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文 > 非常道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十六章 一线生机

这两具骸骨可以将之前所见之事都串连起来了。

或者是内讧,或者是外敌,总之有人对红阳教的南方总坛产生了威胁,所以藏宝库里的东西还没有来得及带走,而坛中擘首逃到此处被截住,最终死在这,就说明这条路或者是逃跑的路线,起码是安全的路线!

当然,这也只是刘远的一个猜测而已。

刘远得承认,虽然这红阳教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但确确实实还有些手段,能够布下星罗棋盘阵,而且还能搞出连刘远都很难找到的阴魂,应该也非等闲之辈。

不过现在这些已经不在刘远的考虑中了,从之前的种种困难中逃脱出来,还有一个这么明显的路引,接下来就好办了

带着少玮从两具尸骨身上跨过去,刘远继续在逼仄的通道内前行。

没过多长时间,刘远已经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有风吹过来,手中的火把也随着风向不断摆动。

看来自己的猜想并没有错!

刘远压抑着即将出去的激动,脚步不由又快了几分。

没过多长时间,刘远看到了一丝光亮。

这让刘远感觉到极度的无奈。

没错,是无奈。

面前的确出现了一丝光亮,但也仅仅只有一丝。

前面明显是一个出口,不过却被一块巨大的石头给挡住,只留下三指宽的缝隙。透过这个石缝,能够看到已经渐渐消失在地平线的太阳,能感受到外面吹过来的微风,可就是出不去。

刘远试着搬了一下巨石,纹丝未动。

就像眼睁睁看着一份大餐摆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却干瞪着眼睛吃不到一样,刘远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情。

怎么办?

刘远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急忙将兜里的手机掏了出来。

果然有信号!

虽然很微弱,但确实还有信号。

刘远让少玮不要出声,自己则拨通了牛老汉的电话。

“刘远,你们在哪?再找不到你们,我都打算回去了!”牛老汉在山上寻了老半天,都没有看见刘远和少玮,还以为这爷俩估计都早了不测,感慨之余,已经打算打道回府了。

电话的信号不好,刘远说话的声音咝咝拉拉,特别不清楚。

“我们现在在......山洞里......找我们,如果......带一些炸药过来......”

牛老汉费了半天的牛劲,也就听到这些话,他还奇怪,带炸药做什么?而且现在手头没有,肯定还得下了山去找,这一来一回怎么也得两天,刘远现在到底在哪呢?

不过既然刘远让他去淘腾炸药,牛老汉也只好听他的,简单收拾了一下,下了山去。

山上只剩下刘远和少玮两人。

天色越来越晚,太阳下了山,从洞中望去,也都是一片漆黑,只剩下天上的繁星点点。

“师傅,好冷啊!”山风从石缝中吹进来,少玮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刘远再次将火把点燃。

有了火,能感觉略微暖和一些。不过处在这个不大不小的风口处,少玮还是觉得冷。

刘远将少玮抱在怀里,一边给她讲着故事,一边还要防止她睡着,在这样的地方睡觉,肯定要感冒的。

但小孩子到底是小孩子,没有多久,少玮小脑袋直点,已经困得不行了。

刘远摇了摇头。看来还得往回走一走,躲开这风口。牛老汉估计不会这么快就会找到自己,索性等天亮了再回来吧。

抱着渴睡的少玮,刘远又重新走回了洞里,寻了一处避风的地方坐下,又看了一眼在自己怀中的少玮,刘远也微微闭上了眼睛,调理内息。

好在这阴养员木果籽的能量真的够强大,只吃了那么几颗,刘远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感觉到饿,少玮也没有喊要吃东西。只要目前的处境是安全的,剩下要做的事情,就是等牛老汉弄到炸药,找到自己。

不知不觉,刘远也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刘远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猛地惊醒过来。

看了一眼怀中的少玮,睡的正香。刘远长出一口气。

为什么刚才会觉得不对劲儿呢?

