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免费小说 > 大明武状元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大明武状元 158 同喜同喜

    几日后,礼部官员来到相府,说是新任的南京守备提督李定国与如雪姑娘的吉日已经定下来了,日期就定在二月初八。

    这些日子如雪也一直住在相府里,和方菱、杜宁宁、芸娘作伴,等待着和李定国的婚期,如雪也是个无家之人,王岚平认她作个义妹,也算是有个娘家。

    婚礼操办得简单却不失隆重,从紫禁城里请来的老宫女一手操办,丞相嫁义妹也算是个大事,相府里这两日也是喜气洋洋。

    如雪本也算是天生丽质,在宫里一待就是七八年,虽然是宫女,可那也是主公的贴身近侍,一般的粗活脏活她都不用做,保养得很好,今天出阁在即,方菱那一双巧手在她身上稍作打扮便让如雪更是光可鉴人,一身大红喜服,头于私他和将军有同袍之情,这份礼不能少”

    李定国夫妇忙上前还礼,李定国道,“丞相之情在下夫妇难报万一,哪敢还让丞相破费”

    方法笑道,“李提督别想多了,这礼你一定会收,来呀,都进来”

    厅内众人都围了出来,想看看丞相送的什么礼,却只见从李家大门外走进来一群人,个个都是一身喜庆服饰,有的手捧托盘,有的举着旌旗,大家怎么看都像某个大官的仪仗。

    还不等众人猜出来,方法便从边上那人的托盘里取出一份大红帖子,展开高声宣道,“南京守备提督李定国晋封忠义侯”

    这东西明明只有皇上才能这么做,也确实是由皇上亲自下旨的,可方法却没有这么喊,直接将皇上等皇家字号一一略过,所以也就用不着下跪接旨,只说是丞相的贺礼。

    李定国都愣住了,于如雪对视一眼,如雪的心情别提有多开心了,没想到自己一个丫鬟出身却阴差阳错地嫁了个侯爷。

    宋大力一听嘴合不上,大院里一时鸦雀无声,只听那宋大力在那自语道,“行呀李定国,老哥我随着丞相出生入死,连个伯爵都没弄到,你小子不但娶了新媳妇,还直接弄了个忠义侯,羡慕死俺了”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齐声恭贺李定国喜上加喜。

    方法指了指随他一起来的众人,“忠义侯,这些人从今天开始就是您侯爷的仪仗了,丞相说了,不管随时随地,您都可以带上他们出门,在下再次恭喜侯爷,恭喜忠义侯夫人,祝你们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李定国正在云雾里飘着。还是如雪反应快,“劳方侍卫替我们夫妇转谢丞相,都别站着了,快。进来喝杯喜酒”

    方法却道,“在下还有一桩喜事要办,就不打扰了,告辞”

    方法转过身,那宋宪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别提有多难堪,相爷也真是的,天下那么多美女,为什么偏偏看中李香君,你要那么多女人,可兄弟我只有李香君一人而已。

    方法走近宋宪,“宋将军,大家都乐呵呵的,你这可不好。是不是还在生相爷的气呀”

    宋宪没好气道,“岂敢”

    “你听听这语气,来,把这穿上”方法招手叫来一人,那人手里托着一件大红袍子,像是喜服,可现在这东西是宋宪最不想看到的,太尼嘛扎眼了,他只扫了一眼便不再去看。

    方法随即回头对众人道,“各位。今日除了是忠义侯你大喜之日外,还有一件喜事你也得上心呀,羽林左卫指挥使,官封龙虎将军的宋宪宋将军也要娶媳妇了。你们猜猜这新娘子是谁”

    宋宪一听,忙道,“什么你说谁我”

    方法笑道,“你呀,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把相爷想得太坏了。他是那么夺人之妻的人吗,快出去看看吧,那花轿里是谁”

    宋宪愣了一下,拔腿就往门外跑,一转眼就又回来了,脸上乐得连抬头纹都出来,怀里却抱着一个同样是一身喜服的新娘子,不是别人,正是那令万千男人神魂颠倒的李香君。

    宋大力惊得下巴都掉地下了,忙冲出来仔细打量着李香君,还真是她,他忍不住说了句,“我操,丞相爽完了就送出来了”

    方法嘴直咧,“宋将军,你别胡说,自打香君姑娘进相府后,丞相就没去看过她,丞相得知宋宪将军与香君姑娘情投意合,便决定要做做这月老,成人之美,可是花了五千两银子,丞相也不富裕,为此还把我那妹子的几件首饰给当了,那,宋宪将军,这是香君姑娘的赎身契,归你了,相爷说了,他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将香君姑娘送过去,那是姑娘的意思,她想试试你的心,相爷夹在你们俩个之间,受了多少风言风语,现在好了,一切雨过天晴,双宿双归了”

