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文 > 黑道特种兵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九卷 席卷天下 第2716章-第2720章

    (宝文小说阅读网www.bmwen.com)    第2716章自投罗网

    “什么?”

    孟雪听到电话里的声音不由吃了一惊,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现在还不清楚,我已经派人去问了,不过这些人来者不善,希望小姐早做安排。[宝文小说www.bMweN.com]”打电话来的是唐峰派人保护孟雪的几个刀锋成员之一,名字叫吴庆隆,此时也是雪峰投资公司的保安队长。

    “吴庆隆,你想办法尽快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孟雪吩咐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怎么了?”乌林鸮见孟雪脸色不对,就开口问道:“妹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孟雪点点头:“刚才吴庆隆打电话来,有一群不怀好意的不明人士在打听我的消第2716章第2720章息。让我和你准备离开,暂避锋芒。”

    乌林鸮不以为意的说道:“这吴庆隆也太多心了吧,就凭这些就认定对方不怀好意?而且还要我们离开,这也太大惊小怪了吧?”

    也难怪乌林鸮会如此说,她是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对吴庆隆的小心谨慎自然看不惯,如果不是因为吴庆隆是唐峰派给孟雪的保镖,她说不定早就建议让孟雪开除他了。

    “小心无大错,吴庆隆也是为我们好,我们还是准备一下,以防万一。”孟雪却道。

    “妹妹,你还真相信难怪吴庆隆?”乌林鸮吃惊的看着孟雪,在她看来这吴庆隆只是没事找事,不说她们都是有身份的人,就是在这酒店,相信那些人不敢乱来。毕竟越南也是法治社会。

    “我不是相信吴庆隆,而是相信他。”孟雪回答道。

    “他?”乌林鸮有些不明白,但看到孟雪温柔的眼神,就知道孟雪所说的他就是唐峰,心中不由暗叹,看了孟雪对唐峰,唉……。

    “吴庆隆是他派来的,相信他一定不会派一个没用的人第2716章第2720章来保护我,也不会派一个大惊小怪,无事生非的人。”孟雪解释道。

    看到孟雪对唐峰的盲目信任,乌林鸮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不过在她的心里渐渐地被说服了。

    “姐姐……”

    孟雪刚想说什么,门外就传来枪声,孟雪和乌林鸮脸色一变,乌林鸮更是黑着脸道:“看来真被那个吴庆隆说中了。”

    说完乌林鸮来到窗口,向下望去。只见酒店周围人影闪动,乌林鸮不由吸了一口气,连忙把窗帘拉上。

    “姐姐,怎么了?”孟雪见此就问道。

    “我们被包围了,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乌林鸮神色凝重的说道。

    孟雪脸色铁靑:“到底是谁想对付我们?”

    “还有谁,除了那个金子丹没有第二个人。”乌林鸮眸子里寒光闪烁,“天底下也只有他才能做出这种事来,我们在越南从来没有得罪过谁,除了那个王八蛋金子丹,我想不出还有第二个人,更何况妹妹你这么漂亮,今天在宴会上把他迷的晕头转向,他能忍得住不对你下手才怪,说不定他现在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性感的内衣,就等着你穿给他看。”

    “姐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笑?”孟雪美丽的眼珠子瞪了乌林鸮一眼。

    “我这还不是实话实说?”乌林鸮看了孟雪一眼,说道:“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妹妹,金子丹看上了你,不如你以身饲虎,也好让我们免于灾难。”

    孟雪反击道:“金子丹当年在金三角的时候就看上姐姐了,为了妹妹,姐姐不如牺牲自己,救妹妹于水深火热之中?”

    两人相互打趣,紧张的情绪得到了缓解,乌林鸮从箱子里拿出两支勃朗宁,一支递给孟雪,然后打开保险柜,冷笑道:“这金子丹真想痴心妄想,想打我妹妹的主意,看本公主怎么收拾他。”

    当年金子丹绑架了乌林鸮,使得福伯死于非命,乌林鸮心中一直牵挂着,如果不是没有金子丹的消息,她早就去找金子丹报仇了,心中金子丹又想派人抢孟雪,乌林鸮心中的新仇旧恨一瞬间都涌了出来。

    孟雪默默地把手中的枪打开保险,心中暗下决心,如果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刻,她就会一枪了解了自己,万万不会让别人占自己的便宜。这一辈子,除了唐峰,她不会让任何男人碰她。

    乌林鸮见孟雪神色坚定,就知道孟雪在想什么,心里不由埋怨唐峰起来,心里想到:你这个臭死神,烂死神,你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这么多女人喜欢你,你到底让我如何是好?难道我堂堂泰国公主只能做小的吗?可是,我为什么要喜欢你,为什么忘不了你?

    就在乌林鸮和孟雪想入非非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乌林鸮脸色一变,把枪对着门口。

    “两位小姐,是我。”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

    “吴庆隆?”乌林鸮一看来人,就放下了手中的枪,连忙问道:“外面怎么样了?”

