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腹黑小说 > 颠覆笑傲江湖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八卷 智救任我行 第一百二十六章 碎梦(上)

    任盈盈听了吴天德的话,眼睛定定地瞧了他半晌,忽然又笑了,笑得好甜好甜。

    吴天德从未见过任盈盈笑得如此妩媚,这时看到,那笑脸虽然如鲜花绽放,甜甜的醉人心脾,心中却异常的恐惧,他情不自禁地又退了一步。

    “任盈盈”轻轻地叹了口气,眼波似极幽怨地瞟了他一眼,秀眉微蹙着地问道:“那座铁牢就算是我,也绝对逃不出来的,真想不通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听了这句话,吴天德最后一线希望也已断绝,他颤声道:“你成功了?你杀了盈盈!”

    “任盈盈”皱起鼻子俏皮地一笑,微微侧着头笑望着他道:“你很喜欢她?为什么这么心痛的样子?她不在了我还在,我难道和她不像么?”

    “她”举起双臂翩然就地轻盈地一转,向吴天德嫣然一笑,道:“你刚刚说的话是不是你们之间的秘密?不然你一定看不出我们有什么不同,是不是?你们那么熟悉,我刚刚有心试你,如果光看相貌你确是看不出区别,我和任大小姐一模一样,是不是?”

    “她”每一句话都在问吴天德,但是却根本不需要他回答,每一句话问出,都已肯定自已所说不假,因此越说越是兴奋,眼中已放出兴奋之极的光芒,喜悦地道:“我现在终于成了女人,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女人,不单是我的外表,还有我的心”

    “她”的纤纤玉指缓缓从胸前曼妙的曲线向小腹抚去,脸上露出无比温柔、幸福的神色,憧憬道:“我以后可以和莲弟光明正大地在一起,我们可以结为夫妻,我可以为他生儿育女,做一个好妻子,一个好母亲”

    “她”美目陶醉地眯了起来,微笑着叹息道:“真好,我今天将再次登上教主之位。可是这一次,同十二年前相比,我的身体年轻了,我变成了自已向往的女人,还有我现在不但是天下第一大教的教主,还是天下第一高手!”

    “她”的眸子亮亮的,望着吴天德一字字道:“我曾经想过要杀掉知道这一秘密的人,包括平一指,可是你知道吗?我现在改变了主意,只要有他的医术在,我还可以做到青春有驻,我还可以长生不老!”

    她的表情和语言,有着一种美丽女性的神圣之美,但是明知他是东方不败!一个天下无敌的大魔头,一个老男人,却以一个少女的相貌说出这番话来,而且“她”眼神充满了疯狂。一时想“她”寄身的那个慧黠、娇美的少女,想起同时丧生的蓝娃儿,吴天德心痛如绞。

    他知道,一切都已无法挽回,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杀了这个东方不败,为她们复仇。

    吴天德强抑悲痛,暗暗盘算着,不知道这个化身成女人的东方不败,是否还有几日前那样无敌于天下的神功。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任盈盈”望向他身后的目光顿时充满了喜悦和痴情。

    吴天德心中一动,看也不看,立即纵身向后掠去,“任盈盈”见状娇斥一声,也飞身扑来。吴天德半空中已急急转身,正看见满脸浓须的杨莲亭,穿了一身崭新的黑缎锦袍,正惊讶地站在花丛边。

    吴天德本以为自已的身法够快,可是“任盈盈”情急之下,速度比七日前成德殿大战时似乎还要快上三分,竟然后发先至,堪堪追上他的身影。

    吴天德眼角白影一闪,已嗅到一阵香风袭来,他此时加速已然不及,心中大急,急忙凌空飞腿扫去,只听“噗”地一声,这一脚将杨莲亭凌空踢起,“啊”地一声大叫,杨莲亭被扫飞的身子直落向小径旁花丛之中。

    那道白影堪将追至,攸地在空中一折,紧蹑而去,一把抄起将要落地的杨莲亭,带着他掠到一株花树下。

    杨莲葶被吴天德飞腿一扫,一条手臂被踢得断了,这时被“任盈盈”抱在怀中,嘴唇发颤,额上的冷汗涔涔落下,但他极是硬气,强撑着不叫出声来。

    “任盈盈”满面关切之色,从袖中拿出一方洁白的手帕温柔地替他拭去额头冷汗,娇声道:“莲弟,手臂断了么?疼不疼?你不要担心,只要好好养几天就会好啦。”

    “她”忽又喜形于色地哄他道:“你不是一直想练功夫可是又嫌吃苦么?这个吴天德身具上乘武功,全身经络都已打通,要不要叫平一指将你换到他身上,那样你再学起功夫来就事半功倍,很快就会成功”。

    杨莲亭听了大怒,想也不想抬手便是一巴掌,狠狠地掴在“任盈盈”的俏脸上,顿时五道红红的指印显现出来。

    只听杨莲亭怒骂道:“你若看上了他就随他走,老子顶天立地,爹娘生就的这副相貌,自从我还能记起自已是谁的就只有这一副样子了,改头换面还他妈是男人么?”

