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腹黑小说 > 颠覆笑傲江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八卷 智救任我行 第一百二十七章 老任逼亲(上)

    那三间精舍偏右的房间,推门进去是一个小小的竹厅,厅中四壁萧然,唯有正前方壁上一副墨迹,画上是孤山一仞,一个白衣人负剑独立,仰首向天,状极孤傲,画角一行草书,吴天德自不认得这鬼画符般的书法。

    杨莲亭陪着吴天德走进厅中,急忙走过去一扯那副画,小厅中间的竹制地板无声无息地滑开,现出一个洞口。

    杨莲亭急急忙忙地走在前边,一路示意吴天德跟上。他深知自已的性命此时全系于任盈盈一身,所以那种关心迫切的心情实是不逊于吴天德。

    洞下幽深的地道十分干燥,沿途有几间小小的石室,吴天德已是武学大行家,看那洞中布置,已看出这是东方不败昔日闭关参悟、修炼武功的地方。

    地道并不太长,盏茶功夫已走至尽头,一间门户洞开的略大些的房间内对门正放着一张石床,一个白衣少女平躺在床上,床头却坐着一个矮胖的黑衣人,背对门口默然不动。

    吴天德心中一阵急跳,床上躺着的少女头部被那黑衣人遮住,看不见样子,但这室中只有一个女人,自然该是任大小姐。那黑衣人看背影已认出是平一指,吴天德生怕他狗急跳墙,对任盈盈不利,脚下虚飘,攸然一闪,已出现在平一指背后。

    杨莲亭跟进房中,便站在一角不敢再动。平一指也不回头,半晌才幽幽叹了口气,说道:“杨总管,今天是教主重新登位的大日子,也是宣布与你成亲的日子,你对大小姐还是不死心吗?”

    吴天德立在他身后,紧贴着他的后背,以平一指的武功竟然一丝没有察觉。杨莲亭听见他的话,不禁脸上一白,生怕吴天德听了大怒。

    任盈盈静静地躺在石床上,俏丽的脸蛋上非常平静,她的脸色有些苍白,长长的眼睫毛细细密密地覆盖着眼睑,美丽得象一朵洁白无瑕的白莲花,是那么柔婉温顺。

    吴天德眼神定定地望着任盈盈,心中充满了喜悦,对平一指的话充耳不闻,杨莲亭见了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平一指不见杨莲亭回答,也不在意,自顾喃喃地道:“人的血型有好几种,我已经试过了,据我试来应该分为四种,但是这和合蛊是天下至妙的神物,可以将不同血液的人融合,我这几天又试过好几个人,都没有问题,为什么偏偏对任大小姐无效呢?”

    吴天德静静地立在他的身后,轻飘飘的好象并不存在于这世间的幽灵,明明他与平一指贴衣而站,偏偏平一指就是恍若未见,杨莲亭瞧了这诡异的场面额上已渗下汗来。

    平一指自言自语,忽地吃吃一笑,盯着任盈盈的俏脸道:“说不定由少女变成妇人,会改变她这种特异的血质,杨大总管,我知道你对任大小姐早有意思,我出去半个时辰,你要快些才好,莫要被教主”

    他说着转过头来,一眼看到杨莲亭站在壁角发抖,眼角余光瞥见一道青色人影,平一指大惊,想也不想抬肘便向后全力击去。“噗”地一声,平一指的肘部已狠狠地撞在吴天德的小腹上。

    平一指只觉手肘好象撞入一团软绵绵的棉花团中,柔软得浑不着力,他惊骇得想立刻撤手闪开,可是那手臂已象生了根一般陷在吴天德的小腹中再也动弹不得。

    平一指大骇,额上顿时也渗出冷汗来,天下间有谁有如此高深莫测的神功?他颤声道:“教主、六弟,是小兄一时糊涂,你你你”

    他虽素得东方不败器重,可是深知在东方不败眼中,世上再无什么比杨莲亭更加重要,不知他要用什么惨烈的手段对付自已,一边说着,牙齿已情不自禁地打起架来。

    吴天德忽然静静地道:“你的六弟已经死了,世上再无东方不败这个人。”

    平一指身子一震,忽地平静了下来,半晌才缓缓道:“吴天德?”

