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文 > 非常道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二十四章 三人行

自己当初果然没看错!

刘远现在心里也后悔,吴宣强走的时候,应该跟他好好说让他注意一些,自己没当回事儿,小吴就更不在意。

“小吴现在怎么样?”刘远这边问斯严吴宣强的情况,同时招手示意胡素赶紧给自己订回沈阳的机票。

“不是特别好,子弹打在右胸,伤了肺叶,现在还在抢救,还好离医院不远,不过到底是什么情况也说不准。”

“嗯,斯严,你费点心照看一下,我马上回去。”

挂掉电话,刘远急忙收拾行囊。

“远哥,我跟你一起过去吧?”胡素有些小意的问道。这阵子一直是两口子天南海北,刘远一天做什么胡素不知道,只是一颗心悬在半空,什么时候再见到刘远活蹦乱跳的,心才能落地。

“素素,现在还不行,情况还没有稳定下来,有很多未知的危险没有排除,你现在跟我出去,我不放心。”

见刘远回绝了自己,胡素也没有多做争辩,现在确实不是任性的时候。

坐在飞机上的刘远心里很是气苦。为了没完没了的麻烦,这段时间在天上飞的时间比在地上跑的时间还多,实在是有些腻烦。刘远知道,自己并不算是什么只手遮天的大人物,要处理一个杀手还需要大费周章,但刘远也一直坚定着一个信念,哪怕追到天涯海角,也要亲手将这些打自己主意的人彻底放翻。

想到这,刘远忽然有个问题:现在的情况,未必是田静一个人能够干出来的。

跟田静接触的那段时间,刘远对她还是有些了解的,想把手伸到大陆来,还需要她自己亲自回来,她更多的行动力还是体现在香港和台湾等地,为什么此次不但出现在大陆,还能够在众目睽睽之下重伤吴宣强?

很显然,有新的势力加入到这个战局中来。

本来在刘远这方面,一个势力消亡,另一个势力接力来对付自己,也是题中应有之意,但刘远不知道究竟是田静已经彻底放弃,还是与别人同谋?

这对刘远接下来的行为影响很大。

如果是田静已经彻底放弃,那么新出现的这一系列威胁全部都是新势力造成的,而田静那边即使沉寂,也只是暂时的潜伏,这就意味着刘远必须要双线作战,哪怕出现一丝的危险,刘远也毫不怀疑田静会重新出现,扑上来恶狠狠的咬自己一口。

当然,如果是两方势力合并,对刘远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情。

回到沈阳找到吴宣强所在的医院,刘远看到了常开泰。

吴宣强出了事儿,老爷子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杨海星虽然嫁作人妻,但说到底还是个不够成熟的女孩子,出现这种事儿,已经有些六神无主,常老爷子一边稳定局面,一边开导海星,让海星多少心安了一些。

“三爷爷,小吴怎么样了?”刘远走上前去,顺着手术室的玻璃窗看进去,却只看到一蓬白色的窗帘。

常开泰摇了摇头,手术已经做了八个多小时了,期间有一部分医生出来,说子弹卡住的部位很不好,贸然取出的话,很容易导致大出血,还需要一边稳定小吴伤势,一边会诊讨论手术方案。

“这些事儿别当着海星说,海星现在还不知道里面的情况,让她知道我担心她着急。”常开泰跟刘远小声嘀咕,刘远急忙点头。

又过了两个多小时,手术室的指示灯终于熄灭掉了,看着穿白褂的医生走出来,杨海星急忙跑了过去,“医生,他怎么样了?”

“呼!”医生摘下口罩,长出了一口气。

“手术还算顺利,不过病人失血较多,这段时间需要好好调养一下,伤口愈合的状况要看接下来的恢复了。”

“那就好那就好!”常开泰一听小吴暂时脱离了危险,不禁松了一口气,只要人命保住了,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常开泰认识的奇人异士及收藏的灵丹妙药可是数不胜数,想要吴宣强痊愈还是不困难的。

“小远,你们现在到底在做什么?怎么这么长时间,问题还没有解决?”趁着杨海星进去看吴宣强的空档,常开泰皱着眉头问刘远。

刘远叹了一口气,将事情的经过以及自己的猜测说给常开泰听。

“所以我觉得,很可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三爷爷,之前大陆这边没有什么问题,所以你这边我也放心,现在他们已经将手伸到大陆来了,你还是跟着我回香港待上一阵子吧,那边咱们家里人集中,也方便照应。”

“我哪也不去!反了天了还!”常开泰一听来了火气,“北京是咱们的地盘,他们不是八国联军,我也不是慈禧那个老妖婆,人都打到咱家来了,我反而要躲到外面去!没这么说理的!让他们来,来多少弄死多少!他妈的!”

