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腹黑小说 > 高达seed之异类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狐狸之死

    “怎么了,罗尼,你的机体似乎有问题了。”跟在我后方的死鸡看到禁断再一次偏离了方向。

    “是有问题,我正在调整呢。”我郁闷地回答,飞不了多长的时间,我就发现了禁断的损伤比我之前认为的轻度受损要严重,受小鸟那一刀所赐,禁断背部飞行背包左边的喷射口出现了颤动性的喘振,机体不断地抖振,警报声也响了起来,我不得不关闭了左喷射口,切断了通往喷射口的电路,而造成的后果就是由于左右推力的不均衡引起的方向性偏航,自由在这点上就好得多,两个喷射口是纵列布置,即使一个损坏也不会引起这个问题。

    不过好在战斗已经基本结束,我适当降低了右喷射口的动力输出,关掉了机体右半边的所有其他姿态喷口,偏航的情况得到了一定缓减,但还是需要时不时调整。我不禁有些庆幸很快战斗就结束,庆幸给我那一刀的是命运,如果当时是传奇给我的那一刀,之后需要面对以机动性见长的命运,禁断这种状态可是非常致命的。

    “长官,二十多艘救生艇和穿梭机正在逃离要塞,敌军似乎已经放弃了要塞。”同盟军的的AWACS预警和控制MS向我报告道。

    “命令部队,截住这些救生艇和穿梭机,给我派人一艘艘地仔细搜索,找出吉鲁巴多.狄兰达尔,我想我们的驾驶员们对这位PLANT的议长不会陌生吧。为防止ZAFT军抗拒搜查,可以告诉他们我们对普通的士兵军官没有兴趣,配合我们的工作,他们就不会有任何麻烦,如果有哪艘船执意拒绝我们的好意或想试图逃跑不听劝阻的,坚决给我击落。”虽说以狐狸的身份和性格不大可能乔装打扮混入小兵中逃跑,否则传出去他的政治生涯就完了,要跑估计也要坐专用的穿梭机,但还是不得不防,我们这次专程来攻击弥塞亚就是为了狐狸,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长官。”

    “还有”我顿了顿,“等会你通知一艘没有问题的救生艇,到刚刚我战斗的区域内把命运和传奇残骸内的驾驶员救上来,他们虽然失败,但已经尽了他们的最大努力,理应得到我军的敬意。”

    “明白了,长官,我会在第一时间通知的。”

    “谢谢,罗尼。”死鸡第一时间就向我表示感谢。

    “没事,他们以前也是我的朋友啊。”我又好奇地问道,“你们刚才战斗时是不是说了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雷是传奇的驾驶员,怎么和劳.卢.克鲁泽挂起钩来?”死鸡和雷在上次进攻戴达罗斯基地时就互相认知了,不过没什么交往而已。

    “是雷自己说的,他一个劲地强调自己就是劳.卢.克鲁泽,他说我根本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他的话和那个劳确实很象。但是,生命对一个人而言只有一次,那个劳已经死在你的手里了,雷就是雷,绝对不是什么劳.卢.克鲁泽。”死鸡的话中隐隐有种伤感,“什么最强协调人,只不过是一个神话而已,又不是我愿意的,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我恻然,死鸡说得没错,雷做为克隆人,我是强化人,死鸡是最强协调人,那又怎么样?我们根本就是无辜的,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权利,这个世界,唉

    禁断和自由已经到达了弥塞亚要塞前,几百架同盟的MS将要塞团团围住,在AWACS预警MS的严密监视和指挥下,几十艘从弥塞亚逃生的救生艇和穿梭机乖乖地接受检查,没人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一艘已经通过检查的救生艇正缓缓地向我刚才作战的区域驶去。

    “长官,我们收到报告,好几个ZAFT军人都说,狄兰达尔议长根本就没有离开弥塞亚,他拒绝了所有人的劝告,决心和弥塞亚共存亡。”

    我把目光投向了燃烧中的弥塞亚,这倒挺符合狐狸的身份和他心高气傲的性格,预警MS的这份报告应该还是真实可信的,怎么办?要派人进去看看吗?

    算了,我摇了摇头,弥塞亚还在燃烧和爆炸中呢,现在派人进去太危险,我还是等在外面好了,等狐狸和弥塞亚同归于尽吧,我只要盯紧离开要塞的救生艇和穿梭机,确保狐狸不在上面就好了。等燃烧和爆炸告一段落了,我们再进去拣狐狸皮,只不过那时不知道他的尸体烧焦了没有。

    不过,我的如意算盘落空了,没过多久,第四十二中队的AWACS预警MS就报告了一个坏消息,“长官,发现ZAFT军正在向弥塞亚靠拢,是ZAFT军月球舰队,他们赶回来了,我们要做好迎击准备吗?”

