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文 > 非常道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十八章 防守反击

三个人中,还是小孩子的少玮反而是作用最大的一个人。

田静的造梦唯独对少玮没有作用,而且还会被反噬。刘远虽然打定了主意要好好跟田静过过招,但心里也并不是全无顾忌的,带上少玮,可能会像寻员木果籽时那样,帮自己一个大忙。

不过现在还有一个难点需要解决。

通过一些内部的关系,刘远查到,“TR”生物制药是确实存在的,但却没有厂址。自己虽然已经学会了静印的八方风索,但手中却没有田静的生辰。

可以说田静在刘远这里,就是个活生生但又看不见摸不着的人。

自从台湾一别以后,田静仿佛从人间蒸发一般,只能够通过那些不断过来骚扰的人,才能知道田静对自己依旧还不死心。但要找到这个恶毒的女人,还真是要费些周章。

“刘哥,不行的话,我再跟首长说一声,看看......”

刘远摇了摇手。

他知道吴宣强的意思,打算借助贺伯的力量来找到田静。不过刘远心里明白,这些关系就像是存在银行里的定期存款,不到日子就取出来可不合适。

况且贺伯毕竟也只是在国内或者东南亚的一些地方具备影响力,要到了美国,凭贺伯的能量要大海捞针找田静,必然也是力有不逮。

“那刘哥你打算怎么办?”现在又找不到田静的人,吴宣强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了。

“什么都不用做,让他们知道咱们已经到了美国就行。”刘远淡淡的说了一句。

刘远相信,田静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断绝要对付自己的念头,听到自己从中国来到美国,来到了她的主场,不用猜就知道,她一定会用自己最核心的力量来对付刘远。

跟之前在台湾的那些人不同,这些人只要有一个能够知道田静的具体位置,就够了。

到了菲尼克斯,刘远三人来到订好的酒店,大摇大摆的进去休息。

“小吴,现在的状态就是外松内紧。表面上咱们不在意田静,但千万不能小看了这个女人。咱们两个人轮流看守,千万不要让田静钻了空子。”

与此同时。

“哦?刘远竟然敢到美国来?”

一过近十天的休养,田静的脸蛋又从新恢复到当初的颜色,端着高脚杯听强森在汇报他所得来的信息。

“看来他觉得咱们在台湾给他施加的压力还不够大,竟然跑上门来主动迎战,好啊,我随时欢迎。”

田静一直都想将刘远这块硬骨头给啃下来,如今天时地利皆占,岂能轻易放过刘远?

果不出刘远所料,刚来的第二天,刘远等人就遭到了袭击。

这天夜里由吴宣强守夜,大约凌晨两点多的时候,刘远被吴宣强轻轻拍醒。

示意刘远不要说话,吴宣强轻轻指了指窗边。

刘远住的地方在十四楼。套房内的所有窗户都是落地设计。来人看来也存了小心,担心从房门进来会被察觉,以为从窗子进来更安全一些。

这么高的楼,爬到十四层来,此人也相当了得。

刘远和吴宣强像看戏一样,等着来人一点点将窗上的玻璃割裂,然后轻手轻脚的跳到屋里来。

不过没等他刚有什么动作,就发现两个男情人正坐在黑暗中,一脸玩味的看着自己。

来人二话不说就要跑,刘远岂能如他所愿。没等来人动身,吴宣强已经一把将其拖住,此人身手相当不错,竟然能够跟吴宣强打个旗鼓相当。而趁着避开吴宣强又一脚横扫之后,来人显然也做出了决定,从怀中掏出手枪来。

“定!”掏枪的话可就不好玩了,刘远捏诀念咒,大喝一声,将此人牢牢地定在了原地。

“你是第一个来的,算你中个大奖”,打开灯后,刘远看着表面一脸平静的老外说道,“回去帮我给田静带个话,阿猫阿狗之类的就不要送过来丢人现眼了,我刘远就在这,不动,想要取我的性命,就拿出些真本事来,最好是她本人到。如果在她解决我之前被我找到了她,情况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刘远在借来人的口向田静宣战。

刘远要让田径知道,自己既然到了美国,就只抱着一个信念,做掉田静,让后回家。

似乎对刘远如此轻松就放掉他有些不太相信,老外盯着刘远看了半分钟。

“如果你不趁现在走的话,我想我快要改变主意了。”刘远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回老外急忙跟兔子一样窜了出去,不过这回走的是正门。

