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腹黑小说 > 高达seed之异类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最后一战(六)

    “弥塞亚议议长,我我真没用。”小鸟颤声道,这两个人很快也注意到了到处都是爆炸和火光的要塞,随后羞愧和自责很快就化成了满腔的怒火,“都是你,这都怪你,罗尼,我要杀了你。”小鸟疯一般地怒吼着,命运不顾自身防御就向禁断猛冲过来。

    我不禁也吓了一跳,小鸟想干什么?想找死吗?禁断两门88毫米电磁炮和诱导等离子炮迅速地瞄准不躲不避猛冲过来的小鸟,我的手指已经压在了开火的铵钮上。

    就在小鸟迅速逼近,就在我即将开火的一瞬间,猛然间,从命运机体后方突然冒出了四门突击光束炮,四道绿色的光束迎面就向我扫了过来。

    “糟了。”我大吃一惊,太大意了,早知道刚才小鸟扑过来的时候我就不应该想着轰掉小鸟,应该躲开才对,现在要躲已经来不及了,距离实在太近了,来不及反应了,雷这个家伙真是够狡猾,居然把四门炮藏在命运后方,利用命运遮住我的视线,最后几乎一击成功,我现在如果开火,我敢肯定命运几乎就完了,但禁断估计也逃不掉,我可不想和小鸟一起同归于尽。

    紧急时刻我不禁庆幸我的机体还有两面光束偏向看,两面盾牌迅速挡在了机体前方,把向我袭来的四道光束向四面偏转了开去,好险啊。我刚在心中庆幸了一下,这时候灾难降临了,命运已经冲到了禁断前方,斩舰刀高高举起,向禁断当头就劈了下来。

    嚓地一声,我的禁断左边的一面光束偏向盾居然被命运的斩舰刀一劈两半,一起捎带的还有我的重斩镰也分成两段,靠着这两件装备的损毁所争取到的一点延迟,我拼尽全力将机体迅速后退,斩舰刀从机体前方劈过,前方的尖刃距离机体仅有十几厘米,在我目前所经历的战斗中,这次是最危险的一次,我差点就连人带机体给小鸟一刀两段。紧接着,小鸟趁我还没调整过来,命运嗵地一脚,把禁断向后踹飞了出去。

    奇耻大辱啊,我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今天,今天居然被小鸟削人棍了,不但把我的重斩镰给毁了,连禁断最得意的光束偏向盾也给劈成了两半,还挨上了一脚,除了挨阿斯兰以前踢过,只有我踢别人的份,没想到,没想到知耻近乎勇,我的怒火腾地一下就点燃了,不可饶恕的死鸟,你等着瞧吧。

    然而没等我的报复开始,两门突击光束炮幽灵一般地在禁断左右分别出现了,雷这个混蛋,倒是很会抓时机啊,禁断这个时候刚刚挨了小鸟一记窝心腿,机体不受控制地旋转着,颤抖得很厉害,坐在驾驶舱内的我如果不是被安全带绑住,说不定要扑到前方屏幕上来一个亲密接触了,这两门突击光束炮就抓在机体仍未恢复控制的极短暂时间内出现了,绿色的光束已经出现在炮口,我已经不可能再躲开。

    “我不会死!”生死存亡的危机关头,似乎有什么束缚一下被挣脱开来,我的双眸已经变成了灰色,沉寂已久的力量终于得以爆发,周围一下就变得安静起来,脑子里没有一丝杂念,我清晰、贪婪地感受着周围的一切——我的机体后方正在扑上来的命运,返回充电的四枚龙骑兵突击光束炮,周围友军的惊呼声,雷的得意全都被我敏锐地捕捉到并深深地刻在了脑中,我的精神、反应已经提到了最高水准,这已经是我第三次进入这样的神奇境界了,每一次,它都会带给我异样的惊喜,这一次,我忽然发现我并没有出现以前所担心的爆种后不能控制的情形,我现在的理智非常冷静,也没有任何一丝毁灭一切的欲望,我有的就是对生的渴望,对活下去的执着。

    虽然机体仍无法控制中,但禁断的双手还是能动的,就在一瞬间,禁断放弃了断成两半的重斩镰,空出的双手迅速拔出了机体左右两边的光束军刀,在两道绿色光束即将命中目标前的一刹那,两道闪烁着光芒的光束军刀光刃挡住了它们前进的道路。

    挡下了这势在必中的一击之后,我成功得回了对机体的控制,后面小鸟操纵的命运也赶到了,命运两手紧握着十多米长的斩舰刀,配合着光之翼的加速的向前猛烈突刺,目标直指曙光禁断机体中部的驾驶舱,真和雷这两个混蛋,配合得还真是默契。原剧中死鸡驾驶着自由就是被小鸟的这一突刺一连捅穿了抗光束盾牌和机体后给灭掉的,它可以说是无坚不摧,而现在,小鸟把这一招用在了我身上,可惜得很,我不是死鸡,禁断也不是自由。