    呃,我感到有些进退两难了,怎么办?这个时候撤走的话,ZAFT军月球舰队赶到弥塞亚时,说不定狐狸还没死,他们仍有可能把狐狸救出来,现在狐狸之所以不离开弥塞亚可能也有不想落入同盟手中的意思,但我们都走了,ZAFT舰队赶到,他再乘穿梭机逃离弥塞亚时就是回到自己人手中了,那时他还会不会坚持与要塞共存亡就难说了,走,很容易,但放跑了狐狸,这场战斗可以说就是失败了一半。但是不走的话,我们是敌不过ZAFT军的,我们也损失了一部分MS,而且剩下来的很多MS能量已经消耗了大半,连禁断机体也受损了,又没有战舰支援,怎么打?一时间我不禁头疼起来。

    “ZAFT军舰队还有多长时间才能赶到?”

    “根据我军现在正在回航的前出侦察MS的数据,大概还有半个小时,长官。”

    “那好,”我下定了决心,“给我二十五分钟,安排五十个驾驶员,带好武器,跟着我进入要塞,我们去找出狄兰达尔议长的下落。我不在这段期间,由基拉.大和上校负责指挥,二十五分钟之后不论我们是否出来,基拉,你立刻带领大家撤退,到指定地点与舰队会合。”

    “明白,长官。”

    “可是,罗尼,万一你”死鸡犹豫道,“还是让我进去吧,你留在外面指挥。”

    “不,我去,我是头,况且我还有帐要和狄兰达尔清算一下,执行命令吧。”

    “好吧,听你的,罗尼。”死鸡不再坚持了。

    ---------------------------------------------

    在弥塞亚漆黑的港口区,大火和爆炸目前还没蔓延到这里。

    几十名驾驶员正围在我的身边听我说话“注意保持联络,我们将分为十个小队分散呈扇形搜索前进,每小队五人,目标就是吉鲁巴多.狄兰达尔。如果发现他死了,通知大家,我们立即撤退;如果他还活着,给他补上一枪再撤。此外,大家还要注意方向,千万不要在撤退时找不到路,切记,无论找没找到他,都必须在二十五分钟之内返回你们的MS,然后撤离要塞。如果有谁不按时,我们可不会等人,即使是我也一样,明白了吗?”

    “明白了,长官。”

    “嗯,行动吧,第一小队跟我来。”

    我的目标直指位于要塞的议长室,如果没意外,狐狸应该就在那儿。前往议长室的甬道黑漆漆的,由于我军的攻击,要塞大部分地区已经断电,我们打开了随身协带的军用电筒,强烈光线扫过甬道,除了零星的几具ZAFT军人的尸体外,一个活人都没有,活着的人基本已经撤离要塞,整个要塞显得空荡荡的,只有不时传来的燃烧声和爆炸声回响在要塞各处。

    刷,议长室的门打开了,由于这里属于最重要的单位之一,所以这里出乎意料地还有电力供应,老狐狸会不会在里面?我暗自猜测着。

    两名队员向前快速一闪冲进了门里,在门的两边蹲下持枪警戒。在确认安全之后,我和其他人小心翼翼地走进了议长室。

    议长室内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崩落的残垣断瓦,仅剩的几盏灯光发出的可怜昏暗的一点光线在广阔的议长室内是那么的渺小,议长椅下方台阶的操作台上,几个ZAFT军士兵尸体横七竖八地躺着,他们全是逃跑不及被爆炸和崩坏的结构建筑夺去的生命,数道闪亮的电流的在被砸坏的操作台上发出滋滋声响,那张摆放在中间的议长椅已经摔在了一边,几根从上方砸落的大型金属结构物和碎石块地分散在四周。

    我小心地端着突击步枪通过长长的甬桥,走上台阶后,借助昏暗的灯光,我一眼就看到了被压在碎石块和破钢烂铁下方那熟悉的服饰样式,是那家伙吗?还活着吗?直到走到前方,军用电筒的强劲光线驱散了笼罩在昏暗光线下的阴影,露出了那张熟悉的脸,我才终于敢确定下来,正是他,PLANT最高评议会议长吉鲁巴多.狄兰达尔,看来这家伙运气不太好,爆炸崩落的大块碎石和其他大型废弃物正好从他头上砸下来。

    感受到强烈的光线,狐狸竟然吃力地睁开了眼,吃力地道,“原原来是是你,想,想不到你竟然会到这里来,我明白,是是专程来找我的吧。”

    我点点头,把突击步枪收好后,我默默地蹲了下来,本来是挺恨老狐狸,记得先前还对士兵们说道,见到狐狸后如果狐狸没死,就补上一枪后立刻撤退,可是看到狐狸临死前的可怜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又心软了,反正狐狸是死定了,看看他身上压着的那堆东西,看看那根穿透了他右胸的粗大钢筋就明白,没人能救得了他,我又何必再加一枪多此一举?在大半恨意消去之后,我一阵恍惚,不知为什么就忽然想起了狐狸对我的好处,密涅瓦初见后的器重、卡潘塔利亚基地的入藉、快速升为红衣、FAITH,还把命运交给我驾驶就是后来阴我、要给我洗脑,也不过是为了之后更加重要我,我的心里在小声地为狐狸的行为辩解。