    “很不好,那些不知道是什么人,一进酒店就打听孟雪小姐的消息,而且还向里面闯,不得已我们只好鸣枪示jǐng,不过对付人多,现在和我们僵着,只是我们发现,在酒店外他们还有不少人,而这些人来,酒店的经理连屁都不敢放一个,所以我觉得对方来者不善。”吴庆隆回答道。

    “你想的不错,对方是来者不善,他们的主人是金子丹,和你们华兴社老大死神有不共戴天之恨。”乌林鸮点点头道。

    “啊。”

    吴庆隆大吃一惊,他没想到对方有这么大来头,而且还和老大有仇,这让他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对方是老大的仇人,而孟雪小姐和乌林鸮小姐都是和老大有关系的女人,如果有什么闪失,他吴庆隆就是有九条命也承担不起。

    “孟雪小姐,乌林鸮小姐,现在怎么办?对方人多势众,我们就是想离开,恐怕也很困难。但如果不离开的话,到时候交起手来,凭我们这些人,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吴庆隆担心的问道。

    “没事。”乌林鸮拿出手机,道:“我现在就打电话给胡志明市的市长,如果他们不想得罪我们泰国的话,就一定不会吧管的。”

    吴庆隆一喜,他差一点忘了乌林鸮还是泰国公主……什么?你说乌林鸮在越南?”当胡志明市的市长接到乌林鸮的电话,了解到那些包围孟雪他们的人是金子丹的人,连忙找到了金子丹,把乌林鸮的事情向金子丹说了。

    “的。”胡志明市市长见金子丹震惊的样子有些不解,不过对方是胡中庸面前的红人,他可不想得罪他。

    “好啊好,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乌林鸮啊乌林鸮,你什么地方不你怎么跑。赵泽啊赵泽,我现在没办法杀你,但我要先玩你的女人,我到要看看,在你知道我玩了你的女人后,你将会是一副什么表情。”金子丹脸色狰狞的嘿嘿冷笑。

    “金先生,金先生……”胡志明市市长见金子丹沉默不语,却嘿嘿冷笑,只觉得浑身冰冷。

    金子丹从幻想中惊醒过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这样吧,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你不必担心。”

    “可是,那泰国公主?”胡志明市市长迟疑道。

    “我的话你难道没听见吗?乌林鸮是泰国公主不错,但她还是大汉国公主,这件事是你能处理的吗?”金子丹冷哼一声。

    “这,是属下疏忽了。”说完告辞离开。

    金子丹看着他的背影冷冷一笑,“孟雪,乌林鸮,没想到今天能遇到两个美人儿,真是天助我也。”

    说完金子丹走出别墅大厅,对外面的保镖吩咐道:“准备汽车,我要去会一会那个泰国公主。”

    第2717章针锋相对

    乌林鸮和孟雪并不知道,就是因为乌林鸮的电话,让她们陷入更加艰难的困境之中。[宝文小说www.bMweN.com]此时的她们还在等越南zhèng府出手干预。

    半个小时后,酒店外传来汽车的刹车声,乌林鸮一喜,“一定是越南zhèng府的人来了,她们的反应真够慢的。”

    孟雪轻笑一声:“姐姐,你也别怪她们,毕竟你的身份需要确认,否则以后她们还不烦死。”说着孟雪来到窗口,轻轻地拉开窗帘向外看去。

    “啊。”

    孟雪不由发生一声惊叫。

    “怎么啦?”乌林鸮不解的看着孟雪。

    “是,是金子丹,是金子丹,他来了。”孟雪回头道:“来的不是越南zhèng府的人,是金子丹的人,我刚才看见他走进酒店啦!”

    乌林鸮一愣,疑惑道:“妹妹,你不会看错?这怎么可能。他怎么会到这里来?”

    “我怎么会看错,一定是他。他怎么来了?遭了。”孟雪脸色一变,对乌林鸮道:“看来他可能等的不耐烦了,姐姐,看来我们真的在劫难逃了。”

    乌林鸮摇摇头道:“妹妹不必担心,事情还没结束呢,结果谁也不知道。我就不信金子丹能把我们怎么样,况且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

    突然,乌林鸮想到什么,惊道:“妹妹,你说这金子丹不会和越南zhèng府有关系吧?如果那样的话,事情就不好办了。”

    “不会吧?”孟雪有些迟疑,但这话连她自己也不相信。从今天的宴会来看,这金子丹在越南混的有声有色,要说和越南zhèng府没关系,谁也不信。

    “等一下就知道了,现在既然金子丹已经来了,那我们想不出面恐怕很难,妹妹,你还是吧,如果金子丹没有说起我,那就说明他和越南zhèng府没有关系,我们也可以等越南zhèng府来帮忙,否则……”乌林鸮眼中闪过凌厉的目光。

