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文 > 非常道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十七章 下半场

第三天。

在等待牛老汉的时候,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

刘远和少玮都开始流鼻血。

不用问,肯定是这员木果籽的问题。

刘远一开始只是以为算进补过量,流些鼻血也在情理之中。但一个更麻烦的问题出现了。

就从这一天开始,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都感觉口中发苦,而且非常想喝水,这员木果籽越吃越渴,刘远既不敢自己吃,也不让少玮再吃了。

好像是几天没有喝水的后遗症在这一刻集中爆发开来,从早上醒来到现在,仅仅几个小时,刘远和董少玮的嘴唇就已经全部爆开。

这种东西究竟是补品还是毒物,刘远也不确定,这几天给少玮吃的这些,也让刘远颇感心神不宁。

此时的两人,连被太阳照一下都会觉得五脏如焚,只好回到阴暗处,强提住一口气息,保持灵台空明。

“轰!”巨大的声响发出来。

“咳咳!刘远,你们在不在?”

牛老汉终于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山洞里乌烟瘴气,牛老汉一边呼扇着灰尘,一边大声呼喊着刘远。

“在这!牛大爷!”刘远冲着外面大声喊道,搀起少玮,两个人慢慢的走出来。

“来,先喝水,慢点喝。我就知道你们肯定要吃这东西。这玩意儿火毒不小,你们身体好,能一直撑到现在,换成平常人,早烧死了。多喝点,喝不下也要喝!喝完了你们估计还得闹肚子闹个一两天,不过好歹算是捡了条命回来。”

牛老汉一边絮絮叨叨教两个人怎样解毒,一边听刘远讲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将牛老汉特意带过来的两大桶水灌了个干净,师徒二人幸福的打着水嗝。

巨石并没有被完全炸掉,只炸开了可容一人弯腰而过的大洞,刘远将碎石搜拢起来,把大洞补上,同时在洞口布置了一个迷幻阵和一个盘陀阵。只要不是特意来寻,很难找到这处地方,而里面那些作祟的阴魂,也没有办法从这里出去。

哪怕以后真有不开眼的将这里破开,那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也不用刘远去操心了。

先回到之前的营地,刘远将离开自己身边的家什都归集起来,心中暗忖,从现在起,不管到哪里,说什么也要把藏风囊带着,请神幡和招魂幡不在身边,差点丢了命。

回到牛老汉家,牛老汉连夜将阴养员木果籽用炭火烘好研磨成份,配合其他几味药制成了解药,员木果籽还剩下一些,也都留给牛老汉了。

时不等人,谢过了牛老汉,刘远带着一大包解药,和少玮赶往机场。过安检的时候,这包粉状的解药还差一点被扣了下来,没有办法,刘远只好用牛刀杀鸡,给毛济生打了电话,这才得以通过。

从四川回到北京,,刘远先确认了一下常开泰这边没有什么事情,随后马不停蹄赶往台湾。这回刘远长了个心眼,取出几份解药,分开装在几只相同的药瓶中,这才蒙混过关,顺利到了台湾。

见到台湾这一众人的时候,刘远吓了一跳。只是短短一周的时间,白叶叶和毛伯已经整整瘦了一圈,过来看护他们的吴宣强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倒是胡素和常洋,依旧精神头十足,赤红着双眼似乎要择人而噬。

看着几乎将所有生命力都从眼中迸发出来两个人,刘远压抑着丛生的怒火,先喂两个人吃下了解药。

牛老汉的解药效果很明显,吃下解药的两个人,很快从原本的癫狂状态进入了沉睡。

“小吴,这几天他们有没有再找过来?”刘远看着睡着的两个人,转过头来问吴宣强。

吴宣强将这几天的遭遇说给刘远听。

之所以把大家都整得狼狈不堪,两个人的精神失控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就是外面一直有人在骚扰。

刘远布下的迷魂阵不是好相与的,已经有两拨人在企图强行突破进入时被困在原地,然后被吴宣强不费吹灰之力全部解决。

而这两拨人之后,虽然没有人敢再肆无忌惮的闯进来,但还有一个很要命的情况:冷枪。

这里是闹市区,若是敢用手雷榴弹之类的,准保杀手一个都跑不了。这些杀手之所以杀人,只是为了过上帝王般的生活,可如果命都没了,挣钱有什么用?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能用了,他们就离得远远的用大口径狙击枪打。刘远的迷魂阵可以将人挡在外面,是因为障眼法,但对子弹是无能为力的。有几次危险的时候,子弹几乎是擦着众人的头皮穿过去。吴宣强气的咬牙切齿,又因为还要护着屋子里的人不能出去,急得眼睛都红了。

