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文 > 非常道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十九章 反客为主

理查一听喜上心头。

谁愿意把脑袋瓜别在裤腰带上往刘远这里跑,要知道该挂的不该挂的都在刘远这“报到”能有一个班的人了,而理查本身也不是以身手见长的,若不是被田静逼迫,打死他也不会来触刘远的霉头。

不过没想到事情还挺顺利,刘远竟然松了口。

“这个......”

“这位先生,不如你先告诉我,田静到底是什么人,你们究竟是做什么的?”

“哦,刘远先生,原谅我没有给您做介绍。不知您有没有听过‘梦靥’这个组织?”理查一脸自豪的问刘远。

刘远摇了摇头,转身看看吴宣强,吴宣强也同样摊了一下手,表示不知道。

“呃......”没想到媚眼抛给了瞎子看,两个人没一个知道梦靥的,用自己组织的名头震慑一下刘远的想法也就落空了。

“我们是现在美洲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田静就是我的老板。”

没想到田静小小的年纪,竟然能够在这么黑暗的组织中做到头把交椅,果然不简单。

“好了,接着之前的问题吧。需要我做什么呢?”刘远倒也没有多问。

“刘远先生果然是快人快语。你从北京到菲尼克斯,无外乎也就是要彻底摆平这场危机,那么这件事情可以由我们来完成,而我们对您的要求不多”,理查伸出了一根手指头,“不要将这件事情的始末说出去,就可以了。”

梦靥的名声在外,于杀手界屹立多年,凭的就是少有失手和行动迅速。在刘远这栽了个跟头,没把人做掉不说,还损失了那么多的人手,这件事传出去,梦靥的金字招牌就算是扔到太平洋里去了。

只要刘远对这件事情守口如瓶,梦靥自然有一百个理由能够解释为什么刘远还活着,为什么这张单子要撤掉。而且凭梦靥的名头,相信其他的组织也会略给几分薄面。

“嗯,这个提议很不错。不过这位先生,我想知道,我家人所受过的伤害应该怎么补偿?”刘远坐在沙发上,捏着下巴看着理查。

“这个”,理查有些纠结,来的时候,主人只交代了这样的交换条件,没有给其他的好处啊,“刘远先生可以说一说您倾向的补偿方式,我可以回去跟我们老板商量一下。”

理查心里也在想,无外乎赔些钱,哪怕自己大方一些,先应了刘远,回去跟田静交代一声,估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嗯,那你看这样行不行”,刘远将头靠近理查一些,“我家里人呢,因为你们老板的缘故,吃了不少苦头,后来我想个办法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这是我自己的能力。你们老板如果真的诚心要和解,也可以,咱们有来有往,我也做些手段在你老板的身上,如果她也能够解决,咱们之间的帐,就算两清了,怎么样?”

“刘远先生,这就是您的诚意?”理查闻之色变,这个要求,明显是刘远在戏耍自己。

“当然,我的诚意很足的。我们中国人最讲究礼尚往来,你们老板也是中国人,这样的礼节她比你更加了解。不远万里从美国到中国送给我一份大礼,我若不回报,有些不太爷们儿吧?”

“我们死在您手里这么多人,难道还不足以平息你的气愤?”

“哈哈,小吴,你听他说的”,刘远回头看了一眼吴宣强,指了指理查,吴宣强也被理查德逻辑理论给逗笑了。

“说的好像这些人是专门为了给我泄愤送过来的一样。条件就是这样,接不接受,你回去跟你们老板商量吧。不送。”

“刘远,你肯定会为你此次做出的决定后悔的。”一见谈崩了,理查连敬语也省了。

而刘远则只是耸了耸肩。

送走了理查,刘远和吴宣强一起坐在沙发上。

“接下来估计他们该有些什么大动作了,山雨欲来啊!”刘远将自己和吴宣强面前的茶杯倒满水,轻轻喝了一口。

现在的田静跟陈增辉的反应都是一样的,一开始都以为刘远是一只肥羊,千方百计的想过来啃上一口,撕掉一块肉,然而等发现自己捅了个马蜂窝之后,立刻就钻到自己的龟壳里不出来了。

田静比陈增辉聪明的一点,是一见事不可为,就打算立刻和解撤手。

不过在刘远这里,还是觉得有些晚了。

还是那个意思,你想对付老子,也不问我愿不愿意就把我给强上了,发现吃不了,拍拍屁股就想走?真当老子是站街的流莺?

就算是流莺,你也得给钱呀!

既然有开始,就要有结局。陈增辉是这样,田静也应该是这样。

“啪!”

