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腹黑小说 > 高达seed之异类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尾 声

    就在我和米娅欲死欲活的时刻,弥塞亚外围可乱套了,死鸡进退两难,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盯着他,等着他的决定。退吧,似乎很合乎逻辑,ZAFT军月球舰队立刻就要赶到了,这么多同盟驾驶员精英不能都损失在这里,而且军人必须服从命令,之前我也已经下过命令,二十五分钟后不管出不出来都要立刻撤离,毕竟任务已经完成,弥塞亚被摧毁,狐狸也死了;然而真正执行起来才知道做决定的痛苦,任务是完成了,可是指挥官却没了,回去之后怎么向大家交待?怎么面对娜塔尔小姐和芙蕾?那两个最后逃出弥塞亚的驾驶员已经确认,罗尼.安德斯将军就在他们后面,已经登上了禁断,他的位置离出口处不远,也许,也许他还没死,也许只是困住了,只要一个小小的救援就能把他给带回家可是现在爆炸和火焰已经封住了港口区,要救援也得等爆炸和燃烧暂告一段落才可行,但等待又是不可能的,月球舰队马上就要到了。

    想到这里,死鸡不禁痛恨起那个把困难决定留给自己、自己一个人跑进去制造麻烦的家伙了,早知道就应该自己进去就好了

    “全体,立刻撤离弥塞亚,前往集合点与舰队会合。”死鸡含着泪水忍痛发布了这个可能折磨自己一生的痛苦决定,编队全体一片沉默,没有完成任务后的欢笑、没有打死老狐狸之后的庆祝,有的却是压抑不住的悲痛和沉重,带着凝重和悲伤,缓缓地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不知是谁,低声诵起那首著名的惠特曼的船长,整个编队所有驾驶员都在低低地朗诵着。

    哦.船长,我的船长!我们险恶的航程已经告终,

    我们的船安渡过惊涛骇浪,我们寻求的奖赏已赢得手中。

    港口已经不远,钟声我已听见,万千人众在欢呼呐喊,

    目迎着我们的船从容返航,我们的船威严而且勇敢。

    可是,心啊!心啊!心啊!

    哦.殷红的血滴流泻,

    在甲板上,那里躺着我的船长,

    他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哦,船长,我的船长!起来吧,请听听这钟声,

    起来,——旌旗,为你招展——号角,为你长鸣。

    为你.岸上挤满了人群——为你,无数花束、彩带、花环。

    为你,熙攘的群众在呼唤,转动着多少殷切的脸。

    这里,船长!亲爱的父亲!

    你头颅下边是我的手臂!

    这是甲板上的一场梦啊,

    你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我们的船长不作回答,他的双唇惨白、寂静,

    我的父亲不能感觉我的手臂,他已没有脉搏、没有生命,

    我们的船已安全抛锚碇泊,航行已完成,已告终,

    胜利的船从险恶的旅途归来,我们寻求的已赢得手中。

    欢呼,哦,海岸!轰鸣,哦,洪钟!

    可是,我却轻移悲伤的步履,

    在甲板上,那里躺着我的船长,

    他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低沉的声音通过通用频道传到了这片空域的每一架MS,每一艘救生艇,每一条穿梭机,就连ZAFT的士兵也被这种沉痛给感染了,人们久久注视着远远离开的同盟MS编队,久久注视着那燃烧和爆炸中的要塞

    不过如果人们知道我现在正在干的事情,估计大家会一拥而上,把那个无耻的家伙五马分尸再加

    “雷,他们是怎么了?”在一艘救生艇内的小鸟疑惑地问道。

    “罗尼.安德斯可能死了,他的机体没有离开要塞,和议长一起,死在了要塞中。”雷看着那座燃烧中的要塞平静地回答。

    “死了?不,不可能。”小鸟极度震惊,一把抓住了雷,抓得紧紧的“不会的,你骗我,他不会死的。”

    “你不是很恨他的吗?”

    “本来是,本来我也以为很恨他,但他死了,我反而觉得自己还是很喜欢他,怀念和他在一起的战斗也许,我只是恨他走向了另一面,恨他为什么不和我们在一起,我本来还想和他再战斗一场没想到”小鸟的声音低低的。

    唉,雷几乎无人察觉地发出一声叹息

    ---------------------------------------------

    曙光禁断奇迹般地撑了下来,而在驾驶舱内的我们全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我们只是尽情地放纵着我们的激情,犹如醉生梦死般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不过,精力再充沣也终有结束的时候,最终,在激情和精力全都消耗殆尽之后,疲累的一对男女才互相拥抱着进入了沉睡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

    “米娅,快醒来,你有没有感到什么?”我推了推米娅。

    “什么?”女孩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

    “机体外部有东西在动?”我立刻把注意力转到了还能用的右监视器上,在右监视器上的一块巨大的碎石就这样在我的注视中被什么机械抓了起来,立刻视线一下就敞开了,几个穿着ZAFT军绿色军服的人在忙碌着什么,太好了,我们有救了,有人正在外部挪开埋着机体的碎石和破铜烂铁,ZAFT就ZAFT吧,我已经想好了,出去后第一句话就是“我投降,请优待俘虏。”