最后没有办法,所有人都只好躲在厨房或者仓库里,防止被流弹伤了性命。

“刘哥,你要是再不回来,不被他们打死,我都要窝囊死了。你回来就好了,这几天你在这看着,我把周围的这帮狗崽子好好清理清理。”跟着刘远这么多年,吴宣强也从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涩小兵变成了胆大包天的煞星。

刘远不说话,点了点头,这群人必须得好好教训一下了。

当天夜里,吴宣强出了门去,除了那把随他多年的ATAK2,其他任何的家什都没带。

第二天凌晨的时候,小吴回来了。

看着一身鲜血已经变得暗红,黏在衣服上,把白叶叶惊得够呛,不过听吴宣强说这血不是自己的,立刻放下心来。白叶叶的胆子也够大。

洗了澡换了身衣裳,吴宣强走了出来,“刘哥,昨天晚上收拾了四拨人。这些人看来在这驻扎有些日子了,也不怕咱们出来,全都没挪窝。这四拨一共十个人,只有一个人手底下有点真把式,全被我清理干净了。不过还有没有别的人,我不敢确定。”

经过一晚上的鏖战,吴宣强非但没有萎靡不振,反而神采奕奕的,看来被这些人堵在窝里打让小吴憋得狠了,这下子出了口恶气,来了精神头。

“别急,他们只是开胃菜。”刘远也早就想出出心中的愤恨之气了,眼中寒芒闪动,冷冷的说道。

“刘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一听还有后文,吴宣强早就按耐不住了。

“田静和这伙人千里迢迢从美国回来,就为了对付咱们,咱们作为礼仪之邦,讲究个礼尚往来,不能让远方的客人就这么回去了啊。”

刘远打定了主意要好好调理调理田静了。

“远哥,对不起。”白叶叶还是对田静事件心存芥蒂。

“哈哈!小叶子,都说了不怪你了,不要放心上。不过现在有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可得帮帮远哥。”

“怎么帮?”白叶叶自然是千肯万肯的。

“这田静在美国的情况,你了解么?”

白叶叶对田静在美国的情况并不是特别的了解,只知道她住在菲尼克斯,而且她是“TR”生物制药的大股东。

刘远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药厂,田静也必然是狡兔三窟,甚至于告诉白叶叶的这个住址究竟存不存在,都说不准。不过让白叶叶感觉到她能够帮上忙,就是刘远的目的了,看着明显高兴了不少的白叶叶,刘远心中暗笑,这小妮子心机还是很浅。

剩下的事情,就是等常洋和胡素醒来之后,将这一家人转移到香港。那边的石头和宫延栋对刘远家人实施的保护很成功,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将这些人送过去,刘远也好集中精力对付田静。

等到第二天中午时分,两个人终于醒了过来,只是身子都还很虚,喝了白叶叶煮的粥之后没多久,又再一次睡了过去。不过毕竟是醒了,刘远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这两天刘远和少玮可是遭罪不少,两个人跟比赛似的轮流往卫生间跑,你方唱罢我登场,闹肚子闹到晚上,两个人连站直的力气都没了。

在台湾休整了三天,胡素和常洋的身子已经养得差不多了,一行人一起到了香港。

将白叶叶和白伯方伯安置在爷爷的老宅中,常洋和胡素送到老爸家,这边的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看着家中时不时出现的小蛇小蜈蚣,刘远也相当的不适应,不过刘父好像已经过了这个不适应的阶段了,全当没看见。

在香港期间,吴宣强不知从哪里拉上的线,已经跟美国那边的人取得了联系,还没等踏上美利坚合众国的领土,武器就已经准备好了。

刘远也没闲着,这段时间,将已经用的差不多的符箓重新准备充足。刘远试着做了一枚五雷天殛符,没想到费尽心思好不容易弄出来一枚,却发现威力不足爷爷做的三分之一,这让刘远感到十分挫败。

但总归是聊胜于无,刘远将十几枚自己做的五雷天殛符贴身放好,就算是万事具备了。

再次跟家人叮嘱了一番,刘远带着少玮和吴宣强,坐上去美国的飞机。

上半场结束,接下来,换我们了!

(ps:一天一更的情况大概要持续到十一结束,所以这段时间请各位大大莫要催更。等这边事情忙完,吉他一定努力恢复更新!顿首!)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