    吴天德不答,却道:“救醒任大小姐!”,他的话虽说得轻轻的,却有着不容置疑的霸气,平一指只在东方不败身上感受过这样睥睨天下的气势,他犹豫了一下,喃喃地道:“教主死了?教主也会被人打败?”

    他一面说,一面用软弱无力的右手从怀中摸出一个磁瓶,放到嘴边咬下瓶塞,凑到任盈盈鼻端。过了片刻,任盈盈的眼帘轻轻地抖动了起来,她缓缓挣开眼睛,一眼瞧见平一指那张老脸,竟然身子瑟缩了一下。

    一向坚强的任大小姐见到这位绝世神医,竟然难以抑制地露出惊惧之色,可见这几天她眼见的杀人、换脑那些恐怖之极的事在她心中投下了多么难忘的阴影。

    吴天德内气回收,已放开平一指的手肘,对任盈盈柔声说道:“盈盈,东方不败已经死了,我来带你离开这里!”

    任大小姐霍地抬头,瞧见那站在平一指身后的人影,恐惧和惊忧顿时一扫而空,她的双眸迅速浮起一片晶莹的泪光,嘴唇翕动了半晌,忽地从石床上翻身跃了下来,一下子扑进了吴天德的怀抱,娇躯还在不断地颤抖。

    任盈盈虽然就在平一指面前,举手之间就可将她制住,但是就算现在任盈盈已扑入吴天德怀中,阻住了吴天德的身手,他还是不敢妄动。吴天德敢将他放开,自然有把握在顷刻间再制住他。

    七天前吴天德与东方不败一战,那武功之高已让平一指惊讶莫名,如今他竟连东方不败也杀了,他的武功已到了什么境界?方才突然抬肘一击,吴天德的内功分明已超越了意动功发、到了神功自应的神人境界,他哪里还有半点反抗的胆量。

    吴天德揽住任盈盈的柳腰,轻拍她的后背,柔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令尊大人还在等着我们去救他,大小姐要哭得水淹黑木崖不成?”

    任盈盈破啼为笑,忸怩着离开他的怀抱,眼睛已不敢瞧向他,吴天德微笑着望着她,赞美道:“现在的大小姐才充满了女人味儿,如果一直这样才好!”

    任盈盈听了把眼一瞪,板起俏脸道:“快带我去见爹爹!”她虽着意要装出冷淡的样子,掩饰自已忘情之下过于娇怯的表现,可是那梨花带雨的俏颜要扮出冷淡模样实在无甚威严。

    吴天德见她少女情态稍纵即藏,还是那么爱面子,微微一笑,也不点破,转目向平一指望去,平一指已直起身来,转过头也望着吴天德。

    吴天德的笑容渐逝,眼中凝起一阵冷意,他望着平一指说道:“平神医,你一直梦想超越扁鹊、华陀,成为千古第一神医,若以医术而论,你真的做到了!”

    平一指一提起医术,恐惧之心顿时一扫而空,眼中放出兴奋的光芒道:“不错,仅是这一手换脑的神技,我平一指便已超越了三皇五帝至今所有的神医,我平一指已是古往今来杏林第一人,哈哈哈哈”

    吴天德摇摇头,淡淡地道:“第一人?可笑!你甚至不如一个走方郎中,后人若还记得你平一指,只会永远鄙视、憎恶,你永远不会成为天下医者心目中的神医!”

    他唇边泛起一丝讥诮的笑意,冷冷地道:“没有悟出这换脑之术时你已是当世第一神医,你看天下人是怕你的人多,还是尊敬你的人多?学武的人要用他的武功行侠仗义,才会受到百姓的敬仰;学医的人应该救死扶伤,才会受到万民拥戴。你呢?