    我把机体转过身来,迎面对着猛扑过来的命运,我现在的脑子十分清晰,感观也极为敏锐,手脚似乎也灵活多了,原本突刺时速度极快的命运斩舰刀,似乎变得慢了许多,我可以清晰地捕捉到斩舰刀的锋刃正在一点一点地向着禁断的驾驶舱靠近,来吧,死鸟,我正等着你呢,我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想要我的命的人,我也不会客气。

    就在斩舰刀即将命中目标的前一刻,禁断动了,机体的躯干部分神奇地向右偏了一偏,仍然处于爆种状态的小鸟敏锐地感觉到了禁断向右的微挪,但这个时候小鸟已经不可能再调整斩舰刀的突刺方向了,斩舰刀擦着禁断的肋部就穿了过去,掠过机体,斩舰刀的前方的尖端部分插入了禁断背后飞行背包的左缘,一小团爆炸的火光出现在受损区域,把安装在附近的两门机动兵装炮给炸离了机体,不过好在受损并不是特别严重。

    小鸟皱了皱眉,没想到势在必中的这一刀居然被这样就闪了开去,就在小鸟想抽回斩舰刀再继续攻击或改突刺为横劈时,小鸟惊讶地发现斩舰刀居然动不了了,就象被固定在禁断的左肋部一样,定睛看时,禁断的左手已经垂了下来,竟然与肋部配合在一起紧紧地夹住了斩舰刀。而就在这短暂的一停顿间,禁断右手拿着的光束军刀已经挥了上来。

    “轰”,毫无悬念,在光束军刀挥过之后,命运之前还一直握着斩舰刀的双手,被光束军刀从肘部切了下来,斩舰刀也被敌人给夺了过去。小鸟惊骇地睁大了眼睛,而这个可恶的敌人,这个带着强烈复仇意愿的敌人,迅速抬起了右腿,就象刚才自己做过的那样,嗵地把自己的机体给踢了出去。

    “哈哈哈哈哈”我笑得极为畅快,小鸟完了,就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连雷都来不及救援、其他友军都没反映过来的一瞬间,命运算是彻底完了。我对命运的了解不亚于小鸟,命运身上装备的武器,除了装在头部的近距防御17.5MM机关炮外,其他武器如光束步枪、长程高能量炮、斩舰刀、光束回旋镖还有装在手掌上的掌心枪,全都是要通过手来使用的,不象禁断,就算没有双手,也不影响我使用电磁炮、机动兵装炮和等离子炮。如今,命运的双手都被我斩断,别看他身上还有许多武器,但能用的就只有那个机关炮了,那玩意能顶什么用?说不定连普通MS的装甲都打不穿。

    死鸟,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我不会让你那么快就完蛋的,等我先拾掉雷,呆会再来好好地玩你,就算今天不杀你,也要让你永生都记得今天的恶梦。某人阴险黑暗的内心暴露无遗。

    我把夹在肋下的命运斩舰刀从背部飞行背包拔了出来拿在手中,这时才发现,和命运斩舰刀光刃部分接触的机体肋部和手臂内侧的装甲已经被熔掉了一大块,不过好在没损及内部结构,背后的飞行背包受损后,目前只剩下四门机动兵装炮了,飞行背包的左喷射口好象也有点问题。

    掂量了下这把我曾经使用过的斩舰刀,不错不错,既然死鸟毁掉了我的重斩镰,那就拿这把斩舰刀来赔吧,想到这里忽然觉得自己实在有些无耻。

    “真”,雷也大吃了一惊,在传奇手中的光束步枪连续射击掩护小鸟的同时,四门龙骑兵系统的突击光束炮已经充电完毕,立刻从机体上飞射而出,逼近了禁断。

    现在的我可是和刚才完全两个不同的样子,在暂时排除了小鸟命运的威胁后,我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传奇身上,我可不能大意,小鸟给我的机体也造成了不少损伤。好在我现在是在爆种状态,那四门正在从禁断不同方向逼近的突击光束炮在我的敏锐的感观下无所遁形,在我的前方,两道从传奇光束步枪发射的绿色光束正在向我袭来。

    禁断轻轻向旁让了让后,举起了仅剩下的一面光束偏向盾,第一道绿色光束在到达机体前就被光束偏向盾扭曲了方向,沿着我精确计算好的角度向左方偏了过去,紧接着我迅速调整光束偏向盾的偏转角度,第二道绿色光束这次却是向着右边偏转了过去。

    两道分别偏向左右的绿色光束以极其致命的精准,正好和从两门分别从左右方向分别袭来的突击光束炮碰了个正着,这两门突击光束炮还未来得及向禁断开火就象两颗大爆竹似地炸开了,被自己机体发射的炮火炸成了两团焰火。