刘远开了天眼,向四处望了望,并没有什么东西作祟。

虽然看着是安全的,不过刘远已经完全没了睡意,也不敢再刻意去睡。不知何时,旁边插在地上的火把已经熄灭了,刘远又燃起一根火把,警醒的注意着四周。

似乎真的是自己的错觉,过了很长时间,刘远都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头。

安全总是好的,在这黑黝黝的地方,草木皆兵也是免不了了。刘远自嘲了一下,放松了身体。

这一放松,刘远不禁又有些犯困。

不好!

刘远一个急转身,身边空空如也。

但刘远能够确定,刚才的那股睡意绝对不是正常的情况!

困意上涌得太突然,肯定是刚才被阴魂吸了魂魄。但为什么少玮能够感觉得到有人在拍她,而刘远自己却没有感觉到呢?

刘远刚才只顾着看少玮和四周,却忘了灯下黑,自己的身边有没有东西,刘远没有看。

刘远能够感觉得到,刚才那种不安肯定不是空穴来风,十有八九,这阴魂就在自己的身边!

长了心眼的刘远,在少玮和自己的周围布好了阵,又重新坐了下来。

身上的符所剩也不多,看来如果再出不去,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出去了。

虽然困意还很浓重,但刘远却不敢再睡,用力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使自己保持清醒,同时开了天眼,朝着四周望着。

就在此时,刘远忽然又感觉到一波困意袭来。

刘远赶紧回头,却依旧是空空如也!

邪了门儿了!

这盘陀阵属于进来出不去的阵,阴魂既然进来了,不可能什么都看不到啊!可是刚才的那种感觉,明明是又被阴魂吸了魂魄。难道这里面的阴魂,已经强大到可以硬闯盘陀阵?

当然,或许还有一种可能。

这东西现在还在阵中,只是隐着身,刘远看不到。

既然如此,刘远打算试一试。

弹着火机,刘远一口真气喷出。

“呼!”大火熊熊而出,顷刻将刘远身周的的空间燃遍。

凄厉的阴叫声从斜上方传了出来。

果然!

过了一会儿,叫声停止,刘远收了功,而少玮也缓缓的睁开眼睛,皱着眉头,看来是没睡舒服。

“师傅,刚才头好疼啊!”

少玮揉了揉自己的小脑袋。刘远知道,是被刚才的阴魂叫声震的。

“没事儿,少玮,你再睡会儿吧。”现在开始,刘远必须要尽力保持清醒。这里面究竟还有多少这样的东西,说不准。而只要一个疏忽,后背可能就爬上一个,慢慢吸取着自己的魂魄,直到把自己彻底变成一个死人。

可以说现在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牛老汉的身上,牛老汉晚一天找到他们,他们的危险就多上一分。刘远的精力是有限的,神经一直紧绷着,总有一刻要断掉,一旦放松下来,刘远相信,自己和少玮就离死不远了。

第一次碰到这种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情况,刘远很恼火,却又无计可施。

就这样,白天的时候,刘远就带着少玮在石缝边等着电话,同时不断的修炼自己的精神力,到了晚上就回到阵中,一边看着少玮,一边警惕的观察四周。

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这两天晚上都没有清净的时候,看不见的阴魂总企图趁着刘远不注意上来揩油,虽然最后都被刘远一把火烧个干净,可这么没完没了,刘远也不厌其烦。

第三天上午,刘远看着只剩下一格电的手机,已经打定了主意,等到手机没电,就得弃了这洞口,重新再找出路了。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

刘远急忙接通,果然是牛老汉的电话。

凭借着走过来的大体方位,刘远让牛老汉先走到崖边,然后折返往西走,直到找到一处被大石头挡住的洞口。

挂掉电话,刘远和少玮都精神了不少。

有了盼头,有了希望,剩下的,就是努力保持体力了。

刘远已经整整四十八个小时没有睡个安稳觉了。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