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种田文 > 依剑封邪录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二十章:寇岛交手

    ——东海寇岛——

    祁冉看了看四周道:“这儿是哪里呀?昏天黑地的……和扬州差太多了吧!”

    那船家擦了一下头上的汗珠道:“这里是寇岛……有不少倭寇,不过离那七秀也算远了……”

    祁羽刚想说些什么,慕珂却站在了船上脱去了黑衣道:“船家送我回七秀吧,我还有事没做……”

    祁羽刚想说什么,却被慕珂打断道:“若是三人回去一定会被怀疑,为了避讳你们还是先在寇岛游玩一阵吧。”

    说罢就要船家摆渡离开,走远之后祁羽撇了撇嘴道:“这寇岛有个什么好玩的……算了,你的名声要紧,小初子我们走吧。”

    祁冉嗯了一声然后便是送了慕珂离去,待到慕珂走远突然想起什么了焦急说道:“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祁羽不禁好笑道:“什么完了?”

    祁冉焦急的看着祁羽道:“祁羽哥哥……我们快回去吧!我师兄找不到我一定急死了……怎么办阿……”

    祁羽看了看远处的船影耸了耸肩道:“看来是没有船家了。怎么办?去附近找找有没有租船的地儿?”祁冉点了点头……

    ——无盐岛——

    忘忧只感到浑身酸痛不已,努力起身不禁牵动伤口一阵嘶哈,身上的银针缓缓落下,忘忧看了看身上的黑sè大袍和石头上的字,心中已经知道是何人救了自己,沉默了一会儿把长袍披在身上,握住断尘剑踏上一个小贩船,狠狠的一脚踹在沿岸,船如箭般shè出,直奔寇岛方向!

    ——七秀坊——

    “南宫你怎么了?外衣呢?我的糖葫芦呢?”一个漂亮的小女孩眨着眼睛说道。

    南宫司徒苦笑了一下说道:“我去救人了,好累,沐嫣那糖葫芦自己去买吧。”说完递给沐嫣两锭银子。

    沐嫣眨了眨眼睛反手握住南宫司徒的手腕说道:“南宫,你的内息好乱,我用你教我的银针术帮你调息一下!”

    南宫司徒无奈一笑点了点头打坐坐好笑道:“沐嫣,这些ri子玩的也差不多了,我们差不多该回万花谷咯……”

    沐嫣眨了眨眼睛想了想道:“本来还想去一下藏剑山庄……不过你这么说那我就不去了……恩。就听你的早ri回去把。”

    ——两ri后——

    祁羽和祁冉这两个倒霉孩子四处打听,除了海盗船就没有其他通商船只了,也想过去偷海盗船,可是没人会驾船阿!祁羽也只是会摆渡一下那些小小的舟,大船根本驶不来……

    今ri两人正走在路上,忽然身后一声:“冉儿?”

    两人皆是一愣,回过头去只见一个黑衣男子站在两人身后……

    “是你?!”祁羽与忘忧同时惊呼……

    “你认识我?!”又是异口同声的指着自己的脸……

    然后祁羽说道:“纯阳大弟子那是谁人不知阿?”

    忘忧冷冷说道:“你藏剑居然还想把冉儿带回山庄?当ri不是说好听她的看法?”

    祁羽看了看祁冉笑道:“我藏剑怎么可能要这个熊孩子,你想多了。”

    祁冉一嘟嘴愤愤的踮起脚道:“你说谁熊孩子!”

    祁羽撇了撇嘴绰了一下祁冉的脸道:“谁是孩子是说谁。”

    祁冉忽然一脸可怜巴巴的对忘忧说道:“师兄~~他欺负我~~窝窝窝不是故意要惹你着急的……”

    说着向忘忧跑去,跑了两步发现在原地踏步,只见祁羽一只手指勾住了祁冉后衣领笑道:“想带她走可以,你,和我打一场。”

    说罢一手刀切在祁冉后颈,祁冉应声而倒,祁羽恨恨道:“要你这丫头污蔑我。”

    然后着祁冉靠在一边的石头上,学着叶炜那副模样向忘忧挑了挑眉说道:“我记得你是那个祁进的徒弟吧?不要丢了你师傅的脸!”

    “狂妄!”

    祁羽哼哼了一下,拔剑冲出,玉虹贯ri直冲而出!忘忧也不顾身上伤口牵动,以气御剑,单单只是一剑,双剑相交祁羽便是浑身巨颤!这等内力居然如此之锋……

    那柄佩剑居然应声而断……

    忘忧冷冷的看着祁羽道:“你连剑都折了,还有什么资格做一个剑……”

    忘忧只觉得肩头一凉,扭头一看竟是一道伤疤,祁羽缓缓回过头说道:“你比我强,但是,我还没有输,你身上负伤,而我用断剑,大概也公平了。”

    忘忧也回过头不禁重新打量起祁羽然后说道:“既然冉儿没事,我今ri便不会取你xing命。”

    祁羽仿佛是没听到一样说道:“我希望你今天全力以赴!”

