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文 > 非常道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二十二章 变数

这些一直专心做研究的人并不知道刘远是什么人,但从刘远的话里,他们听到了危险的意味。

“杀掉他!”

乔治话音未落已经合身扑上。在他的想法中,双拳难敌四手,即使对方手段再高明,单枪匹马闯进来,手里又没带什么武器,十几个人哪怕是压也可以将他压在身子底下。

但就在这个时候,乔治忽然发现刘远一脸促狭的笑容,紧接着,原本来势汹汹的乔治不知道为什么,双脚发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肝胆俱裂的乔治转身看向周围的同事,发现所有人跟他都一样,刚才还自信满满打算将刘远一举成擒,而现在已经全部躺倒在地。

“你们的老板没有向你们介绍我,是她的不对,所以你们只好为她的失误埋单了。”刘远拍了拍手,一步步走近众人。就在已进入实验室的时候,刘远已经将致人浑身无力的药粉撒在空气中,药力发挥后,登时便将所有人放翻在地。

“你是巫师!魔鬼!你到底用了什么邪恶的方法?你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刘远并没有理会乔治的发问,走过去,蹲在乔治的身边,“现在不是你的问题时间。先生,我很想知道,你们在这里到底在研究什么?”

“我们是正规的生物科学研究机构!对你所做的无礼行为,我们一定会向州法院起诉你!你一定会得到制裁!”

“呃!”旁边的一个研究员忽然全身弓成了虾米,眼睛瞪得几乎要凸出来,那种痛不欲生的表情被在场的所有人看在眼底。

“要制裁也要等你们能从这里出去再说。”刘远从藏风囊中取出一只小瓶子,拔开瓶塞,里面的虫子仿佛通人性一般,顺着所有人的鼻孔内钻了进去。

“说吧,如果我得不到满意的答案,你们的下场就会跟这个人一样。”刘远指了指刚刚还奋力挣扎的那个研究员,此时他已经完全不动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竟是断气了。

“我根本就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先生,如果你还想活命,我劝你尽快离开,我们可以保证不追究你的过错。如果你还要这样下去,后果是很严重的,你不知道我们的组织到底有多大的力量。”大祸临头,乔治却还是不死心,用自己听起来尽量平静的声音劝解刘远。

“啊!该死!乔治!你知道什么,赶紧告诉他!”有一个研究员浑身剧痛,情急之下大声喊叫起来。

“这位先生的建议不错。当然,如果你们还有谁知道这个谜底,能够揭晓给我的话,那么我更喜欢放弃乔治这块难啃的硬骨头。”刘远笑着看了四周一圈,对他们说道。

“不明威胁入侵,实验室进入自毁程序!所有安全通道关闭!实验室进入自毁程序!所有安全通道关闭!”实验室内的扬声器传来毫无感情的声音。

“该死!贾德森,你这个婊子养的!”刚才还在负隅顽抗的乔治此时破口大骂,自己还在拼命坚持,没想到却被自己人给出卖了。

刘远也是脸色急变,没想到自己的药粉竟然没有将里面的人全部迷倒,而且被人反摆了一道!

刘远不理会躺在地上的众人,急忙冲到那扇安全门边,打算用门卡刷开,逃离出去。

“没用了,东方人,你让我们全都失去了生机,作为惩罚,你必须要跟我们一起去见撒旦!”乔治已经绝望了,也再不惧怕刘远,恶狠狠的说道。

刘远此时可没有功夫搭理这个外国佬。他又跑到实验室深处的那扇门边,此时,刘远正看到一个个头不高,带着眼镜的男人坐上了里面的电梯,朝自己摆了摆手。

刘远将门卡来回的刷了几遍,却没有任何的良性反应。

怎么办?

此时,实验室中的警报已是一声急过一声。

“轰!”

一直在外面等待着刘远的吴宣强和少玮听见了一声巨响,紧接着,药厂已是火光冲天。

......

一周后。罗马。

“田,想不到你竟然能够来找我。不知道你又有什么计划呢?”

