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腹黑小说 > 高达seed之异类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最后一战(五)

    “救命,救命,长官啊”又是一架WINDAM化成了一团灿烂的烟云。

    在赶来的三三四联队的牵制下,死鸡很快就驾驶着自由与传奇脱离接触,在与流星系统对接成功后赶往弥塞亚要塞去了。雷显然也发现了死鸡异常行为的背后原因,待要追赶,却无奈传奇被数量众多的MS团团围住,光束、导弹、炮弹一股脑地就往传奇上招呼过来。雷可不能象小鸟那样爆种,传奇也不是命运那样有光之翼的机体类型,可以凭借超常的加速令敌军无法轻易瞄准或甩掉敌人,这么多道来袭炮火总有那么幸运的几道是直接对上传奇的,逼得雷不得不首先应付眼前的敌军。

    传奇的主要目标换成WINDAM之后,龙骑兵系统对普通驾驶员和机体的威力很快就显现了出来,尽管雷还是被数量众多的光束和导弹逼得不断规避闪躲,但就在这一会的功夫,和传奇靠得比较近的四架机体已经化成了四个大火球,四条年轻的生命就这样一瞬间永恒地消逝了,他们全都是被从极近处突然出现的不明绿色光束给打中的,在那样近的距离上,他们的机体性能和略为迟钝的反应不足以让他们逃过死神的拥抱。

    “大家分散开,不要靠那架机体太近,从远处开火射击,干扰他的行动。”奥托中校又是恼火又是心痛,但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四个部下死得太快了,根本就来不及救援,中校自认如果换成是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逃过攻击。敌军的机体性能明显和已方的那些量产机不是一个级别的,移动速度快、反应灵敏、火力强、攻击方式也很诡异,那些在深空中游荡的突击光束炮靠机体上的设备是探测不出来的,只能依赖于肉眼,问题是,当你发现它的时候,它已经靠得很近,并已经占好位准备开火了。

    但是,没有任何准备的友机短期内还是适应不了传奇的攻击,一会的功夫,又有一架MS被传奇给击毁了,奥托中校急得在通讯中大吼,“不要停下来,无论如何都不要停下来,不管你们是不是在开火攻击敌MS,经常变换你们的方向,直线飞行就是找死,睁大你们的眼睛,小心盯紧你们附近的任何移动的微小东西”

    “中校,我看不到任何东西,我只看到敌军的机体移动速度很快,我瞄不准”

    “中校,我也看不到,但我觉得它们就在附近天哪,它们到底在哪?”通讯中充斥了恐慌和害怕。

    “等等,我看到了,有什么东西在移动,不,救”绝望的求救声一下就消失了,连同这个年轻的声音一起被消灭的还有他的机体。

    “罗恩,罗恩”

    “切”我已经听不下去了,虽说我当初命令这些人顶替死鸡对付传奇的时候我就已经预见到了这种可能,我也知道损失可能会比较大,许多人都将因为我的一道命令而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但我还是强迫自己硬下心肠来发布这道命令,我在内心深处告诉自己,这个代价是值得的,不过就是损失一些人,损失一些MS而已,而换来的却是一个要塞,一个议长,甚至是命运计划的终结和整个战争的结束。

    不过,内心里明白这个道理是一回事,但到了实际执行起来则又是另一回事了,传到座舱中可怜而又惊恐的哀求声、呼救声和惨叫声,揪得我心里一阵阵发紧,我很想关掉通讯,但我做不到。这些年轻人,他们并不仅仅只是一个个数字、指挥官手中的棋子,他们是一个个活生生的、有感情的生命,他们高兴时会笑、悲伤时会哭、害怕时会恐惧、危险时会呼救、无助时也会绝望他们是因为我的一条命令而走向了死亡的,尽管他们明知敌人的强大,但他们还是不折不扣、毫不畏缩地勇敢上前,并成功地完成了任务拖住了雷,我无法冷漠地面对这些年轻生命一条条地消失在我面前,作为他们的长官,我要对他们负责。

    也许,我还能为他们做些什么,我不禁想到了自己,我现在已经把小鸟的攻势压制了下去,我应该还有余力帮助他们分担一些。不过,我还是有些心里打鼓,我一个人对付雷和爆种的小鸟?即使有一堆友军帮忙,但他们估计作用也很有限,那时我就很麻烦了,原剧中在奥布,爆种的死鸡对付未爆种的小鸟和雷,如果不是小狼及时赶到,死鸡就要被做成烤鸡翅了。

    “珍娜,你靠得太近了,拉开距离,小心”

    “长官,救我”惊慌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个声音却是个女声,听起来年纪不大,应该还是一个花季女孩,我不认识她,对她也没有任何印象,但我却知道,如果我再不做些什么,那么不用多久,她就会化成宇宙空间一朵绚烂奔放的爆炸烟云,她刚刚开始的美丽人生就即将结束。这一瞬间我不禁想起了露娜,露娜也和她一样年轻吧,恍惚之间两个女孩似乎重叠起来,就好象是露娜在向我呼救似的,我已经无法再旁观下去了。

    “日,不管了,一挑二就一挑二吧,这种事情我上次大战也干过,反正还有其他友军的支援,而且也不用太长的时间,只要支持一下死鸡就赶回来了。”冲动让我很快就下定了决心,虽然和雷的传奇距离很远,但我还是迅速瞄准了传奇,在用六门机动兵装炮暂时阻挠了一下小鸟的行动后,一道红色的诱导离子光束和两发88毫米电磁炮弹就向远处的传奇轰了过去,曙光禁断也扔下小鸟向着传奇的方向飞去。