    孟雪点点头,向外走去。

    乌林鸮嘱咐道:“妹妹,一定要小心啊。”

    孟雪点点头,应了一声……酒店,大厅。

    金子丹来到大厅,向先来的手下询问了关于孟雪他们的消息,刚准备前往孟雪他们的卧房,就见孟雪带着吴庆隆来到大厅。

    “金先生是在找我吗?”孟雪的话中带有一丝冷意。

    金子丹眼中色光一闪:“不错,我对孟雪小姐一见如故,想请孟雪小姐去我家中做客。”说完金子丹目光在孟雪身上扫描,那色色的目光仿佛要看穿孟雪身上的旗袍,想寻幽探密。

    孟雪眼中闪过厌恶之色,毫不留情的拒绝:“金先生,我没兴趣去你家做客,你还是请回吧。”

    金子丹呵呵一笑:“如果我非要请你呢?孟雪小姐,你虽然是什么雪峰投资公司董事长,亚洲富豪榜的女强人,但在我眼里你只是个女人,脱光了衣服和别的女人没有分别我告诉你,我金子丹看上你,是你的荣幸,你不要不识抬举。“

    “荣幸不荣幸我不知道,但我对你不感兴趣,你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劝你不要自作多情了,我是不会屈服在你的威之下的。如果没有别的事,麻烦你请回,我要休息了。”孟雪冷声说道。

    “哈哈哈……”

    金子丹仰天长笑,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孟雪,我告诉你,今天我无任如何要得到你,这周围都是我的人,你想逃也逃不掉。对了,还有那个乌林鸮,你不是也在这里吗?今天我要和你们玩双飞。”

    “你……”

    孟雪脸色一变,这金子丹说到乌林鸮,看来真的和越南zhèng府有关系,看来自己和乌林鸮的担心已成为事实。

    “无耻。”

    孟雪怒骂一声,转身就走。

    “站住。”

    金子丹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孟雪转头看去,只见金子丹拿枪指着她。孟雪嘴角闪过一丝冷笑:“金子丹,你难道还想强来不成?”

    金子丹冷笑一声道:“我金子丹还没有强抢民女过,今天我就想试一试。”

    孟雪讥笑道:“有本事你就开枪,我孟雪什么都怕,就是不怕死。”说完回头向自己房间走去。

    孟雪历经磨难,如果不是为了家人,她早就死了,现在她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家人了,如果不是唐峰,她早就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而就是因为唐峰,她宁可死也决不允许任何男人碰自己。

    金子丹气的脸色铁靑,这天底下还有不怕死的女人,一时间他拿孟雪真的没办法了,像孟雪这样的女人,本身就是个富婆,钱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而死又不怕,这让他非常为难,他想得到孟雪,除了孟雪的美色外,还希望她能帮助自己管理金氏集团,如果杀了她,就得不偿失了。

    “哼,我就不信拿你没办法。”金子丹冷哼一声,缓缓地放下枪……孟雪回到房间,乌林鸮连忙迎上来,问道:“怎么样?”

    孟雪道:“这金子丹果然和越南zhèng府有关系,不过他似乎只知道你住在这里,并不知道你和我在一起,否则不会这么轻易的让我离开。”

    “这就好,现在能拖一时是一时,我已经打电话去国内了,只要到明天就没事了。”乌林鸮松了一口气。

    孟雪摇摇头:“恐怕没这么简单,这金子丹不知道在越南是什么身份,他只要在酒店的电脑上一查就能知道你住在这里,到时候恐怕……”

    乌林鸮一愣,孟雪不说,她差一点就忘了这件事,这金子丹既然能和越南zhèng府拉上关系,调查这件事很容易,而且乌林鸮又想到,这越南zhèng府会不会卖她这个公主的账还不一定。毕竟金子丹和她有仇,说不定还会干涉呢。

    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金子丹阴险狡诈,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现在外面都是他的人,必须尽早作准备才是。

    孟雪的头脑比乌林鸮聪明,乌林鸮想到的,她也想到了,乌林鸮没想到的,她也想道了。刚才在下面的时候,金子丹为了让他屈服,甚至用了枪,由此可见这金子丹今天是势在必行。

    刚才这金子丹大言不惭的想和自己、乌林鸮玩双飞,虽然孟雪对这个不屑一顾,但孟雪心中却非常担心,她心里在想,金子丹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会怎么对付自己呢?