    医者父母心!你是第一神医,天下间若有人万里迢迢求到你的头上,都是不得以而为之,病人自身的痛苦且不言,他的父母妻儿,也都将一切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你却倚医自重,非要逼得人家救一人、杀一人,你虽让一家人重拾幸福,却也将另一家人送入痛苦,还以此沾沾自喜,说什么尊重阎王!你尊重过生命么?

    无恒德者不可为医!庸医误的不过是一人性命,你每救一人,却挑起两家、甚至两派无数人的打斗厮杀,他们虽不是死在你的药石之下,其实却正是死在你手中!他们不敢将这仇算到你的头上,可始作俑者还是你!

    以活人换脑,只为了你心中梦想,全无一点是非、仁义,你的医术越高,害的人就越多!你还想超越扁鹊、超越华陀?平一指,你是天下第一大庸医!”

    平一指面孔涨红,全然忘了吴天德的厉害,嘶声吼道:“我是神医!我能医别人所不能医,我能治别人所不能治,我就是最最了不起的神医!”他平生最容不得人指摘他的医术,可说这是他最大的忌讳,不禁越说越是怒不可遏,猛地大叫一声向吴天德冲来。

    ‘三指定君臣’!拇指、食指、中指依次捻开如花瓣怒绽,指尖翩然变幻,剑气森寒,平一指甫一出手,就是最厉害的剑指绝技。

    吴天德左臂一揽任盈盈的纤腰,将她拉至身侧,眼见那剑指指力骤发、剑气夭矫、直逼面门而来,他右手突然探出,犹如云龙现爪,那道道森寒凛厉的剑气,直是视若无物,手臂突破那旋转如轮的道道剑指,一把抓住平一指的臂肘,反手一送,一股大力袭去,平一指的手指突然不受控制地折转回来,噗地一声,刺入了自已的心口。

    他的剑指纵是最坚硬的岩石也抓得碎,这一刺,剑指如轮,刺破自已胸膛,整只手都送进了胸腑之中。平一指瞪大双眼,口中呃呃直叫,气血入肺,眼神已开始涣散。

    吴天德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拥着任盈盈道:“我们走!”

    两人走至门口,平一指在后边嘶哑着嗓子道:“可惜我还没有弄清为什么大小姐不受和合蛊控制,我死不瞑目啊!”

    吴天德停住脚步,窒了一窒,说道:“大小姐中了别人的本命蛊,所有的蛊物都无法伤她!”

    任盈盈被吴天德揽住纤腰,一种前所未有的异样感觉拥上心头,他大手上热力透过腰畔传到心里,身上懒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又羞又喜下正任由他揽住自已,一听他提起本命蛊,心中忽地想到:“他来救我,到底是为了我,还是为了蓝娃儿?他的心中可有我的影子?”

    这样一想,一股醋意涌上心头,她忽地挣脱了吴天德的手,站开了一些。吴天德诧然望了她一眼,瞧见鬼鬼祟祟的杨莲亭跟在身后,以为任大小姐是因为脸皮薄,所以只是微微一笑,先自头前走了出去。

    任盈盈望着他背影,心中一阵气苦:“他果然根本就不在意我,他救我只是为了蓝娃儿罢了,我在他心中根本没有一点份量!”

    平一指软倒在地,奄奄一息地喘息着,自言自语道:“本命蛊?是了,是了,本命蛊抗拒一切蛊虫,它寄居在人体内,分泌的液体连人的血液也随之产生变化,离体一刻钟后才能消失效力,我早该想到,世上除了本命蛊,还有什么能不受和合蛊的影响呢?”

    他苦笑一声,续道:“本命蛊只有苗女才养,只用来对心仪的男子下蛊,我又怎能想到大小姐是中了本命蛊?如果我多待片刻才验血天意!一切都是天意”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