    “罗尼,别跑,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呢。”刚刚躲过机动兵装炮攻击的小鸟一愣,很快就吼着追了上来,有光之翼的命运毕竟比禁断的速度要快。

    雷并不知道自己盯上的这架MS内坐的是谁,不过我想就算他知道里面坐的是个女孩,他也不会有半分犹豫,从这点来说,他比我更适合作为一个战士。然而,就在传奇的突击光束炮占好位即将开火的时候,一阵嘟嘟地警报声传来,数道炮火从远处袭来的,准确度高得惊人,雷不得不先操纵机体先避开攻击。

    两发88毫米电磁炮弹从传奇附近一掠而过,打空了,但诱导等离子炮发射的红色光束在错过传奇之后,奇妙地划了一道漂亮的弧度,扫过传奇的一枚正在攻击的突击光束炮,这枚突击光束炮立刻爆炸。这枚突击光束炮的爆炸也让雷的心神一震,立刻把注意力转移到正在赶过来的禁断身上,也因此他对其他突击光束炮的控制出现了微小的偏差,没能如愿地将那架MS给轰成碎片,但还是有一道光束命中,把这架WINDAM的左腿从机体上剥离了下来。

    年轻的女孩侥幸逃过一命,脸色苍白得已经说不出话来,立刻在其他友军接应下掉转机头全速逃离。他的直属长官奥托中校十分感激地道,“谢谢,长官,谢谢救了珍娜一命。”

    “中校,”我摇摇头,一边应付着后面跟上来的小鸟一边说道,“你们联队负责掩护我,不要靠太近,如果敌军MS想脱离回去救援弥塞亚,截住它,只要阻它一下,我就能重新把它缠住,明白吗?”

    正说着,我眼角一下就扫到了从禁断右边突然冒出来的两门突击光束炮,我知道我已经被盯上了,而且肯定不止两门炮,我立刻操纵禁断紧急向上拉起,然后就是连续的侧翻、滚转数道绿色的光束从禁断几个方位同时射来,在机体很近的地方擦身而过,好险。

    刚刚应付完这一波龙骑兵的攻击,还未来得及喘口气,命运的斩舰刀又来了,一记势大力沉的斜劈,把禁断逼得连连后退,而命运则是步步紧逼好不容易才甩开了小鸟正准备反击的时候,我的眼睛一扫,看到传奇似乎想打算前去救援弥塞亚,于是空间中立刻出现了两把闪烁着的光束回旋镖,向着传奇飞去,雷只好无奈地暂时放弃了脱离打算,避开了这两把光束回旋镖,传奇的突击光束炮此时已经重新充完了电,立刻从机体后方飞出,配合传奇再次向我发动了新一波攻击

    由于无法摆脱我回去救援弥塞亚,这两个人似乎已经打定主意要首先把我给解决掉,于是,我的麻烦开始了。雷和真不愧是合作多时,配合衔接非常好,把我逼得手忙脚乱,几乎就没有喘息的时间,我不得不使出全身解数,连续作出各种高速度、大G力的急转和翻滚,几度都差点被这两个家伙击中,全靠反应快和危急时刻的神来一笔才勉强躲了过去,汗水已经把我的内衣都浸湿了,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狼狈过了,好象又回到了上次大战同时对付死鸡和小狼的那个时刻。奥托联队的掩护似乎和我想象的不一样,起不了太多的作用,三架机体速度太快,而且缠在一起,以WINDAM、龙式和村雨的性能,根本就无法掺入这三台机的战斗中,也无法准确瞄准,乱来的话说不定不仅帮不上忙,反而还给我添麻烦。在友军MS发射的几道光束差点就打中我之后,奥托中校就识趣地命下部下停火了。

    不妙啊,我现在是被这两个家伙压得死死的,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挂在这里了,死鸡怎么还没回来啊?附近的友军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但又无法插手,奥托中校见我情况下妙,也顾不了很多了,立刻派出部下试图给我分担一些攻势,但这些家伙根本就跟不上我们的战斗,不是迅速被真和雷打爆就是象个拖油瓶似地远远落在后面不知所措,中校只能望而兴叹。

    想到死鸡,我的双眼不由得向弥塞亚的方向扫了一眼,正好看到包围着弥塞亚的几十面光束防御盾闪了几下就消失了,弥塞亚外围的防御环上到处都是不断的爆炸,防御环被自由流星系统的大型光束军刀给斩成了好几段,缓缓地向宇宙空间四处漂散,在外围的同盟MS立刻一拥而上,对弥塞亚发动了最后的围攻,失去了防御屏障的弥塞亚就象一枚熟透了的桃子,随时可能掉下来。

    “议长,光束防御盾消失,敌军MS冲上来了”

    “雷和真呢?赶快把他们叫回来掩护。”老狐狸狠狠地握紧了拳头。

    “他们还在和禁断战斗中,被缠住了,无法脱身”

    “议长,弥塞亚主引擎遭到攻击,引擎失效,我们现在动弹不了了”

    “主炮NEO-GENESIS镜面被自由击毁,弥塞亚主防御系统失效率百分之八十”

    “第四区、七区、十一区、二十五区起火,第三区,第五区,第十区,第十六区失去联系”

    “难道,这就是结束吗?我还是失败了吗?劳。”一个又一个坏消息接二连三传来,狐狸无声地苦笑了一声,就瘫坐在议长椅上,无力地闭上了双眼,“算了,放弃弥塞亚,全体,立刻撤离要塞。”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