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文 > 非常道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二十五章 线索

“你这是胡闹!”

见到白叶叶之后,刘远第一时间给家里人回了电话让大家放心。看着一脸兴奋的白叶叶站在自己面前,刘远气急败坏。全家人都在为她的安危担心,她自己却跑到罗马来了。

白叶叶也不委屈,也不生气,就笑嘻嘻的看着刘远,让刘远一肚子的怒火顿时无处可发,险些憋成内伤。

“你知不知道现在的情况!你一个人往罗马跑,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

“我知道。但是有你啊。而且远哥,我只想看着你怎么把田静收拾掉的。”

“我怎么收拾她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有了消息我自然会通知你!”

“远哥,她骗了我,还伤了我爷爷。远哥,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自己。我知道我没有能力对付她,但我不想就这么躲在后面,让你来帮我收尾。远哥,我知道这是我任性,你怎么说我,怎么骂我都成,我只想你同意我跟着你,我不想让我心爱的人为我的过错买单,哪怕要我去死,我都做得!”

刘远张开嘴蠕动了一下,又合上了。

这明显是个歪理,可刘远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它。

男人爱跟女人讲理,女人则喜欢跟男人讲情,所以这是没有办法调和的问题,刘远知道,用自己的那套理由,也说服不了这个倔强的姑娘。长叹一口气,看着因为获得了胜利而得意洋洋的白叶叶,揉揉她的脑袋,将她带回酒店。

......

理查现在真的是度日如年。

自从逃离美国来到罗马,理查就每天都活在忐忑与不知所措之中。刘远没有对自己做什么,田静也没有对自己的“背叛”采取任何报复,但理查就是没办法安心,一刻都不能。每天靠着多年积攒下来的美金过活,将自己沉浸在酒池肉林之中,用美酒与女人麻醉自己,得过且过。

每当午夜梦醒,想起那一屋子人莫名其妙的死法,理查都要浑身簌簌一番,生怕某天刘远性起,再从哪冒出来,让自己正经儿死上一回。

这天晚上,意甲罗马同尤文图斯的比赛正打得火热,理查就坐在看台之上。周围沸反盈天的气氛好像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当主队罗马进球后,全程嗨爆的景象之中,理查独树一帜的呆坐在那里,这种不配合的人自然要遭到周围球迷的嘟囔,理查却依旧充耳不闻。

散场之后,球迷们三三两两的交谈议论着,对主队的表现评头品足,而理查则一个人走出来,期翼的状态没有找到,继续失魂落魄着。

“这位先生。”

理查听到身后的声音,双腿几乎软得站立不住。勉强回过头去,一个东方男人带着一个小姑娘,笑着站在自己的面前。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理查就猜到自己肯定不会那么好运,果然,正主儿找过来了。

“这个你不用操心。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吧。”

理查入住的酒店中。

“嗯,咱们两人住的地方并不算远,早知道的话我就不用这么大费周章了。”刘远通过斯严的监控与帮忙,总算是锁定了理查的大致方位,加上今天的球赛,刘远也很感兴趣,于是赶巧,理查被刘远逮了个正着。

“你想知道什么?”见到刘远对自己的态度,理查反而安静了下来。看起来刘远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杀意。

“我想知道田静的下落。”

“田静?她不在美国?”理查对田静的踪迹也迷茫了好久了。

“她不在。确切的说,她现在在罗马。”

理查一听此话,脸上颜色急变。

“对不起,刘先生,我真的不知道她的下落。”

“理查”,刘远已经知道了他的名字,“现在你自己的情况你比我更了解。我和田静都是你最不想见到的人。但相对来说,见到我要比见到田静好得多。田静见到你的话,你得下场只有一个。”

刘远说得有些累,举起杯子抿了一口水,“而我呢,如果你告诉我你所知道的,我得到了我想要的,自然就不会再对你怎样,同时还能够帮你消灭对你有威胁的人,何乐而不为?当然,如果我得不到我想要的,结果就可能有些不同了。”

“你真的是个魔鬼,哦,见鬼!”理查脸色又变了几变,无奈的摊手,表示投降。

“如果田静来罗马,那么可能性就只有一个。3C!”

“3C?”刘远对这个名字很陌生。

“对,这是欧洲最富盛名的一个杀手集团,与梦靥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3C的老板还一直是我们老......一直是田静的追求者。田静的杀手基地被你毁掉之后,估计她已经没有能力再向你发起挑战了,所以我觉得很有可能,她找到了3C。”

“理查,这3C有什么来头?”