    就在孟雪和乌林鸮胡思乱想的时候,吴庆隆再一次来到了房间,对孟雪她们道:“两位小姐,金子丹让我把这个交给你们。”说完把手中的一个长方形盒子递给孟雪。

    “是什么?”孟雪和乌林鸮对望一眼,然后沉声问道。

    “是……”吴庆隆欲言又止。

    乌林鸮挥挥手让吴庆隆下来我们的猜测已成为事实。这是金子丹给我们的暗示。”

    孟雪一愣,疑惑的看着乌林鸮。

    乌林鸮也不说话,打开盒子,两条黑色的性感内衣出现在她们眼前。

    孟雪气的满脸通红,这内衣太暴露了,就算她是个女人,也看的满脸通红。

    “两件内衣。金子丹的意思很明显,想让我们一人一件,不过这衣服的质量到不错。”乌林鸮拿起一件内衣评头论足的说道。

    “姐姐,你拿这个干吗?还不把它们扔了。”孟雪皱着眉头说道。

    乌林鸮笑道:“这么好的衣服,扔了多可惜啊,妹妹,你如果穿上这个让死神看的话,他一定会被你迷死。”

    “真的?”孟雪有些迟疑,又有些惊喜,如果穿这个真能迷住唐峰的话,穿一穿又何妨。[宝文小说www.bMweN.com]

    “嘻嘻。”

    乌林鸮一看孟雪的神色就知道她心动了,刚想调笑几句,就看见衣服的下面也一张纸,拿起一看,怒声道:“卑鄙,无耻。”

    第2718章最后一计

    也不能怪乌林鸮会如此暴怒,这张纸上金子丹写的尽是羞辱、威胁之语。身为公主的她几时看到过这种东西?如果此时金子丹在面前,她会毫不犹豫的和他拼命。

    孟雪见乌林鸮气愤不已,上前一看,有气的满脸通红,明眸中怒火不但燃烧。

    “这,这,太可恶啦,”

    孟雪比乌林鸮冷静,看到纸上写的,他可以想像到金子丹的决心,所以在愤怒的同时,心中马上思索对策。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的她也两眼一抹黑,根本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更何况现在四周都是金子丹的人,想逃也逃不掉。她不怕死亡,但如果金子丹真的拿乌林鸮威胁她,或者拿她威胁乌林鸮的话,后果难料。

    只是让她妥协,这是万万不能的,说什么她有做不到。否则当年在rì本人手中的时候,她也不会想方设法反抗。

    孟雪拿出手机,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机里有几个号码,其中一个就是唐峰的,此时她在想,是不是打电话给唐峰呢?可是,她又想到,唐峰远在天边,哪怕有心救她,恐怕也鞭长莫及。更何况唐峰帮了她这么多,她觉得自己不应该让他帮忙了。

    两人商量了一段时间,却没商量出个方法来,看看时间已是凌晨时分,孟雪道:“姐姐,一动不如一静,我看我们还是静观其变为好,找怎么说这里是越南,哪怕是越南国家领导人,也不敢在白天明目张胆的乱来。”

    “我了解金子丹,恐怕我们很难等到天明了。”乌林鸮苦笑一声说道。

    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传来争执声和枪声,乌林鸮脸色一变:“看来真被我说中了。”

    “姐姐,金子丹的身手如何?”孟雪突然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妹妹,你问这个干什么?”乌林鸮不解的看着孟雪。

    “我想,如果我们两个可以制服他的话就好办了。”孟雪解释道。

    乌林鸮先是一愣,旋即明白了孟雪的意思,有些担心道:“妹妹,你这样做,如果……如果不能制服金子丹的话,恐怕……”

    “除了这个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们的人绝对不会金子丹的对手,只会让他们白白牺牲,还不如赌一赌,大不了一死。”孟雪神色坚定的说道。

    乌林鸮沉默了,孟雪说的对,但想到自己堂堂泰国公主落到这个地步,她心中的愤怒、不甘充斥在心头。她想反抗,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

    拿出手机,拨通了上面的一个号码,却发现手机没有信号,乌林鸮一愣,拿着手机转换了几个方位,都发现一样没有信号。

    连忙跑到座机旁,拨了一个号码,却发现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乌林鸮脸色灰白的坐到沙发上,苦笑的对孟雪道:“这金子丹真是下了大血本,竟然掐断了酒店的通信。”

    孟雪脸上没有惊讶,站起来来到门口,打开门,对外面的保镖说道:“让那个金子丹上来。”

    “小姐……”

    “快去。”孟雪仿佛一声,转身返回了房间。

    一刻钟后,在吴庆隆的带领下,金子丹来到了孟雪她们的房间。看到两个亭亭玉立在自己面前的两女,金子丹哈哈一笑:“两位小姐,是不是已经想好接受我的条件啦?”

    乌林鸮脸色一变,刚想发作,孟雪连忙拦住她,对金子丹道:“我们已经答应了,你现在是否请你的手下出去?”

    金子丹一愣,旋即笑道:“两位看来比我还急,想在这里和我那个?不如随我到我那别墅去,到时我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两位小姐觉得如何?”

    “不好,要么在这里,要么你马上滚。、”乌林鸮气呼呼的说道,今天的事让她的脸面尽失,如何不是拿金子丹没办法,她怎么会如此低声下气?