田静的房间里,已经快找不到玻璃杯子了。

“要他死!一定要让他死!”

刘远看到的那个温文尔雅、气质非凡的田静早没了踪影,此时的田静,如同一只受伤的母狮,嘶吼着亮出自己的爪牙。

“想办法把他的房间炸掉!无论任何代价!剩下的问题我来解决!”

美国的情况也是一样,某个黑暗势力能够长盛不衰,脱离不开某些高官的庇护,这一点田静依靠金钱与美色,做的很到位。

田静与刘远之间的战争就如同一场电影,其他的杀手组织买了可乐和爆米花,一边欣赏着梦靥一次次的自杀式冲锋,一边看着刘远好整以暇的将来人一个个做掉,心中都暗自庆幸,还好最开始接这单生意的不是自己。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当田静决定放弃艺术型的杀人手段,转为简单粗暴的爆破时,杀手们又发现,连刘远住的那扇门都摸不到了。

明明就在那里,可不知道为什么,走着走着就会迷路,而且忽然间,背后有人拍自己,回过头去却什么人都看不到。

杀手也是人,虽然再恐怖再恶心的尸体,他们也不怕,但看不见的“人”,肯定不在他们不怕的范畴之内的。

肝胆俱裂的杀手并没有被刘远杀掉,而是都安全的回到了组织的怀抱,田静现在人手稀缺,也没有那么大的魄力将任务失败的人杀掉了。

但没过几天,田静就听到理查汇报,执行任务回来的人,右眼全都是一片血红,紧接着就开始惨叫不已,死的时候,内脏差不多全从嘴里吐出来了。

更可怕的是,跟这些人接触的其他人,也全都被感染上这种怪病。

不用说,肯定是着了刘远的道了。

这回是想不杀都不行。

像消灭瘟疫家禽一样将这些被感染的杀手聚集在一起,全部刨坑埋了,田静已经茫然无措。

“主人,不行的话,咱们找其他的组织帮忙吧?”

田静怒视着提出这个建议的理查,理查急忙低下了头。

倒驴不倒架,梦靥沦落到要找别的组织帮忙,岂不成了笑话?

上不去下不来的滋味,真难受。

“看来那批试验品等不到正式完成了。”田静似乎终于下了个决心。

“刘哥,查到了,这些人集中在菲尼克斯北部的一个加工厂,我大约看了一下,表面上就是个破仓库,不过下面我进不去,我估计田静应该就在那里。”

交手的时间一长,田静以为刘远一直都只打阵地战,也就放松了警惕,结果被吴宣强摸到了他们的总部。

田静似乎有些退意,但刘远还没玩够。

“小吴,帝*国主义亡我之心渐死,接下来,该咱们痛打落水狗了!”

一听刘远吹响了反攻号角,吴宣强自然是热血上头。三个人把一个杀手组织给挑了,想想就很带劲儿啊!

这天晚上,又一个被逼上绝路的杀手哆哆嗦嗦的摸到了酒店。他没有遇到同行描述的那些恐怖桥段,一切过程都顺利的超乎自己的想象,顺利的让他以为是不是所有杀手都在胡说。

杀手不敢多做停留,将大威力炸药固定在房门外,转身就跑。

第二天,田静看到了这样的一则新闻,某酒店发生爆炸事故,所幸无人伤亡,具体爆炸原因尚在调查中。

原以为立下大功的杀手还是被田静活活折磨致死了。

这回轮到田静迷惑了,刘远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菲尼克斯的秋夜也不太凉爽,严重的工业污染将凤凰城的天空遮成了一片阴霾,无星,也无月。

“就是这里了,刘哥。里面肯定还有名堂,你要小心一些。我还是担心他们有什么防护措施,要不我跟你一起进去吧。”吴宣强指了指不远处那个破旧的厂房,有些不放心的对刘远说道。

看着黑黝黝的破旧厂房,刘远心中暗忖,原来田静一直做的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打着制药的旗号,实际却在做杀人的行当。

一个中国人在美国闯下这么大的名头,刘远都不知道是该夸她还是骂她了。

“不用,放心吧小吴,外面的情况就交给你了。我和少玮到里面去。如果有外面的人过来,无论如何要挡住他们。”

此时的少玮,被吴宣强打理得像个小特工一样,各种设备几乎将少玮保护到了牙齿,而刘远除了自己的藏风囊,并没有带什么装备。看着一脸紧张的少玮,刘远也觉得好笑,这么大点儿的小姑娘,已经开始跟自己一起干坏事儿了。

布置好任务,吴宣强隐匿在漆黑的夜空中,刘远带着少玮,悄悄的摸进了药厂的大门。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