刘远对吴宣强使了个颜色,吴宣强当即会意,跟在来人的后面,悄悄的出了门去。

现在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刘远和已经睡熟的少玮。

过了一个多小时,吴宣强回来了。

“怎么样?查到了什么?”看着吴宣强一脸沮丧的样子,刘远知道,未必会有什么好消息。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可能他们事先就知道事情的进展一样。那个老外出酒店上出租,下了车之后正要打电话,就被人一枪干掉了。我只好先回来。”

有备无患,处理得很周全啊。

刘远已经猜到会是这样子了。

自己所做的事情有些打草惊蛇的意思。当然,这个人的死究竟是出于对没完成任务的惩罚,还是田静对自己人身安全的保护,刘远不能够完全确定。

你若不来,我就找你,你若来了,我就消灭你。刘远的想法很简单。

田静一直都很爱惜她收藏的杯子,不过自从接过刘远的这个单子之后,这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将被子摔个粉碎了。

除了还在外面执行任务的,田静已经将手底下所有的A级杀手都叫了回来,然而出师不利,刚刚做了个开始,就被人家狠狠的收拾了一顿。

看来只凭一两个人是没法拿刘远怎么样的。田静索性下了命令,从现在开始,所有的A级杀手都变成三人一组的小队,无论那个小组,只要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对刘远的狙杀,就将独得一千万的奖金,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田静纯粹只是为了“梦靥”的名头了。

听说这个单子已经过了十多天,都没有个结果,组织内的杀手已经都有些犹豫了,不过有钱能使鬼推磨,一听有一千万可拿,这些人终于愿意铤而走险,试上一试,没准真的给自己送上一份大礼,一千万啊!

不过挣钱的前提是,得要有命花。

这次来了三个人,一个负责拖在酒店餐厅用餐的刘远,一个打算进行刺杀,还有一个则藏在了比较隐秘的地方,这样,一旦冲锋陷阵的两个人一旦被完败,也不能拿自己处了多年的朋友开这样的玩笑。

结果无论在明还是在暗,刘远将他们三个人全都逮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浑身动不了,早把三人吓得魂飞魄散。

这次的三个人就没有上次的那个人那么好运了,直接被吴宣强弄到荒山野岭做掉喂了狼。

有来有往将近一周。刘远估计,再继续这么跟自己玩下去,田静手里就该没有人了。

于是这一天,刘远终于见到了一个人。

“刘先生,您好,很高兴和您见面。”理查知道刘远会说英语,不过还是用流畅的汉语与刘远沟通。

“我一直还在想,小杂鱼收拾了这么多,正主儿也该来一个了。”刘远对田静的这个组织的人员构成很感兴趣。理查看起来很优雅,不像是很随性的美国人,倒像是彬彬有礼的英国绅士。

“我们老板想跟您做一笔生意。”理查倒不废话,开门见山。

“哦?做什么生意?”一听田静要跟自己做买卖,刘远饶有兴致。

“我们老板同意放弃这单生意,不再将您列入刺杀者名单,同时对外宣布,您作为我们的保护对象,如果有人接这笔单子,就将成为我们的敌人,以此来补偿我们这么长时间给刘先生带来的困扰。”

“这么大方?”刘远似乎有些意动。

“啊哈!刘先生,对您这样的客人当然要拿出最高的诚意了!”

当然要最高诚意,“梦靥”里的A级杀手已经在一周内被刘远消灭了一小半。田静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外面的人都等着看“梦靥”的好戏,田静只能顶硬上,但是不管以前多么战无不胜的人,到了刘远身边就跟没了牙的老虎。

而且田静早已知道,这些失败的杀手无一例外都会被缀上,若不在半途中杀掉,被刘远顺藤摸瓜找到了自己,麻烦就更大。

当田静发现自己的造梦对刘远这些人再也起不到作用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打了退堂鼓,但碍于“梦靥”的名头,一直咬着牙,看看会不会有哪个运气好的杀手将刘远结果掉。

然后呢,派出的杀手越厉害,被刘远收拾掉后对“梦靥”的削弱就越严重,而田静不服气,就只能派出更厉害的人去,结果还是被刘远收拾掉,等田静终于从震怒中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拖入了泥沼。

这样下去,光对付刘远一个人,自己的“梦靥”就要从杀手界中彻底除名了。田静这才决定跟刘远谈谈。

“那么,田小姐给我一条这么方便的大路,不知道需要我做些什么呢?”刘远一脸微笑,向理查问道。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