    “嘿嘿,想不到关注还蛮有性格的,我喜欢,嘿嘿,我喜欢,”金子丹嘿嘿一笑,色光上下打量着乌林鸮。

    乌林鸮不愧是泰国的第一美女,皮肤洁白如雪。微细的秀眉下是一双明亮的眼睛,雕塑精品般细致而挺直的鼻梁,带有充份的自信,弧度优美柔嫩的唇型让人看了就想咬上一口,尖而圆润有个性的下巴,让她那股让人不敢视的冷艳中增添了无限的妩媚,总之这是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孔。特别是现在那嗔怒的眼睛,使乌林鸮增添了无限的妩媚。

    乌林鸮白玉一般的脖子下面,是一个香软而浑圆的香肩,香肩之下是那突然间扩张开来了正在那胸前骄傲的挺立着的丰满而坚挺的山峰,而山峰的下面,则又收缩了起来,使得乌林鸮的上半身看起来是那么的迷人,那么的充满了诱惑,而现在,这美妙的身段正在一件黑色西装制服的紧紧的包裹之下,散发出诱惑的信息。

    此时的乌林鸮神色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更衬托出乌林鸮的肌肤赛雪胜霜,那赛雪胜霜的肌肤又使得乌林鸮穿上那一身黑色的衣服以后看起来是那么的性感而惹火,两相辉应之下,乌林鸮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有着天使面容,魔鬼身材一样,随便的往哪里一站,无疑都会是男人们的目光的焦点,使得任何的男人看她以后,心中都不免的会产生冲动的感觉

    金子丹打量乌林鸮的同时,口中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这个美人儿在金三角的时候就已经那么美了,一年多不见,显得更加迷人了。金子丹不由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幸运,如果不是今天意外的碰到乌林鸮的话,恐怕自己永远没有机会得到这个美女。

    “金子丹,你的狗眼看什么?”

    乌林鸮见到金子丹色迷迷的看着自己,心里恶心的快要吐出来了。她从来没有觉得这金子丹这么恶心过。

    “当然是看美女啊,你等一下就是我的人了,现在看他看又何妨?”

    金子丹嘿嘿一笑,乌林鸮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如果乌林鸮没有反应,那才奇怪呢。此时金子丹丝毫不担心乌林鸮她们会稿出什么阴谋诡计来,在他看来,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浮云。

    说话间,金子丹继续打量着乌林鸮。乌林鸮的下身,则穿了一件黑色的制服短裙儿,那短裙,紧紧的将乌林鸮一个身体的要紧的部位给包裹了起来,而乌林鸮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好像又不甘心受到那黑色的制服短裙的包裹一样的,正在那里努力的向外突出着,这就使得那制服短裙给乌林鸮的一个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高高的撑了起来,也使得乌林鸮妙臀轮廓在金子丹的目光下尽情的展现了出来。

    再下面是一双修长雪白的充满了弹性的双腿,现在则被肉色透明水晶丝袜紧紧的包裹着,在肉色透明水晶丝袜的包裹之下,乌林鸮本来就结实而均称的双腿,就显得更加的结实而饱满了起来,现在,那双丝袜美腿正在那灯光的照射之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诱惑着那个注视着她的男人。而乌林鸮的雪足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使她的身材看起来更加玲珑诱人……金子丹没有想到,乌林鸮竟然是如此的性感而美丽,看着一身黑衣的成熟而诱惑的乌林鸮,金子丹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心中更是下定决心得到乌林鸮。这样的女人,如果错过了,那就太可惜了。更何况这乌林鸮还是泰国和大汉国的公主,更是死神的女人,那种得到她的刺激兴奋感觉,比吃了几片伟哥还兴奋。

    金子丹指了指在乌林鸮前面的性感内衣,迫不及待的对乌林鸮说道:“乌林鸮,现在,你把这衣服穿上给我看看。”

    第2719章脱离魔掌

    乌林鸮气的满脸通红,她堂堂泰国公主,几时像个jì女一样被呼来喝去,在她的眼中,金子丹刚才的话,就是那些piáo客对jì女说的。

    “谁穿给你看?”乌林鸮满脸煞气的看着金子丹怒哼道。

    “嘿嘿,想不穿也可以,省得等一下脱起来麻烦。”金子丹嘿嘿一笑,目光在乌林鸮身上转到孟雪身上,笑道:“孟雪小姐,我说过,今天我一定要得到你,现在看你怎么拒绝我。我知道你不怕死,但你死了,乌林鸮他们没有一个能有好下场。”

    “金子丹,你现在说这些干什么?还不让你的人出着?想不到堂堂金氏集团董事长还有这个爱好。”孟雪冷笑一声,看着金子丹的那些保镖说道。

    “不急,不急。”金子丹嘿嘿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你到底想干什么?”孟雪心里不由一喜,她巴不得金子丹拖延时间,不过她也明白,这金子丹不会这么容易放过她们的。

    “没什么。”金子丹嘿嘿一笑,挥挥手,身后的保镖立刻在房间内收查起来。

    “贪生怕死。”乌林鸮见状冷哼一声说道。

    金子丹嘿嘿一笑:“两位,把身上的枪交出来吧,省得等一下破坏了我们的雅兴。”

    “卑鄙。”

    乌林鸮怒骂一声,孟雪却拿出手枪,扔在地上,口中道:“你可真胆大,既然知道我们有枪,还敢来见我们?”

