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免费小说 > 无良仙灵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无良仙灵 第四零三章 妖修长空

    被抓去当灵宠对于妖修来讲,肯定是心头大忌。;钟珍说得轻描淡写显得很不在意,却偷偷主意长空的表情。

    长空果然露出极其愤慨之色,大声说道,“倘若是个没什么神智的妖兽,那是低等的畜生,抓去做灵兽也罢了。如你这等一看就是高级妖修,又如何能当灵兽使唤。往后你抓到那名将你强行认主的人,直接杀了便是!”

    如何区分妖修和妖兽,其实很模糊,大抵是以相貌和智力来辨别。比如说某妖兽看起来略微像个人,还不算太笨,有些主见的,都属于妖修。

    如天狐,人鱼这样的族群,只要到了成年期都算是妖修一族。

    妖修们就算是脑子笨一点,一般都有些主见,被强行认主了都可能会反水。

    那些没什么脑子的,如尽忠狗之类的,之前还要死要活的攻击人类,可是给它一口吃的,马上就奴颜媚膝。这种货色当然是妥妥的妖兽。

    钟珍瞟了瞟还在贴在墙上装死的萧不凡,见他浑身打了个哆嗦。“杀人就算了,冤家宜结不宜解,他也算是付出了灵草灵果。”

    长空皱着眉头有些不爽快,有些瞧不起钟珍,“一点都没有大妖修的气势,那些冒犯我等的修士,就得杀了。”

    萧不凡又是一个哆嗦。可是,再趴在墙上似乎也不像话,脸丢大了以后没法子在外面混。

    他慢吞吞地从裂得不成样子的墙上爬下来,五脏六腑都挪了位置似的,咳出一大口血来,借着擦血的动作,用袖子掩着顺手往口里喂了一粒上品疗伤的丹药。

    “大叔说的是,不过我却是不喜杀人,见不得血腥。倘若真有人冒犯,只是略微给些教训就是了。”她呵呵傻笑着,指着萧不凡说道:“就如大叔刚才那样,将人拍到墙上就行了。”

    长空见钟珍一口一个大叔叫得亲热。感觉很怪异,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似乎听着还有点顺耳。尤其这小辈笑容可掬,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显得十分纯良。顿时忍不住又想教育她一番。

    世面上的妖修实在是少得很,比起人修来,简直是沧海一粟,碰到个小辈还这么善良,真担心她会被人修们给欺压死。

    “该杀的还是得杀。杀鸡儆猴也得杀几个。以后你在外面行走,直接报我长空的名号,免得有人欺负你。”

    “那可要多谢长空大叔了,往后那些想收我当个灵宠的金丹修士都不敢再动歪心思了。”

    钟珍说完这话,眼睛对着一干先前目光贪婪打量过她的金丹修士们扫过去,见他们的脚步都往后缩了缩。

    长空却没注意到这些小细节,他哈哈大笑,“你眼界也太小了,区区金丹修士算什么,就连化神期修士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我等妖修只要化形。经历雷劫,骨肉堪比上品灵宝,你还得好好修炼,往后有事只管来寻我。”

    他说罢给钟珍以神识传个音,将长期居住的老窝告知。

    坐落在落阳山飘渺峰望天洞。

    钟珍一阵无语,什么峰什么洞的,果然是个兽啊!看来还是本家,是个长翅膀的妖修,他那老窝听名字就晓得肯定住得很高。

    此人的名字叫做长空,想必是一只很大的大鸟了。他喜穿白衣。难不成羽毛也是白色的?钟珍暗笑,怪道他对自己还挺热心,想必觉得大家都是鸟族的妖修,而且还都是大白鸟。

    长空忽地又飞回到步青萝的身边。这次钟珍仔细地盯着他,想瞧清楚人家是怎么飞的,结果却看到一双光脚板与隐隐露出的小腿。

    她叹了口气,低下头沉思,是不是什么时候提醒长空前辈穿条裤子。虽然是个妖,但是瞧着是个人形了。总不能一直不顾体面。

    连李怀虚那么流氓的人都穿着裤子啊!

    步青萝看了看钟珍,那双眼睛瞅着有两分熟悉,总觉得好似在哪里见过。不过想想也不可能,对方这个模样,见过肯定记得。再则她此刻心中思虑万千,哪里有闲情逸致管其他的。

    长空这只妖修不知为何,已经纠缠了她将近五十年,走到哪里都能追来。

    修仙之人虽然常有道侣,可她却一心向道,今生以音律为伴,向往天下间所有动人心弦的声音,又哪里容得下其他。

    唯有那一人。。。她忽然想起某个男子,一身磊落青衫,微微上扬的眼角,露出温和如暖阳的淡淡微笑,低沉的声音如醇酒,不经意地道出她所吹奏之曲。

    倘若漫漫修仙路真要与人相伴,却只能是他。

    步青萝不知道何日才能再见那人。在边城只见过他两次,头一次道出她乐中的溪水之声,第二次见他乃是两年前,他却是一言不发,默默听着。

    她忍不住问道:“敢问前辈高姓大名,可知晚辈今日所奏曲意?”

    “不敢当前辈之名,闻道有先后,步姑娘此曲乃是风吹山间青松。恰巧我的名字也是青松,慕青松!”

    慕青松,步青萝。。。

    青萝依附青松而生,她虽然不愿意依附旁人,却忘不了那位仙中君子。

    一池春水被曲子吹皱了,沾湿了青衫。

    笛声忽儿变得婉转带着淡淡的缠绵之意,却无人听得出。

    自从决定与家族脱离关系,与门派诀别,步青萝一直以音律赚取灵石,她走了很多地方也见了很多的人。

    那些人都只是听一时的动容,一时的感慨,一时的唏嘘。曲终人散之时,吹奏者与听者的缘份就此尽了。

    步青萝忽然觉察到,她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子,终究盼望一人能解曲中之意。

    能够曲终,人不散!

    一曲终了,她转身问身边的长空,“你为何喜爱听我吹奏?”

    第一次听步姑娘吹奏,长空便觉得好听极了。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当初还是个小鸟的时候,刚学会在极高的空中飞行,翅膀在冷风中哆嗦,却透着着无限的快意,仿佛挣脱了束缚整个天空都是他的家园。

    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盯着步青萝的脸,情深款款讲道,“就是觉得好听。”

    步青萝垂目暗叹,真是倒霉之极。曲终了,只有阴魂不散的长空!

    钟珍没有听到步青萝的曲中之意,因为她已经随着洪天明出了天上仙又仙,旁边的罗立怡搀扶着步履蹒跚的萧不凡。

    刚出了大门,萧不凡便胸膛挺了挺,低声叫旁边的罗立怡松开手。他施展了净尘术,将身上的灰尘与吐出的血都清理干净,昂首阔步超前而行。

    这人倒是个能伸能屈的,钟珍在心中赞叹了一句。

    就是为人差了点,她顺道又补充了一句。(未完待续。)

    ...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