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文 > 非常道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二十三章 新对手

刘远知道,这次美国行,即使不把田静打成没牙的老虎,也绝对会让她大伤元气,短时间内未必会组织起有效的手段来对付自己。不过未雨绸缪,该做的小心还是要做,放松警惕要不得。

“小吴,咱们先回国一趟吧,田静这阵子未必还会主动对付咱们了,她既然当了缩头乌龟,咱们要找到她就困难了。”

刘远做这个决定也是很窝囊的,只有在他们出现的时候,才能够反击,而一旦田静躲起来,自己这边又成了被动,换成是谁,心里会不生气?

不过事已至此,生气归生气,回国看一看也很有必要。家里那边,不知道田静是否也将放出去的明线暗线都收回来。如果有些漏网之鱼被自己抓到,倒也有可能得到田静的一些线索。

机场。

刘远带着吴宣强和少玮正往候机大厅走去,在他们前面,是一个年纪在六七十岁左右的胖老妇人,似乎因为体重的原因,走路的速度不快,还略微有些蹒跚,在即将进候机大厅的时候,可能不小心被脚下的地毯蹭了一下,几欲跌倒。

刘远急忙冲过去,将老妇人扶住。

“非常感谢你,年轻人,像你这样热心的小伙子,现在很少见了。”稳住身形后,老妇人称赞刘远道。

刘远摇摇手,示意不用客气,两人便各自分开,过安检通道。

过了安检来到候机厅,刘远三人刚刚坐下,之前的那个胖老妇人就走了过来。

“您也往中国去?”刘远见老妇人就坐在自己的身边,不由问道。

“是啊,我也要到中国去,我儿子在中国工作,我要去看他。看来咱们真是很有缘分。”老妇人很高兴刘远也往中国去,一边乐呵呵的回答着,一边有些笨拙的从兜里掏出口香糖。

“你知道的,上了年纪,方便总是不那么顺心,连带着口腔的味道也不好。来一片么?”老妇人说着,递过来一片口香糖。

“谢谢您,我不吃口香糖。”刘远摆手示意自己不需要。老妇人也不勉强,自己剥开一片,放在口中咀嚼起来。

“真是年纪大了。年轻人,麻烦你帮我照看一下我的包,我要去卫生间方便一下。”老妇人嚼了一会儿口香糖,感觉内急,将手中的包放在凳子上,请刘远帮忙照看。

举手之劳,刘远自无不允。

忽然想起口中还嚼着口香糖,到卫生间的话似乎不太干净。老妇人将口香糖取出来,却没有包口香糖的锡纸,左右看了看,最后坏坏的将嚼过的口香糖按在凳子下面,还朝着刘远调皮的眨眨眼睛。

刘远觉得这个老太太实在是很有意思。

“刘哥,我感觉这个老太太有些不对劲儿。”

“嗯?”

老妇人刚走,吴宣强就来到刘远的身边,“别的地方都不太明显,只是她那双眼睛,一点都不像六七十岁的人,神气很足,而且还很灵活,丝毫没有呆滞的感觉。”

“那能说明什么啊?我倒是觉得这老太太挺有意思的,刚才还偷偷往凳子底下粘口香糖,童心未泯呗......”

“刘哥,快走!”听到这里,吴宣强变了脸色,拉着少玮和刘远急忙往前奔。

“轰!”刚才还很安静的候机室,此时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紧接着,便是不断的惨叫与呻吟。

刘远呆呆的望着这一切。还好吴宣强发现得早,不然自己很可能成为这些躺在地上挣扎之人中的一员。

此时再向老妇人离开的方向望去,哪里还有她的踪迹?

很快,机场的警务人员赶到现场,将周围控制了起来。

刘远作为目击者,被请到了机场的警卫室。

“先生,摄像头显示,您之前与这位老妇人”,一个穿着警服的黑人指了指录像中的镜头,“进行了约两分钟的交谈,之后老妇人离开,而您则突然与您的朋友逃离开这里,之后便发生了爆炸,请问,您和这位老妇人是什么关系?”

“抱歉,我并不认识她,只是在进入机场的时候,帮了她一把。”

“那您怎么会预先知道这里会发生爆炸,快速逃离呢?”

“因为我看到她想凳子底下粘口香糖,我怀疑是电视里常出现的那种炸药,所以就赶紧躲开了。”

“那你为什么不预先示警?”黑人警察依旧不依不饶。

“那种情况下,我哪里有时间示警?另外,警察先生,您与其坐在这里跟我浪费口舌,倒不如多花些时间去找那位老妇人。”

“这点请您放心,我们已经加派警力去搜寻她了。但是您暂时不能离开这里,我们需要对您的身份进行详细的取证。”

刘远只是点点头,并未说话,眼睛却不经意的扫向吴宣强,两个人用眼神暗中交流了一番。

不用猜也知道,这个老妇人肯定是冲着自己来的,受伤的那些人反而成了替罪羊。

那个老妇人会是田静派来的?田静还有余力来对付自己?