    说罢再次冲出……

    忘忧嘴角扬起淡淡的笑意,自言自语道:“与你父亲倒是颇为相像。”说罢一剑挡开冲过来的祁羽的断剑然后身体一侧,一指指向祁羽侧腰,祁羽只感到周身一麻。

    赶紧横扫出一剑后退几步道:“万花谷的指法?还有!你怎么穿着万花谷的衣服?!你知道他是我爹了?!”

    忘忧微微一笑负剑而立,朗声笑道:“万花谷之功法与我纯阳宫的运气之法颇为相像,但我这一指却没有万花谷那么高深,只是运转内力到指尖罢了。至于衣服…呃…我也不知道。还有那件事,我早就猜到了。”

    祁羽点了点头道:“受教!再来!”

    两人来来往往几式却不见受伤,祁羽再次挡了两指倒飞而出,不由得大声道:“你为什么不用纯阳的剑法和我打?!”

    忘忧忽而笑了笑道:“你也不是没有用四季剑法么?”

    祁羽想了想不服道:“我尚不可做到彻底的举轻若重,若是乱用,怕会乱了剑心。”

    忘忧撇了撇嘴道:“那我身上带着伤,而剑有双刃,那剑气便是三分伤己,七分伤敌……”

    “谁说的?!我怎么就没削到过自己?”祁羽不客气的打断忘忧的话,然后认真的看着忘忧道:“用你的剑,和我打!”说罢便运起凝泉月心法,飞快的冲向忘忧。

    忘忧笑着说道:“你很是不讲理阿。”遂而神sè严肃道:“那我们,点到为止。”

    祁羽此刻眼中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面前的忘忧,仅仅手握一把寻常的断剑却浑身发出一股诡异的剑意,那股气势随着祁羽前冲的步伐递增。

    忘忧微微皱眉握断尘剑于身前,看着面前这个气质大变的家伙,不由得心中一惊,也不顾身上伤势,纯阳心法运作,身边多了一层淡蓝sè的气场,飞快看出两剑,凌人的剑气随着断尘剑的剑吟破空而出,祁羽脚步一顿后腿微微弯曲,气势不再提升,眼看那剑芒正要斩在祁羽身上,祁羽后腿狠狠一蹬不但躲反而冲向面前的忘忧。

    忘忧眉头微微一皱,反手握剑心法飞速运转,只见祁羽一个诡异的弯身躲过第一道剑芒,然后又在地上一踏,一个矮身躲过第二道剑芒后带着前所未有气势,一剑直刺向忘忧,凌厉的剑意要正面面对这一击的忘忧心中愕然!即使有气场外放还是无法过滤那凌厉的剑意,祁羽长长的刘海被掀起,露出那道红黑相间的诡异伤横,忘忧再是自信也不敢正面接下这一招,但是此刻却是完全被剑意锁定,忘忧不敢怠慢飞快大喝一声:“镇山河!”

    话音刚落祁羽的剑就到了,只见镇山河光芒大胜,强大的气场死死顶在祁羽的剑尖之前!祁羽竟不能再近分毫,忘忧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

    九转真气,力能退敌——九转归一!一道内力击在祁羽身上,祁羽整个人一下子失了重心倒飞出去。

    忘忧飞快运起坐忘经心法凝神聚气。祁羽在空中稳住身形倒滑出几步,轻轻“喝”了一声,全身撑起一股诡异的气场!

    忘忧眼睛一眯道:“啸ri?终于要认真了么?”然后飞快掐起剑诀,只见几柄剑气落下,碎星辰,生太极,破苍穹。

    祁羽看着他做完然后说道:“你是第一个要我使用这举轻若重的人。接招!鹤归孤山!!”

    只见祁羽高高跃起那把断剑似是奇重无比,在半空中的祁羽似是大开大和用尽力量才抡起来,狠狠的向忘忧落去,如果前一剑的气势是凌厉快速,那这一剑就是泰山压顶,虽然蕴含的剑意和气势没有第一剑那么强,但是忘忧绝不小看!

    飞快双脚一蹬迎风回浪!在地上倒翻几个跟斗躲开了这招的范围,祁羽下意识想追却发现手上这一叶细剑居然奇重无比,愕然之际一剑砸下,那原本的几把气场,被这股祁羽自己都不太相信的力量狠狠绞碎。

    其实祁羽也不好受双手的虎口竟然隐隐出血,双臂酸麻不已,似乎完全脱力…

    忘忧也不由得感叹道:“这就是山居剑意?”

    祁羽苦笑着说道:“怪不得师傅不要我乱用了……原来用轻剑使起来那么难控制。”</p>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