    “什么?怎么可能?”雷的吃惊更甚了,以目前的技术水平,MS上的高速电脑还不能做到这么准确地预测和控制,这个家伙却能做到了,在机体已经受损的情况下,他还是人吗?但两门炮都被以同样方式被击毁说明这绝对不是幸运,即使自己还能勉强保持镇定和冷静,但雷还是感觉到从心头上冒出来的阵阵寒气。

    轻轻闪过从后方射来的两道绿色光束后,我的注意力锁定了还剩下的那两门突击光束炮,禁断背后飞行背包还剩下的四门超级龙骑兵机动兵装炮一齐射出,目标是那两门突击光束炮,别人打不中,不代表我不行。四门炮每两门分成一组,各自对付一门突击光束炮。在四道机动兵装炮发射的绿色光束组成的火网中,传奇的这两门突击光束炮也化成了星空下的两朵烟云。

    极少见的,雷胆怯了。虽然传奇机体上还剩下最后两门突击光束炮,但雷此刻已经对它们失去了信心,传奇拔出了装在左右双腿的光束军刀,向着受损的禁断就冲了过来,与此同时,嘟嘟嘟地警报声也响了起来,小鸟已经重新控制住了命运,还不死心地正从右后方向禁断猛撞过来。不过,这次面对着这两人的联手,我一点也不担心了,禁断只是轻度受损,而小鸟已经成为了废鸟,传奇的龙骑兵也完了,大局已定,想起来实在都感觉不可置信,犹如梦中一般,我的运气看起来不错,刚才的战斗太凶险了,任何一点偏差出现,说不定我已经成为命运斩舰刀或传奇龙骑兵的手下亡魂了。

    刷,一把长长的光束军刀从半空中直斩下来,逼开了传奇,紧接着死鸡驾驶的自由出现了,挡在了禁断和传奇之间。我不禁为之气结,这个家伙,怎么这么迟才回来啊,刚才我差点完蛋的时候怎么不见他?现在都差不多结束了,他就出来凑热闹了。

    气归气,但我的动作可不慢,轻轻拉起机体,就把命运让过去了,看着重新转过来一边猛撞过来,一边用头部机关炮猛烈向禁断开火的命运,我不由得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小鸟是不是气糊涂了,这点小小火力能对禁断起什么用?还有,他也不想想我能让他撞上吗?就算撞上,有TP装甲的保护,他以为能撞得毁禁断吗?想死也不用这样的吧。

    这家伙,疯了,难怪叫疯鸟,和疯猫史戴拉正好相配。不过想到史戴拉,我不由得想起了抓史戴拉时她用的绝招--自爆,立刻毛骨悚然,上次大战时阿斯兰也是用的这一招来对付基拉,死鸟不会也想玩这一招,在撞上禁断时也来玩自爆吧。

    越想越有可能,红了眼的小鸟很难说会干出什么事,还是采取一些预防措施吧。于是,在小鸟不避不让再次猛撞过来时,禁断开火了,四门龙骑兵和两门88毫米电磁炮一起射击,命运的头部、双脚、背后的两翼以及喷射推进口都遭到了猛烈攻击,命运这回是彻彻底底地变成了人棍,动力全失地瘫痪在太空中。

    我怜悯地看了一眼几乎成了一堆废铁块的命运,驾驶舱从外表上应该没什么事,我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剩下的,就看小鸟自己的了,如果他一心想死,他就去按那个自爆铵钮吧,那是谁也无法阻止的。

    看着禁断高速离去加入了对传奇的最后攻击,看着远处弥塞亚越来越猛烈的燃烧和爆炸,小鸟悲愤地把头磕到了前方的驾驶面板上,忍不住嚎淘大哭起来,屈辱和伤心的泪水在头盔内沿着面颊不断地滚落着

    禁断和自由由两个爆种的变态驾驶,联合对付几乎已经失去龙骑兵系统的传奇,其胜负结果不问可知,没过多久,传奇就遭到了几乎和命运相类似的遭遇,机上武器系统全毁,机体各处都损伤严重。就在我打算给传奇以致命一击的时候,死鸡却出乎意料地把禁断超级龙骑兵机动兵装炮发射的几道瞄准传奇驾驶舱的绿色光束给挡了下来。

    “住手,罗尼,他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他并不是劳.卢.克鲁泽。”

    劳.卢.克鲁泽?我不禁疑惑地看了看自由,这两个人在之前的交手是不是说了些什么?不过我又摇了摇头,这不关我的事,重要的是命运和传奇已经完了,该去看一下弥塞亚了,看一下老狐狸了。至于雷,虽然现在变成了死敌,但他好歹原来也是我的偶象。

    “听你的,看在你今天攻破弥塞亚,立下大功的份上,走吧,我们到要塞那儿去。”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