大使馆。

    “好无聊啊。”

    乌林那榉吃甑脑诜考淅镒呃醋呷虽然进了大使馆,但那个金子丹似乎并不放弃,在大使馆外每时每刻都有人监视着,让她们无法离开大使馆。

    “好了,姐姐,你就不要走来走去了,你走的我头都晕了。”孟雪从笔记本面前抬起头来,对乌林档馈br/>

    “妹妹,你还真坐的住,已经两天了,我们都已经两天没有出门了,你难道不烦吗”乌林诿涎┒悦驵阶抛煳实馈br/>

    “有什么好烦的在这里有吃有喝,而且还可以工作,有什么不好。”孟汛问道。

    乌林抻锪她不是孟雪,不能像孟雪一样,长时间的呆在一个地方,她活泼、好动,这两天呆在大使馆,已经差不多快把她疯了。

    乌林氲绞裁对孟雪说道:“妹妹,昨天我打电话给死神了。”

    孟雪一呆,愣愣的看着乌林“你打电话给他了”

    乌林愕阃“是啊,让我气愤的是。这个家伙似乎忘记我是谁了,真是太可恶了,人家和他同生共死这么久,他竟然把我忘了,等下一次见到他,我一定要他好看。”

    忘记了孟雪心中有朽涩,乌林墙鹫舻母膳和他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他都忘记了,那她呢说不定早就忘到天涯海角了。这一刻,孟雪心中五味杂,不知是喜是忧,该哭还是该笑。

    在孟雪的心中,唐峰就是他唯一活下去的精神支柱。她愿意为唐峰做牛做马,其实并不完全是报恩,更重要的是依靠,是她软弱的表现。

    “妹妹,你怎么了”乌林涎┝成欢连忙问道。

    “哦,我没事。”孟雪摇摇头,内心的脆弱她不愿意在乌林媲氨硐殖隼础br/>

    “妹妹,你知道吗,我告诉死神,说你准备了性感内衣,准备穿给他看。”乌林绞彼淙淮蟠筮诌但心思还是非常细腻的,孟雪虽然不说,但她可以猜测到孟雪在想什么,所以。为了让孟血心起来,她话锋一转说道。

    “啊,”孟雪并不知道乌林档氖钦媸羌此时的她一听乌林幕脸色变的绯红。

    乌林永锷凉凰啃σ“我还说,你在等着做他的女人。”

    孟雪终于忍不住向乌林恋“姐姐,你说这个干什么”

    乌林ξ“是不是被我说中你的心里话了,死神真是好运,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等着他,如果是我,我一定会什么事都不管来到他身边。”

    孟雪神色有些黯然,她知道唐峰是永远不会这么做的。

    乌林胺嬉蛔道“不过现在的他可没心思风花雪月,因为他遇到麻烦了。”

    “麻烦。什么麻烦”孟雪一听,连忙问道。

    “瞧你担心的样,我听雄鹰说,他想统一越南黑道,结果被越南政府打压,现在损失惨重,现在又调了大量的人手来越南,目的就是想报仇。而那个金子丹就是越南政府对付他的急先锋。”乌林卮鸬馈br/>

    “啊,这可怎么办啊,我能不能帮他啊”孟杨眉不展的说道。

    “帮,你怎么帮,你又不会打打杀杀,这件事你根本帮不了。”乌林涫敌睦镆埠茏偶钡但此时的她也束手无策,看了一眼着急的孟雪,说道:“除非你让越南的国家领导人胡中庸下台,这样就算帮了他大忙了。”

    “让胡中庸下台,啊,我有办法了。”孟雪眼睛一亮。

    乌林苫蟮目醋琶涎br/>

    孟雪重新看向面前的笔记本,说道:“我都打压越南股市,扰乱越南金融次序,迫胡中庸下台。”

    第2725章风暴前夕

    卡奇社是亚特兰提斯蓝色风暴部队的副统领,一身出色的身手和聪明的头脑在蓝色风暴部队中非常有名。这次他被选中派往越南,与他同行的还有三十几个蓝色风暴部队成员,这三十几个蓝色风暴部队成员都是蓝色风暴部队中的精英,相当于龙魂佣兵团中的金龙银龙。

    无任是大卫公爵还是白卡阁下对这次越南事件非常看中,否则他们也不会派出这么超强的队伍组合。

    卡奇社来到越南后,以强势的姿态出现在胡中庸面前。胡中庸对卡奇社的突然到来大吃一惊,对于蓝色风暴部队他只是在那些古老的文件中看到过,但从来没有见过,他明白,这支部队只在关键时刻出动,这一次大卫公爵派蓝色风暴部队成员来到越南,让他感觉到空前压力。

    “卡奇社先生,不知道你这次来是……”在胡志明市的一座僻静的别墅里,胡中庸试探的问道。

    卡奇社是个三十几岁的大汉,有西方人特有的高大威猛,胡中庸在他面前,仿佛一个小孩站在大人面前。不过别看卡奇社高大威猛,但在蓝色风暴部队是少有的军师型人物。在来越南前,白卡已经把越南的有关资料交给他了,所以对于越南的情况,他还是比较了解的,也知道在越南的两个关键人物胡中庸和金子丹之间的矛盾。

    本来在卡奇社看来,金子丹并不算什么人物,但关键的是,在这个时候金子丹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势力,人数也达到了一万人。这股势力足以影响越南的局势,加上白卡在他来越南的时候让他关照金子丹,

    所以在面对胡中庸的时候,卡奇社自然想到了金子丹,不过因为身份的原因,卡奇社在面对两人的时候,心中有一股傲气。

    “胡中庸阁下,不知白卡交给你的事,办完了没有”卡奇社毫不给胡中庸面子,沉声说道:“当日你说金子丹可以帮你解决华兴社在越南的实力,家族才费尽千辛万苦找到金子丹,原以为你们两人合作可以水到渠成,解决华兴社在越南的问题,但是,你看看,你们现在不得不能解决问题,而且还弄的形势越来越复杂,难道你认为越南可以同时面对大汉国和泰国”