    宋宪低头看了一脸怀里的美人,李香君娇媚地点点头。

    “丞相太够意思了,放心,银子我一定还给丞相,定国兄弟,你府上还有富裕的房间不,借兄弟洞个房先”

    喜极过了头的宋宪也语无伦次,引得众人在阵哄堂大笑。

    李定国想也没想直接指了指自己和如雪的洞房,“那边”

    宋宪抱着李香君就往后院跑去,方法应景地大喊一句,“送入洞房”

    却在这时如雪扯了李定国一把,“那,那我俩今晚在哪洞房”

    李定国这才反应过来,当即抱起如雪就追了上去,边跑边喊,“宋兄弟,商量一下,你换个地行不,那是我的新房”

    厅内笑声连成一片,大家酒意正浓,这顿酒可能得喝到天亮去。

    相府里今日送走了如雪,只留下三颗望眼欲穿的芳心,穿上喜服嫁给自己称心的如意郎君,这是每一个少女都憧憬过的场面,眼下,郎君在此,可那八抬大轿却永远都不可能有。

    王岚平也是触景生情,晚饭时四人围桌吃饭,个个都默不作声,这顿饭真把王岚平吃得一点味口都没有,谁说女人多了是好事,自己一点也不觉得,在三个女人的注视下,王岚平心里一阵阵发虚,匆匆拔了几口饭便逃进书房里。

    自从杜宁宁和芸娘来了之后,方菱也不好意思住在中院,和她们一样搬到了后院女眷们住的地方去了,在三个女人当中,只有方菱对正室的地位没什么要求,她本就是个如浮萍一般的女人,能进相府并能得到丞相的关爱已经算是最好的归宿了。

    晚间的深宅大院没有什么娱乐,尤其是后院的女眷们,枯燥,杜宁宁住得心烦意乱,便把另二个女人都叫到一起聊天,谈的话题一直从如雪身上转到李香君的身上,都叹息还是她们命好,话题越来越沉重,方菱忙将话题给扯开,说起了诗词歌赋和琴棋书画,这些杜宁宁多少了解一些,权当在这漫漫长夜聊以解忧吧,可唯独芸娘听不明白她们在说什么,她连字都不识一个,见自己插不进话,便退了出来,回到自己的房子,抬头看了看中院的三楼上还亮着灯,她便想起晚间岚平哥没吃多少东西,便又转到厨房,和厨房的李婶一起做了份点心,沏了杯茶,往中院送了过去。

    王岚平正在房中看卷宗,这些天不断有官员将各地关于丈量土地的数字报来,他得一一过目。

    房门被轻轻扣响,“岚平哥,你睡了吗”

    “芸娘,进来吧,没睡呢”

    芸娘端着点心和茶水推门而入,进门将东西放在桌上,“晚上见你吃的少,我做了些点心,你尝尝,都是你喜欢吃的”

    王岚平放下卷宗,打量了她一眼,一晃快一个月过去了,芸娘也在方菱的精心打扮下,出落得亭亭玉立,小家碧玉的姿态配上雍容华贵的服饰,别有一番风味。

    王岚平随手将自己身上的斗篷摘了下来,披到了芸娘那瘦弱的身上,“天这么冷,这些事你不用做,来坐下,看你这手冻的”

    芸娘的手比杜宁宁和方菱的粗糙多了,那是多年的劳累所致,忙完自己家里的事还要替王岚平照顾老娘,这么多年了,她没有一句怨言,好像戏台上唱的那苦守寒窑十八年的薛宝钗。

    王岚平扶着芸娘在桌边坐下,拉过她那有些粗糙的手,放在嘴边哈着气,揉搓着,笑道,“从小到大,除了我娘就算你最照顾我了,现在轮到我来照顾你们了,暖和吗”

    芸娘脸红红的,有些不好意思,却又想就这样一直被他紧紧地拉手,最好一辈子都不分开。

    “恩,暖和,岚平哥,你发现没今天如雪真漂亮,方菱妹妹的手真巧,你看看,我的头都是她帮我梳的,好看吗”

    我勒个去王岚平在心里忍不住嘀咕一句,哪壶不开非得提哪壶,咋又说到新娘子身上去了。

    “她就有这本事,以前她家里还算过得去,只不过后来因为战乱才流落到我这,你们好像挺处得来呀”王岚平忙叉开话题。未完待续。

    ...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