    东方不败何等身分,被他呵斥怒骂,又在脸上掴了一巴掌,却是毫无怒色,反而满眼倾慕,笑吟吟地道:“莲弟不要生气,人家也是想让你成为武林高手嘛,没关系的,待我察验过任我行的吸星大法,若是没有什么问题,便让你吸了他们的功力,一定可以纵横天下的”。

    “她”虽然娇声安慰着杨莲亭,但是显然对自已容貌异常爱护,方才挨他一掌不敢运功抵抗,这时一面说一面用手指轻轻抚摸着肿起的脸颊,那纤纤玉指过处,脸上的红瘀之处顿时变得如玉般光滑白晰。

    杨莲亭皱起眉头,憎恶地道:“说这么多废话作什么,你快快给我杀了他不!把他抓起来,快教我吸星大法,我要先吸光他的内力!”他一面说,一面恶狠狠地瞧向吴天德。

    东方不败陪笑道:“是,我的相公。你先坐一下,待我收拾了他,再来陪你”。说着扶杨莲亭倚树坐下,这才直起腰来恨恨地瞪了吴天德一眼,怒道:“我这双手已想放下刀剑,为什么你们偏偏要逼我动手杀人呢?”

    呢字尚未落地,“她”已飞身扑来,动作快逾闪电,真是毫无先兆。

    吴天德见“她”一副任盈盈的相貌,可是却对杨莲亭温情款款、逆来顺受,瞧在眼中,真是说不出的诡异,瞧了这情形骇异之下悲痛的心情也暂收敛,神志为之一清。

    他见东方不败飞身掠来,立刻倒身后退,闪入一丛花木,袍袖一拂,数十朵鲜花便自枝头飞起,挟着一股劲风向东方不败飞去。吴天德的双掌挟在花雨之中一拳拳击出,拍向这个“任盈盈”。

    他出拳毫无花样,这套拳已根本谈不上什么拳路招法,一拳一式都大开大阖,气派宏伟,每一拳击出,都有石破天惊、风雨大至之势。

    东方不败惊咦一声,他虽未用剑,但是拳脚速度丝毫未减,掌指劈点擒拿,或抓或戳,仍是快如鬼魅,可是遇上吴天德这平平无奇的拳法攻势竟也不由为之稍缓。

    他的攻击招数快如闪电,纵有破绽,也是稍纵即逝,让人看得见也来不及破解。而吴天德此时用的虽是最最普通的拳法招式,每招间皆有无数破绽,可是他双拳决不同时送出,一拳击出一手必定横于腰间蓄势待发,以他强悍的功力,纵然有人发现他的破绽趁势袭来,那蓄势待发的一掌也随时可以见机而出,叫人不得不防。

    吴天德深知这东方不败武功已臻非人境界,自已内功虽然大成,但是初次使用,尚不知到底威力如何,能否敌得过东方不败,因此不敢贸然拿出全部实力。只以七日前与东方不败动手时的功力与他对战,以便突下猛招时以收奇效。

    吴天德边斗边冷笑道:“原来你东方不败费尽心机变作女人要嫁的便是这个人么?真是眼光独到,这样的货色街头路口随处可见,瞧他对你的样子可象是真心喜欢你么?这人平时在外边一定拈花惹草,处处留情,亏你还是堂堂一代枭雄,真是可怜之至”。

    东方不败虽知他是故意激怒自已,却仍是忍不住心头恚怒,出手越来越快,“她”招数虽快,可是一招一式却无不清清楚楚,便如擅于唱曲的名家,虽唱到了极快之处,但板眼吐字,仍是交代得干净利落,无半点模糊拖沓。

    吴天德仍是沉腰坐马,一双拳掌隐发风雷之声,每拍一掌,都对上东方不败的中宫要害,东方不败虽然倾刻间便可在吴天德身上连击三掌,也必得受上他一拳,但若举手去招架,却又无法伤得了他。