    “我金子丹也是在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你以为你在我面前有开枪的机会?”金子丹淡淡的一笑,他可是蓝旗军少帅,那个时候金三角还没有统一。到处是战争,他如果没有能力的话,怎么在那种错综复杂的环境中生存?

    孟雪脸色铁靑,她差一点忘记了这件事,心中不由对自己的决定有些后悔。万一等一下自己和乌林鸮制服不了金子丹,那可真是羊入虎口了。

    金子丹的几个保镖收查了整个房间,然后在金子丹耳边说了几句,金子丹挥挥手,对孟雪道:“孟雪小姐,让你的保镖也离开吧。”

    孟雪犹豫片刻,对吴庆隆道:“你们走吧,到外面去。”

    “小姐……?”吴庆隆不放心的叫道。

    “这是命令,快出去!”孟雪美目一瞪,语气不容拒绝。

    “是。”吴庆隆其实并不知道孟雪和唐峰的关系,否则这个时候他说什么也不会离开。

    “你们也出去。”金子丹挥挥手,让他的保镖出去。

    等其他人离开后,金子丹看着孟雪和乌林鸮嘿嘿笑道:“两位美女,咱们开始吧,嘿嘿,你们穿着这衣服也不舒服吧,赶紧把他们脱掉吧。”

    乌林鸮冷哼一声,手腕一翻,一道寒光便直直的对着金子丹射了过去,金子丹闷哼一声,他虽然见机的早,反应够快,可还是被乌林鸮的飞刀在他的胳膊上耕出了一道血口子。

    “不识抬举。”金子丹冷哼一声,欺身上前,怒吼道:“既然你不想脱衣服,那就有我帮你脱。”

    “姑nǎinǎi今天先杀了你。”乌林鸮怒哼一声,迎了上去。

    “乌林鸮,你还是从了我吧,你是打不过我的。”金子丹嘿嘿一笑,一边说也不化解乌林鸮的攻击。手下还游刃有余。

    “你闭嘴。”乌林鸮本来就不是金子丹的对手,现在是越打越乱,忍不住哼了一声。

    “这你就不对了,我的嘴怎么可以闭上呢,我等一下还要品尝你的美味呢。”金子丹嘿嘿一笑,一个擒拿术把乌林鸮制住。

    “放开我。”乌林鸮大声叫道。

    “怎么了?生气了吗?”

    金子丹靠上前贴着乌林鸮的后背用手臂环住她,将脸俯下凑到她耳边轻声问。

    “把你的脏手从我身上拿开!”

    乌林鸮用冷言冷语的对他说道。

    “乌林鸮,看来你还不明白,我既然决定今天给你开苞破处,从今往后你就不是什么泰国公主,而我就是你的男人,你的生活你的事业我都会负责到底的……”

    金子丹柔声安慰道。

    “你这王八蛋,卑鄙无耻,谁要成为你的女人,谁要你……,你放开我,有本事咱们单打独斗。”

    金子丹说一句,她回一句,将每个字都再丢回去,身子也不安分地挣动,想要从他胸前离开。

    乌林鸮性格刚烈,却是一个一直在追求爱情的纯真女子,她把梦幻中的感情当成毕生的追求,徜徉其中,这也是乌林鸮喜欢唐峰的原因,在她看来,唐峰可以达到她的爱情标准,她喜欢唐峰,可以为唐峰付出一切,但她决不允许别的女人动她。

    “哈哈,你现在不承认,等一下你尝过欲仙欲死的滋味后。你就知道,原来做我的女人,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金子丹在乌林鸮雪嫩的耳垂边说话,环住她腰的其中一只手下移到她柔软的小腹上。

    “你放开我,我现在看到你就……就想吐,你放开我!”

    乌林鸮忍不住低呼,开始用力挣扎了起来。

    她无情的话以及毫不顺从的挣动,除了让金子丹欲火高涨之外,也让他终於动了怒。

    金子丹抓住她挣扎的身子用力一转,让她与他面对面,“乌林鸮,你不要不识抬举,你还以为你是泰国公主不成?在这里,你***不是什么泰国公主,告诉你,今天你无任如何也跑不掉了……”

    “我告诉你,今天我想得到你,除了是因为你的美色外,就是想报复那个赵泽,你不是喜欢他吗?如果赵泽知道他的女人被我上了以后,不知道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本来还在推拒的乌林鸮,一脸震惊地听着金子丹说出这番话,“你说什么?”