在一间看似不起眼的民宅中,一个看起来瘦弱的男人倒了两杯香槟,递过一杯给正在打量这间房子的女士。

“想不到欧洲最顶级的杀手集团首脑,竟然是在这样的一间房内栖身,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德尔,我开门见山。你知道,我需要你的帮忙。”女士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看着德尔说道。

德尔似乎极力要摆脱女士的请求,用劲摇了摇头,半长的金发随之四处晃动。

“田静,你现在还有什么呢?梦靥已经成了故事,你还有什么能力来支撑你的计划?我不会傻到让自己的人给你当炮灰,送给那个人做玩物的。你能找到这里来,我也只当你是个朋友,不过我绝对没有要参与你这堆烂摊子的打算。”

“德尔,你应该知道,我一直在做一项研究,但你并不知道我在研究什么,现在我告诉你,我的研究已经完成了,这项研究可以让任何一个杀手集团永远都不会成为故事,而是成为传说。人没有了我可以再找,但只要我有这个技术,我的梦靥随时可以重新做大。”

“那么你过来只是想跟我炫耀一下你的新成果咯?”德尔端着酒杯,乜斜的看着田静。

“当然不是。德尔,我时间很紧,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忙。只要你能够帮我干掉这个人,我可以将这项技术公开给你,咱们两个人可以各自完成对欧洲和美洲的统治。而且”,田静说着,解开了自己的风衣,有缓缓的褪下身上的外套。

“除了得到技术,你还可以得到我。”

德尔小口的喝着杯中的香槟,饶有兴趣的看着田静一点点将身上的衣物脱干净,仿佛在欣赏一件世界顶级的艺术品。

“田,不得不说,你让我动心了,你的加码够高,不过这第二件商品,我需要先验验货。”

此时的田静,已经骑坐在德尔的腿上,附在他的耳边,“哦,那你打算怎样验呢?”

顷刻间,靡靡之音已经弥漫在这间小屋。

德尔开始了他的欢愉之旅,不过却没有注意,胯下莺啼承欢的女人,眼中偶尔闪现的那一抹寒厉的目光。

一周前,当贾德森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将实验室中的事情说给自己听时,田静先是一惊一怒,接着又高兴起来。实验室毁掉了可以重建,杀手死光了可以再找,但刘远死掉了,可算是解了自己心头的一块大石头。

更让田静高兴的是,贾德森已经将三层的东西安全的转移出来,那么自己东山再起只是时间问题。

没想到,没过多久,贾德森竟然又无故失踪,等他的尸体被发现时,是在原本的药厂遗址旁边,全身溃烂流脓,死状惨烈无比。

田静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刘远。

这个祸害,竟然还没死!

田静已经等不了了。她知道,与重建梦靥相比,被刘远找到的时间一定更短,而现在自己已经成了孤家寡人,如果不尽快找到一个靠山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刘远找到,思来想去,只有这个对自己垂涎已久的德尔是最佳人选。

此时的田静,一边婉转莺啼,装作很享受,一边却在迷惑,刘远究竟是如何逃出来的?

“当时确实是很危险。”此时,刘远正躺在床上,跟吴宣强聊天。刘远的脸色还有些发白,看起来刚刚经历劫难。

“还好我想起来手中还有五雷天殛符。我也是最后赌了一把。所有的天殛符都被我取出来,我琢磨着,这玩意儿炸鬼能好使,就是不知道炸门好不好用,还好效果也不错。”刘远笑了笑。要是爷爷知道自己的看家本事被刘远用来做这种事情,不知道会不会气得活过来。

吴宣强看到药厂冲天而起被炸成碎片时,已经双目精赤,几乎忍不住要冲出去,然而此时听到身后低声的呜咽,让小吴恢复了清明。

少玮是刘远的徒弟,不管刘远怎样,少玮不能再出了什么闪失。

等吴宣强将少玮送回酒店,正打算回返,却接到了刘远打过来的电话。

“不过很憋气的是,我还是慢了一步。那个贾德森已经开着一辆大货柜车离开了。虽然前几天咱们找到了他,不过却没有得到有用的消息,这老家话嘴巴真够结实的。”刘远拳掌相击,颇感惋惜。

“刘哥,咱们还是得想办法把田静找到啊。”

“这个是自然,不过现在又断了她的线索,想找她,不容易啊。”刘远咂了咂嘴。

“刘哥,你忘了咱们之前放走的那个人。或许找他要比找田静要容易一些?而找到了他,也许就能够知道了田静的下落呢?”

“你是说......嗯,这不失为一个办法。唉,这满世界的跑,实在是累得慌。也不知道素素他们怎么样了。”

刘远心里记挂着家人,但也知道,不把田静收拾掉,让所有地下集团知道自己不死不休的性格,以后肯定将永无宁日。

可是,现在的田静到底在什么地方,她又憋着什么坏,想要对付自己呢?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