    “啊,”看到那几个人后,女孩的第一反应是立刻捂住了自己暴光的隐秘部位。

    我哑然失笑,嘿嘿笑了几声后,“没关系,现在只有我们能看到他们,他们的看不到我们的,不过如果我们不赶快穿好衣服,等驾驶舱盖打开后就要春光大泄了。”

    我们两个立刻在拥挤的驾驶舱内手忙脚乱地开始整理衣饰,米娅拿着那条已经分成几片的小内内,羞红了脸地用力拧了我一把,“罗尼,你看你干的好事,我的内裤都被你撕烂了,我穿着裙子啊,怎么办?等会下去时不被人全看光了。”

    这倒是个问题,我搔了搔脑袋,“那好吧,你先穿我的应急应急,大不了我不穿,反正我还有作战服挡着,别人看不到。”

    “那怎么行,我一个女孩子怎么能穿男人的内裤?”米娅急道。

    “那你不怕下去时大暴光吗?”我的视线不怀好意地往女孩下部看了看。

    无奈之下女孩只好接受了,穿好后用她的话说,感觉好象宽宽大大的,很别扭,我已经笑得肚子都疼了。

    舱盖缓缓打开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精致的、仍带着泪痕的红发女孩的娇颜。

    “露娜,”我激动得和露娜拥抱在了一起,女孩脸上的泪水从哭过的红肿双眼中再次淌下,这次却是欣喜和激动的泪水

    在密涅瓦的禁闭室内。

    “原来,他是这样离去的吗?”库拉缇丝舰队闭上了双眼,身子一阵摇晃。

    “对不起,库拉缇丝舰长。”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狐狸可以说是死在我的手上的。

    “算了,这是他选择的,他的命运。你好好休息吧,同盟和PLANT已经宣布停火,正式的停战和和平协议将在一周之后在自由都市哥白尼签署,这场战争,也终于结束了”

    一周之后,正式的停战协议签署。

    受艾琳.卡纳巴临时议长的邀请,歌姬代表同盟率永恒号、大天使号和炽天使号访问PLANT,虽然之前大家都已经知道我还活着,但见面后仍是掩饰不住的惊喜和激动,而我,又再次和娜塔尔姐姐重逢了

    一个月后,在拉克丝、阿斯兰、老虎以及库拉缇丝舰长的陪同下,我踏入了PLANT最高评议会,出席那个独立调查委员会关于我出逃事件举行的听证会,PLANT几乎所有的媒体和电视台全部派人采访了这次听证会

    CE76年,在各方的努力下,PLANT终于在同盟宪章上签字,正式加入自由同盟,而我,也终于如了老狐狸的愿,回到了PLANT,把家安在了那座改变了我的命运的卫星FEBRUARIUS5上

    ----------------------------------------------

    战争结束10年之后。

    我、露娜、海涅、阿斯兰、史戴拉、真及库拉缇丝舰长默默站在PLANT首都APRILIUS郊外公墓的一块白色大理石墓碑前,几束洁白素雅的鲜花静静地摆在那儿,与周围的气氛溶在一起,显得是那么的庄重、协调,在我们边上,死鸡和歌姬和一位美貌少妇正站在一边,在美貌少妇左手还牵着一位一头金发的调皮男孩的小手。

    那是雷的墓,他究竟还是没能象我一样改变自己的命运,天生染色体端粒短缺让他比常人老化得更快,也更容易感染致命疾病,没有几年就匆匆离去了。

    安息吧,雷。我看了边上的站立着的那位美貌少妇,那是雷的妻子,是一位深爱着雷,愿意和雷一起分享他最后时光的一位普通PLANT女性,那个健康的小男孩,早在胚胎和婴儿阶段就实施了世界上最复杂的基因手术,消除了染色体颗粒短缺的遗传基因影响,他是雷的希望,雷所寄托的未来,他的名字,就叫吉鲁巴多.劳.巴勒古,而小吉尔的教父,雷竟然指定由基拉担当,相信以死鸡这个最强协调人的能力,他一定能把小吉尔变成一个优秀的、超越他父亲的男子汉。

    走出效外公墓之后,我拉起露娜的小手,对大家摆摆手道,“那我们先走了,晚上在家等你们,今天娜塔尔姐姐也回来,跟穆和玛琉一起,人多的话,来晚的可吃不到米娅的拿手好菜哦”

    抬头看向蓝天,只觉得心旷神怡,世界,会越变越好的,我坚信。

    ----------------------------------------------

    人类的历史在继续前进着。

    在CE96年,人类已经移民到了整个太阳系,而就在这一年,超空间航行理论出现了。

    CE98年,人类第一台超空间引擎研制成功,并装舰试用,人类开始真正地踏足宇宙,为因应形势的变化,曾经维持人类和平几近二十多年的自由同盟宣布改组成地球同盟,同盟的宇宙军也改组成同盟星际舰队,在罗尼.安德斯上将的率领下,同盟星际舰队成为了人类向宇宙探索和开发的排头兵。

    人类的历史,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