    她推着他胸膛的双手紧握成拳,冷笑着道:“我告诉你,就是死,姑nǎinǎi我也不会屈服的。”

    金子丹嘿嘿冷笑:“是吗,今天这事可由不得你,今天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我告诉你,我还要把我们恩爱的事录成录像,把它交给死神,到时候我到要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哈哈哈。”

    说完金子丹低头吻向乌林鸮。乌林鸮见了连忙挣扎起来。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金子丹头上鲜血直流。乌林鸮趁机挣开了金子丹的怀抱。

    “贱人。”金子丹转头看向罪魁祸首孟雪,怒骂一声向她扑去。

    “啊。”

    孟雪尖叫一声,转身就跑,她可不是乌林鸮,根本不会防身术。

    “哪里走。”金子丹对于这个破坏自己好事的罪魁祸首恨之入骨,恨不得立刻抓起来,然后尽情的玩弄。

    孟雪跑的虽快,但身穿旗袍的她哪跑得过金子丹,刚没跑几步就被金子丹抓在手中。

    “放开我,你看放开我。”孟雪挣扎道。

    “放开你?你这不识抬举的贱人,今天老子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还不知道天有多高。”金子丹嘿嘿一笑,低头就向孟雪吻去。

    砰。

    一声轻响,金子丹头一歪倒在地上。他的身后,乌林鸮拿着电话机一脸紧张的站在那。曾经当过兵的乌林鸮这一击自然不是孟雪能够相比的。

    “姐姐,多亏了你。”孟雪来到乌林鸮身边一脸庆幸的说道。

    乌林鸮把电话机扔在地上,拍拍胸口道:“还好,还好,这金子丹太厉害了,就差一点点。妹妹,想办法离开这里。”

    “我们是哪里?”

    “去大使馆,只要到了大使馆,他就不会把我们怎么样了。”乌林鸮说道。

    “可是,如何出去呢?”孟雪想到了外面的那些金子丹的保镖。

    “我有办法。”乌林鸮在孟雪耳边说了几句。

    孟雪眼睛一亮,点了点头。

    第2720章弄巧成拙

    乌林鸮的计划很简单,就是假传金子丹的命令把他的保镖一个一个的调开,然后和孟雪离开酒店,前往泰国在越南的大使馆。

    等金子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当他发现乌林鸮和孟雪已经离开后,也束手无策了。而这个时候,泰国zhèng府以泰国公主在越南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名义,在两国边界聚集军队。一时间越南和泰国的局势空气紧张。

    而成为始作俑者的金子丹,被胡中庸叫去了他的别墅。

    “金子丹,你到底是干什么?”胡中庸已经被金子丹气昏了,先是大汉国,现在是泰国,他金子丹难道认为越南是天下无敌的吗?

    金子丹不以为意的坐在胡中庸对面,不可置否的对胡中庸说道:“一个小小的泰国而已,有什么好紧张的?”

    “你……”胡中庸气的吹胡子瞪眼,一个小小的泰国,口气到不小,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你以为你金子丹是谁啊?美国总统?就是美国总统也不敢这么说。

    金子丹丝毫不把胡中庸放在眼里,淡淡的说道:“胡中庸,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告辞了,我还有要事,没有时间听你胡搅蛮缠。”

    “你,哼。”胡中庸冷哼一声,冷冷的对金子丹道:“金子丹,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你算什么东西,别以为罗斯柴尔德家族找上你,你就无法无天,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了,我告诉你,在我眼里,哪怕你有罗斯柴尔德家族支持,在我眼里你也是什么都不是。我告诉你,以后我的事我自己能够解决,你该干什么是干什么去,不要来烦我。对了,刀刃部队的事以后也不需要你担心了。”

    “你?你该终止我的合作,你难道不怕罗斯柴尔德家族对付你?”金子丹听了胡中庸的话心中不由一惊,他怎么也没想到就是因为乌林鸮的事,胡中庸会有这样的反应。

    其实这也不怪金子丹,因为他根本就不了解胡中庸,根本知道在胡中庸眼里,凡事都有一把衡量一切的尺,这次金子丹做的太过,已经触到了他的底线,为了越南zhèng府,也为了自己,胡中庸不得不放弃金子丹。

    “哼,这事不需要你担心,怎么说我胡中庸在罗斯柴尔德家族眼里更有价值,我想他们不会因为你而放弃我。”胡中庸冷哼一声,在他眼里,金子丹不过是颗棋子。现在这颗棋子反过来想咬人,他绝对不会再放任下去了。

    金子丹脸色大变,胡中庸说的不错,他的身份不能和胡中庸相比,胡中庸怎么说也是一个国家的领导人,而他自己是什么?除了手下有些人手外,什么都不是。如果让罗斯柴尔德家族选择,他们一定会选择胡中庸,而不是他。