    胡中庸连忙说道:“卡奇社先生,这不是我的错,这都是那该死的金子丹,是他的私心作对,因私忘公,无事生非的去惹大汉国和泰国,为此,我才断了和他的合作关系。卡奇社先生,你的智慧如海洋一样深邃,我想你应该理解我的难处。”

    卡奇社冷冷的看了胡中庸一眼,他知道这件事和胡中庸没有关系,到是那个金子丹稿出来的,但他如果认同的话,那很难再让胡中庸和金子丹合作。本来按照他的意思,有胡中庸这个地头蛇就足够了,但白卡不知为何多次提到金子丹,所以现在,为了再一次让胡中庸和金子丹两人合作,卡奇社只好冷冷的说道:“胡中庸阁下,你知道大卫公爵对金子丹前些时候做的事非常欣赏。”

    “啊”

    胡中庸傻眼了,大卫公爵对金子丹非常欣赏,这意味着什么难道大卫公爵想放弃自己支持金子丹

    胡中庸明白,没有大卫公爵的支持,就没有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支持,那么,他这个越南最高领导人随时都会被赶下台,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为了金子丹,大卫公爵这么对自己。

    卡奇社话锋一转道:“不过,这一段时间金子丹是做了不少错事,给你制造了不少的麻烦,这是他的错,但你不能因为一些小麻烦而放弃一个人才。否则,你的损失将会更大。”

    卡奇社是每人各打五十巴掌,一来可以建立自己的威望,二来也可以达到让他们两人合作的目的。

    胡中庸作为一国的领导人。察言观色,辨别是非的能力已经出神入化,卡奇社一说,他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叹了一口气道:“卡奇社先生,你既然这么说,我也没有什么意见,不过,我希望你能尽快的解决华兴社的事,下面已经有很多人对我不满了,这件事如果拖下去,很有可能会节外生枝。”

    卡奇社眼中闪过一丝赞色,这胡中庸年纪虽大,但并没有到老糊涂的地步。于是点点头:“我来越南就是为了解决这里的问题。只等华兴社的人到了就动手。到时候还需要阁下多多配合。”

    胡中庸应了一声,和卡奇社聊了几句就告辞离开了,为了对付华兴社来越南的势力,他还需要多作准备,务必把华兴社派到越南的势力一网打尽。

    胡中庸离开后,卡奇社就打电话让金子丹过来,这一次对付华兴社的右手,出面的还是金子丹,而他卡奇社只能隐藏在幕后。这是大卫公爵的意思,为了就是避免让龙魂佣兵团来越南,卡奇社虽然觉得郁闷,却不得不尊守大卫公爵的命令。

    不到十分钟金子丹就来到了卡奇社所在的别墅,神色十分恭敬的站在卡奇社面前,对卡奇社承认了自己的过错,同时说了自己对越南的华兴社势力的见解,以及对付他们的办法。

    卡奇社不得不承认金子丹是个人才,在有些问题上有他的独特见解,他从金子丹口中了解了一些在资料上没有的情报,同时听取了金子丹的意见,在两人的商量中,很快制定了一个针对华兴社在越南实力的覆灭计划。

    ……………………………………

    就在卡奇社和金子丹商量对付右手他们的时候,右手他们也在商量对付金子丹和胡中庸,、不过他们并不针对,蓝色风暴部队的卡奇社已经到了越南,并在幕后筹划了对付他们的计划。

    此时在右手的别墅里,除了右手、小红。唐傲、唐宇、罗乾外,刚刚到越南的铁尸和疯子也出现在别墅里。

    越南分堂的几千小弟,三千死神雇佣军,朱雀堂的四百杀手,加上疯子从泰国带过来的三千小弟,此时华兴社在越南的实力越大于飞沙帮刚统一越南黑道的时候的实力,但即使如此,右手心里有惶惶不安。如果单对付金子丹,这些实力绰绰有余,但要对付金子丹后面的胡中庸,还是不够的。

    不过胡中庸毕竟是越南的国家领导人,他们手中就是有实力,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去杀他,所以众人只好先把目标放在金子丹身上。在他们看来,金子丹是胡中庸的爪牙,只要杀了金子丹,再想办法扶持一个越南领导人来对付胡中庸,就可以解决越南的事。

    右手拿出了几个针对金子丹方案,但因为不清楚胡中庸对金子丹的支持程度,很快就被否解了。

    商量了一个小时还没有商量出好办法来,罗乾不耐烦的说道:“我看咱们就别商量了,我看干脆让我带着朱雀堂的人去杀了金子丹,只要金子丹一死,事情就解决了。”

    右手看了罗乾一眼,道:“事情哪那么简单金子丹身边有越南的刀刃部队,你们朱雀堂的人虽强。但恐怕很难接近他身边,更何况上次血海会暗杀他失败,他必然有所警觉,想去杀他,哪有那么容易。”

    “那是血海会无能,我们朱雀堂岂是血海会能相比的”罗乾冷笑道。

    “罗先生,血海会是比不上朱雀堂,但现在你们那么多人来越南,肯定瞒不过对方,说不定对方现在已经布下天罗地网等着你们呢,我知道朱雀堂的杀手神出鬼没,能以一敌百,但他们毕竟还是人,不是神,万一有什么意外,岂不是让朱雀堂的人白白的送死”

    小红看了罗乾一眼,说道:“其实想对付金子丹也不难,我这里有一个办法。”

    shucop

    ♂♂

    {遮天www.bmweN.com}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