    呸呸呸呸呸我晃了几下脑袋,我心里暗暗把自己臭骂了顿,我这是怎么了?吃饱了撑的,还为狐狸辩解?没给他立刻补上一枪已经不错了。

    “雷雷和真呢?他们都被你打败了吧。”

    “嗯,不过请放心,虽然机体不行了,但他们两个都没事,我已经通知一艘救生艇去救他们了。”

    “是,是吗?真真是可惜啊,就差最最后一步,世界世界又将重新回到混乱和黑暗当中。”也许是说了一阵话后精神好了许多,也许是回光返照,狐狸的话一下流利起来,虽然鲜血顺着嘴角仍在不断地淌下。

    真是固执的家伙,我忍不住反驳道,“少来那一套,你以为自己是谁?上帝?还是救世主?对了,弥塞亚这个名字在希伯来语中就是救世主的意思,你还把自己当成上帝了,我告诉你,就算没有你,世界照样向前发展,绝不会陷入你所说的混乱和黑暗中去,相反,倒是你的命运计划,强行以基因来划分人类,和之前自然人、协调人的分裂何其相象,按你这个计划实行,用不了多久,估计世界将重新划分为不同阵营,世界将重新陷入新的大战中去。”

    “咳咳咳咳,”狐狸喘了几口大气,“这是不可避免的,这是要打破旧的格局,建立崭新的世界秩序必须付出的代价。人类历史证明了我们在不断愚蠢地重复悲剧,你果然还是什么都不懂,我的计划只是为了能够拯救人类的命运。”

    “哈哈哈,”我差点没晕倒过去,强,实在是太强了,“我是不懂,不过我知道一点,凭什么这个代价要我们来付出而不是你们,而且,我和你的悲观看法和你不同,人类的历史恰好证明了我们在不断地吸取和改正自己的错误,哼,人类发展到现在,要毁灭早就毁灭了,我们确实有许多错误,但每次我们一小部分人犯错误,都会有更多的人站出来反对和纠正错误,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认识自己,不断改正我们自己的历史,如果某一天我们深陷错误中无法自拔,那这样的人类还是让它毁灭的好。”

    “算了,这个时候还说这个有什么用。”狐狸叹了口气,把目光盯在我脸上,“罗罗尼,有件事我希望希望你能考虑一下。”

    “什么事?我先声明,我不愿意的事我是不会考虑的。”

    “我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但PLANT可没对不起你,卡卡纳巴不是在为你努力吗?那个你一直爱着的红发女孩我至今也没什么事,还还有米娅小姐你能不能考虑战后能定居在PLANT?PLANT需要你。”狐狸的声音越来越低,看来他应该差不多了。

    “好吧,我会考虑的。”对一个即将断气的人,就让他安心去吧,反正只是考虑而已,考虑后我不定居在PLANT不行吗?

    狐狸脸上艰难地露出一丝微笑,“你你的所有事,我我已经发发给了塔丽娅她会会处理的,后后面后面那”

    声音就此停住了,狐狸永远闭上了眼睛。

    我默默看了狐狸最后一眼,然后站起身来,打开了通讯机,“所有小队注意了,我是罗尼.安德斯,狄兰达尔议长已经确认死亡,所有小队立刻撤离弥塞亚,重复一遍,所有小队立刻撤离弥塞亚。”

    “走吧,我们离开这儿。”通知完毕之后,我对其他人命令道,小队的所有成员立刻向着门口撤去,我走了几步下了台阶后,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终于结束了吗?

    “轰”头上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一根巨大的钢梁被猛烈的爆炸炸断,砸了下来,把连接门口和议长椅之间的甬桥从中间一砸两断,把我和小队其他队员分割了开来。

    在猝不及防之下,我差点就失足掉进了甬桥下方那深深的黑暗中,幸好抓住了边缘,但通讯机已经翻滚着掉了下去。半截甬桥对面也有两名小队队员被从天而降的灾难砸伤,幸好队友及时拉住了他们才没掉了下去。

    吃力地爬上来后,我看看中间断开的甬桥,看来我只好走另外一条路了。

    “你们怎么样?”我大声叫道。

    “我们没事,长官,只是亚当斯和凯恩受伤了,您怎么样?”小队长大声回答。

    “我没事,不过看起来我要绕道走了,好在时间充裕,你们先带着凯恩和亚当斯先走,不用等我,我很快就跟上来。”

    “明白了,长官,您保重。”

    从议长室侧门出来后,我一路小心留意着各处的指示和现在方位,我可不想迷路。在穿过了一条长长的漆黑通道后,前方是一个十字岔口,按我的估计,通过十字岔口后再转两个弯,穿过一个机库和一条长长的甬桥就应该到港口区了,但愿那座甬桥别塌。

    然而,就在这时,在我准备通过十字岔口向港口区方向转弯的时候,从十字岔口的另一个相反的方向,我听到了隐隐约约的重物砸门声和求救声,这个声音,竟然非常熟悉。

    (晚睡的虫子有书看:),兄弟姐妹们,准备结局了,大家有票多投两张啊,最后疯狂一把)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