“跟梦靥差不多,也是杀手界的一个传奇组织。他们的老板叫德尔,除了田静,没有人见过他。这个组织一开始是以黑手党人为基础,一点点建立起来的组织。他们的历史比梦靥要久上许多,名气也更大,整个欧洲排名前十的杀手,大部分都归属于3C。”

“那么,他们的组织中,有没有像田静这样的人呢?”

“你是说造梦?哦,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应该是没有。”

“嗯。那你知道这个组织在什么地方么?”

“具体的位置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是在梵蒂冈。你要进入梵蒂冈就不是很容易,在梵蒂冈杀人,这可会成为本年度最大的新闻了。”理查知道刘远想要干什么,只是好心的提醒他一句。

“我知道该怎么做。行了,这件事情,我相信你不会泄露出去的,咱们现在是一伙的,对不对?”刘远说着,站起来,拿起了外套。

“没错,刘先生,咱们是一伙的。”现在如果还敢一脚踏两船,理查绝对会死得比任何人都惨。

“你确定消息的来源可靠无误?”

德尔听着属下的汇报,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坐在她对面的田静,正在添汤淋壶,泡着功夫茶。自从来到意大利之后,田静就很少喝酒了,相反,对清淡的中国清茶更感兴趣。德尔对这又苦又涩的饮品可没有好感,怎奈是女神心头好,德尔也只能陪着一起喝。

刚才手下人跟他说,刘远竟然追到了罗马来,这让德尔和田静都感到很意外。刘远怎么会有这么灵通的消息?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罗马,对田静来说,刘远就像一条嗅觉灵敏的猎狗,循着她的气味就能够跟过来,无法摆脱。

“田,看来咱们得跟你这位老朋友好好见一见了。”德尔虽然很瘦弱,但声线很好听。

“我要是你,德尔,我就不会这么做。”田静将壶中第一泡茶倒掉,重新加了水,稍等片刻,将壶中澄黄色的茶汤匀出两杯,一杯递给德尔。

“为什么这么说?”德尔举起杯子喝了一口,皱了皱眉头。

“有我的前车之鉴,你还不明白?这个刘远就是猎狗,只要给他一丝线索,他就能够循迹而来。如果他没有到罗马,咱们大可以放手施为,而现在,我的建议是,让所有人都撤回来,直到他离开罗马!”

“田,这个刘远到底是什么人?他只有一个人,为什么要这么怕他?他再厉害,快得过狙击枪?挡得住杀手的集体围攻?”

“你不了解神秘的东方文化,所以你不知道这个东方人的可怕。无论是围攻,还是狙击枪,他或许都躲避不了,但是他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他可以让这些攻势在没有发动之前就将他消弭掉!”

“田,你说的这个人,你确定他只是个人,而不是上帝或者其他什么神?”德尔对田静的说辞有些难以理解。

“无论是你,还是我,到最后,都一定少不了要跟他交手的,到时候你或许就会知道了。尽管我永远都不希望这种情况出现。”

又或许,只是我来面对,那个时候的你,也许没有什么用途。田静在心中暗暗想到。

德尔对田静的能力也不甚了解,以为成为了自己的枕边人,田静已经彻底死心塌地跟着自己了,殊不知,田静依旧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

梵蒂冈并不难进,过了台伯河来到城中,城外罗马的喧嚣仿佛在一瞬间就被抛开,城中的氛围显得如此神秘而寂静。

刘远决定先试试蹲点,看看田静会不会故伎重施,找人对付自己。白叶叶在酒店里面待着,刘远只带着少玮出来。

坐在长椅上,刘远让少玮开了慧眼,确定暂时没有什么危险,师徒俩安静的坐了下来。

等到快中午,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刘远已经怀疑此次罗马之行,是不是真的将毫无所获。

“咕噜咕噜!”少玮的肚子发出了叫声。

刘远见少玮饿了,想找家餐厅,却发现四周连吃饭的地方都没有,只有几个东亚人推着移动的餐车在卖披萨。花了五欧元买了一块披萨,吃了一口刘远就有些受不了了,这披萨的味道实在是不敢恭维。将剩下的披萨掰碎,喂了广场上的鸽子,刘远带着少玮出了梵蒂冈。

看来一半天内还没有办法引起田静的注意。

田静现在到底还在不在意大利?

自己还要不要留在这里?

罗马的餐厅中,刘远陪少玮吃着通心粉,心里在琢磨。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