刘远赶紧示意常开泰小些声音说话,心中暗暗一叹,跟自己猜到的结果是一样的,常开泰绝对不会离开北京,那就只好在院子里多做些屏障,确保老爷子一个人在北京,也能安安全全的。

晚上跟常开泰两人吃过饭,刘远给斯严打了电话。

“斯严,之前交给你的事情怎样了?”

“啊,刘哥,你不说我都差点给忘了,这一半天净琢磨强子的事儿了。你们要找的那个人我查出来了,他最后一次上线的登陆IP显示是在罗马。”

“罗马?”

“对。”斯严在电话那头答道。

“那具体的方位呢?”

“这个,还不是特别清楚,因为这个消息是一周前发的,现在他在不在罗马,甚至还在不在欧洲也是个未知数,所以我觉得,刘哥,你现在过去,也就是试探运气,而且现在小吴又受了伤,没法跟着你去。要不你跟咱们首长再要些人跟你去找?如果你一个人的话,我担心会不安全。”

“放心吧,斯严。”刘远对斯严的关心也很是感动。不过刘远已经决定了,这次还是带着少玮,两个人一起去。

刘远打心眼里不想让小丫头跟着自己,怎奈田静的章法,只有少玮能破,如果自己只身一人过去的话,很容易就会着了田静的道儿。

临行当天,胡素和刘远两个人在屋子里。胡素帮刘远收拾行李,刘远站在旁边,两个人并不说话,只是偶尔眼神相撞,都包含着深情,如一汪春水,浓得化不开。

昨天晚上那番抵死缠绵的销魂还萦绕在心头,今天却要再一次离别。

胖妞少玮刚才一直在屋子里玩,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越来越别扭越来越尴尬,于是跑出去找小叶子阿姨了。

“远哥,天凉了,这些衣服给你带着,那边的气温比咱们这边要低上不少,你多穿一些。我知道你不太生病,不过这几盒药是备用的,万一不适应气候有个头疼脑热,这药吃了,好的也快一些......”

刘远听着胡素一边忙活手头,一边絮絮叨叨,依旧是什么都不说,心中却仿佛有一双温柔的手轻轻的抚过。多年的感情渐渐沉淀下来,最终变成了血浓于水的亲情,这样的羁縻,是何等的幸福?

“还有,你这次......”

“素素。”刘远打断了胡素的唠叨。

“嗯?”

“放心,远哥一定安全回来,远哥要跟你好好过一辈子。”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如重锤一般敲在胡素的身上,这一刻,所有的不安、惊怕与委屈都爆发出来,胡素一头扑在刘远怀中,大哭起来。

刘远知道,胡素一直将某种不敢言说的情绪埋藏起来,与其让她在家中煎熬苦等,不如一次哭个痛快,有了自己的保证,胡素也安心一些。

一番劝慰,待得胡素云住雨歇,小两口又说了会儿话,就到了该去机场的时候了。

少玮也有些舍不得这个一众人都拿她当宝贝疙瘩的家,不过在她心里,师傅最大。抱着白叶叶送给她的娃娃,师徒俩又一次飞上了天空。

这次的飞行时间比以往都要长上不少,下了飞机,两个人都觉得有些乏,想找家酒店歇下来。刘远的英语不错,但法语和意大利语可是一窍不通,好在当地也不乏一些英语很不错的人,在热心人的帮忙下,刘远顺利的住进酒店。

在自己的房间里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天刚亮,刘远就被桌子上的电话吵醒了。

“素素,怎么这么早......”

“远哥,小叶子不见了!”

“什么?!”原本还有些犯困的刘远此时一下子精神了起来。

“昨天晚上还好好的,今天就没影了。我担心会不会是那些坏人把她掳走了?可我觉得不应该啊,咱们家里别的人都没事儿,为什么偏偏是她呢?”

“素素你先别急,我想想办法。或许有可能只是她出去买些东西或者别的什么,未必会走远,先等等看,如果还是没消息,我就回去!”

挂掉电话,刘远用手搓搓自己睡得麻木的脸,坐在那发了会儿呆。

此时,电话又响了起来。

“小叶子,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刘远一看来电显示,却是白叶叶打过来的,一颗心登时放下一半。

“远哥,我马上登机,你在罗马等我!”

“哎......”刘远正要阻止,那边嘟的一声,挂掉了电话。

(ps:非常道将在半个月左右结束,因为在酝酿新书,所以更新会缓下来,从明天起,每天保证一更。)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