刘远已然想通这其中的问题所在,却不可能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说给警察听,自己来一趟美国,手里攥着几十条人命,本身就见不得光。

又经过一番问询取证、确定刘远只是“安分的游客”,机场警察将他重新送回候机室。

因为这起爆炸事件,整个机场的飞机延误近六个小时,而那个制造爆炸事故的老妇人终究没有被抓到。

从美国回到香港,刘远急忙到了家里。

亲人朋友都一切安好,胡素和常洋也都恢复得不错,这让刘远放下心来。

“小吴,你说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看样子田静一点善罢甘休的意思都没有,她在暗咱们在明,一直这么被动挨打,也不太像话。”

此时刘远和吴宣强两个人坐在屋里,考虑着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既然她一直都在打你的主意,那就让她过来好了,咱们守株待兔,再找机会搞清楚她的行踪,然后将她收拾掉,不就行了么?”吴宣强说道。

听了吴宣强的话,刘远摇了摇头,“这样肯定不行。谁知道田静不会隔三差五的给咱们来一下子?这件事情咱们必须得尽快解决,如果等到田静缓过气而来,咱们再做到现在这个程度,可就费劲儿了。”

吴宣强点了点头,“那就还按照咱们之前的那个计划,找到那个咱们放走的人,通过他这方面找找看有没有田静的线索。”

“嗯。小吴,你先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得到这个人的详细信息,如果能找到,咱们接下来的行动也就事半功倍了。”

“我先回趟大陆,看看我那帮老兄弟有没有办法。如果有了消息,我及时通知你。”吴宣强应了一声,转身收拾东西,准备往大陆回。

“回去的这段时间,注意安全,一旦有什么问题,赶紧给我打电话。”刘远对吴宣强一个人回去还有些不放心。

“没事儿,我回去也在军区附近转悠,他们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往我身边凑合,再说了,主角也不是我,你还是照顾好自己还有剩下的这些人吧。”吴宣强并不在意,跟刘远道了别,转身出门去。

刘远对吴宣强的担心并非毫无缘由。本来吴宣强一直也躲在暗处,出现的时候不多,刘远也没有担心过他的安危,不过就在刚才,刘远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觉,发现吴宣强两眼中间隐现一丝黑气,等再定睛望去,却又没有了痕迹。两眼间的部分乃是相术中的“疾厄宫”,出现黑气是不祥之兆。不过这种一现即隐的情况,刘远并没有遇到过,因此也就当是光线的影响,自己看走了眼而已。

在香港的这几天,刘远一边将家中的符箓重新换了一遍,一边密切注意着身边出现的陌生人,生怕有人跟到香港,对自己的家人下手。不过不知道在机场那次爆炸是不是田静的垂死挣扎,经过那件事情后,刘远这阵子都没有发现什么危险的事情。

“刘哥,我让四眼帮忙,查到了一些东西。”

这天下午,刘远得到了吴宣强那边的消息。

“这个人叫理查,是‘梦靥’的一个高层,所有暗杀的生意都是先由他审核,然后报给田静审阅,最后发给杀手执行的,这个‘梦靥’集团的组织机构非常严密,不过人员并不多,你上次在药厂做掉的那些人,估计差不多就是梦靥的大多数力量了。”

听了吴宣强的话,刘远暗暗惊奇,想不到这样的一个地下组织,竟然能够让四眼给挖出来,有些不可思议。

“那小吴,现在有没有他们的行踪信息?”

“还在找。他们的结构树好像也一直是理查在负责,不过自从上次药厂时间之后,理查好像从‘梦靥’里消失了。这个网站现在也处于半瘫痪状态,找不到他们的具体位置。我在让四眼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搞到他们最近的活动。他们行动时候都有一套自己的密码,四眼说要破解这些密码,可能需要再花费一段时间。”

“嗯,辛苦了。”

“值什么的。行了刘哥,我怕四眼那小子偷懒,我回去看着他,有了消息我尽快通知你。”

跟刘远打完招呼,吴宣强这边就挂了电话。

虽然找到了这个组织的一些消息,不过要将剩下的这几条大鱼一网成擒,看来还需要些时间。

刘远现在也没有办法着急,只能一边保护着家里人,一边等着吴宣强那边的进展。

没想到当天晚上,吴宣强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喂,小吴,又有什么消息了?”

“刘哥,我是四眼,强子中枪了。”电话那头,斯严焦急的说道。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