    此时金子丹不由后悔。他后悔没有想到胡中庸的反应,在胡中庸眼中,他金子丹只是个小人物,如果有可能,胡中庸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消灭他。

    ***,早知道就应该把乌林鸮和孟雪直接抓起来,金子丹心中想道。

    想到乌林鸮和孟雪,金子丹心中又是怒火冲天,如果不是这两个贱人,他怎么会被胡中庸解除合作关系。

    金子丹心中恶狠狠的想到:两个贱人,以后不要落到我手中,否则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后悔。

    “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胡中庸眯着眼睛靠在沙发上说道。

    金子丹怒气冲天,看着这个眯着眼睛的老头,恨不得冲上去碎尸万段,但他知道,这胡中庸身边高手如云,自己如果稍微落出杀意那些狙击手就会把他打成刺猬。

    离开胡中庸的别墅,金子丹突然想到,华兴社的朱雀堂和死神雇佣军就要来越南了,现在刀刃部队被胡中庸召回了,罗斯柴尔德家族那边又没有动静,自己拿什么对付他们啊?

    想道朱雀堂的神出鬼没、杀人如麻,想到死神雇佣军的身经百战、悍不畏死,金子丹头皮发嘛。

    “妈的,这叫什么事啊。”金子丹怒吼一声,心情前所未有的心烦气躁。

    回到自己的别墅,金子丹还没来得及休息,金文莫就急匆匆的赶来,着急的问道:“少爷,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刀刃部队怎么会突然离开?”

    金子丹不耐烦道:“离开就离开,有什么大不了的。”

    金文莫听到金子丹的话不由一惊,跟着金子丹多年的他哪还不知道他的脾气,他不由有些纳闷,自己的少爷好好的又惹了什么事。看他的样子,显然可能是与胡中庸弄矛盾了,否则刀刃部队不会在这个时候突然离开。

    想到胡中庸,金文莫心中不禁担心起来,上一次大汉国的事已经触到胡中庸的底线了,他之所以没有发作,就是因为他也想染指大汉国而已,而这一次,看来一定是自己的少爷做了不该做的事。

    叹了口气,金文莫的表情很无奈,自己的少爷有时候很聪明,有时候又很鲁莽,做什么事都随着他个人的喜好,这样就很容易出事。

    “少爷,下面去负责监视的人汇报,在胡志明市出现不少生面孔,我怀疑这些人不是朱雀堂的杀手就是死神雇佣军的人。”金文莫看了一下金子丹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

    “什么?这么快?”金子丹大吃一惊,旋即摇摇头:“这些人一定是朱雀堂的杀手,死神雇佣军在非洲,就是想来越南也不可能这么快,不过……”

    说到这里,金子丹突然沉默了,没有了刀刃部队,他怎么对付这些神出鬼没的朱雀堂杀手?

    “少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金文莫问道。

    “唉。都是我的错。”在死亡的威胁前,金子丹也感到了害怕,把事情的经过和金文莫说了一遍。

    “少爷啊,你糊涂啊。”金文莫语气中有股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如果这个时候泰国突然插一脚,整个越南的局势就变的太复杂了,有可能爆发大战,就是胡中庸也无法左右局势的发展,而那个泰国公主乌林鸮和死神的关系这么好,z国最近也喝泰国展开大规模的合作,你这么做很有可能让z国参与进来。现在z国是世界上少有的强国。就是罗斯柴尔德家族也不得不小心应付,到时候我们怎么坐收渔利啊?”

    金子丹显然没想到这么多,当时的他早已经被美色所迷惑,加上知道了乌林鸮,新仇旧恨的只想报复赵泽。根本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变化。

    “现在怎么办?”金子丹问道。

    金文莫一时间有束手无策,面对来势汹汹的朱雀堂杀手和死神雇佣军,还有可能随时可能报复的泰国,他也不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不过,金文莫并没有就此放弃,不仅仅为了金子丹,也是为了他自己。

    半个小时后,金文莫睁开了紧闭着眼睛,眸子里闪过一道精光:“少爷,我有办法啦。”

    就在金子丹和金文莫商量应对的办法的时候,远在加拿大渥太华的唐峰接到了乌林鸮的电话。而此时的唐峰正在梦中与女神约会。

    “谁啊,三更半夜打电话来,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唐峰迷迷糊糊的从床头拿过手机,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死神,呜,呜……”

    唐峰怀疑是不是自己遇到鬼了,这三更半夜的,不知道谁打电话来,又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哭,可他没有不睡觉听别人哭的习惯。

    唐峰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说,你到底是谁啊,哭什么苦,有什么好哭的,有什么事就说,没事我就挂了,我还要睡觉,别打扰我。”x!!!

    ♂♂

    {遮天www.bmweN.com}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