    吴天德以慢打快,以拙对巧,竟也一时敌住了东方不败。东方不败连番急攻不见效果,锐气已然受锉,急怒之下,又被他的话气得俏脸通红,她锐啸一声,身形开始围着吴天德团团打转,这一来吴天德左支右绌,便有些落了下风。

    吴天德本想再讥讷“她”几句,可是一瞧见“她”与任盈盈一般无二的相貌,心中一痛,虽然平时嘻笑怒骂,讥讽别人最是拿手,这时竟说不出一句狠话。

    又斗片刻,东方不败围着吴天德转来转去的身子逾发得快了,只见白影幢幢,竟似已看不清“她”身影,吴天德在这样快速的攻击下终是无法再以慢打快,硬拆硬破“她”的招数,当下也长啸一声,身形翩翩而起,两道奇快无比的人影儿在花园中趋进趋退、攸东攸西,始终衣袂相连,不分不离。

    二人正斗得难舍难分,忽地东方不败尖叫一声,倒身掠出,站在一方假山石上,伸手在脸上一抹,尖声叫道:“你你你干的好事,我的脸!”

    吴天德方才全神凝注在“她”手脚之上,这时也才看清她相貌,不禁骇了一跳,只见“任盈盈”的脸上似被人划开了五六道细细的口子,正渗出丝丝鲜血,看起来就象有人用一面摔碎了的镜子在照着自已的面孔,原本极为俏丽优美的脸庞顿时显得说不出的诡异、恐怖。

    那五六道弯弯曲曲的伤口一渗出了血,再被“她”这一抹,顿时成了鬼脸,看不出一点美丽模样。

    吴天德也又惊又骇,东方不败脸上的伤口决非是他弄伤的,那几道浅浅的伤口从何而来?

    东方不败一见了手上的鲜血,身子顿时控制不住地发起抖来,“她”厉啸一声,身化狂风,却不冲向吴天德,而是径直扑进了那所精舍,只听精舍中传出一声惊骇之极的尖叫,随后传来一声铜镜落地的声音,紧跟着那道白影又破屋而出,修地黑影一闪,刺向吴天德咽喉。

    吴天德身形疾退,这才看清东方不败手中所持的是一支眉笔,想必是“她”在镜中见了自已相貌,急怒之下想也不想,抓了这眉笔出来,以笔作剑,刺向吴天德。

    这一支眉笔本是极易折的东西,可是握在“她”的手中,凌空一刺,隔着三尺多远,便有一道森寒的剑气袭身,吴天德骇然后跃,身化游龙,绕着一枝花树翩翩飞转。

    只听东方不败尖叫道:“我杀了你!”那眉笔“夺”地一声,刺穿树干,射向吴天德前胸,吴天德双臂一振,冲宵而起,眉笔擦靴而过,东方不败白影一闪,绕过树来,出手如电,一把抄住眉笔,也贴树飞起。

    吴天德跃身而起,身在空中顺手一折,已折断一根小指粗的花枝,那枝上还带着几片绿叶,几朵娇艳美丽的鲜花、含苞欲放的花蕾。

    吴天德窜起的身子本来极快,可是双脚堪堪达到花树枝头,身子却突然一顿,脚尖点在轻盈盈的一根花枝上,眼见东方不败紧蹑而至,花枝一点,以枝作剑,飒然袭向“她”的柳腰。

    东方不败纤腰款摆,避开两剑,举起眉笔一架,身子如若御风,站在一枝比手中眉毛更细的枝头,身子随之起伏不定,那双杏眼却充满了恨意,瞪视着吴天德森然道:“本想容你多活片刻为我莲弟所用,你竟敢毁我相貌,我今天就要让你命丧于此!”

    此时二人站在一株开满鲜花的树上,彼此相隔甚近,吴天德看清“她”脸上那几道浅浅的伤口并非刚刚划开,伤口还有未绽开处,似乎原本以极神妙的药物将伤口敷愈,方才一番打斗挣破了伤口,才渗出血来。

    吴天德也不知平一指在她脸上动了什么手脚,才搞成现在这副样子,眼见任盈盈原本一张美丽无方的俏脸成了鬼脸,再加上东方不败恶毒无比的眼神,此时真是说不出的丑陋。

    吴天德长长吸了口气,也冷冷地回道:“彼此、彼此,吴天德今日来,也未想过要让你再活着离开!”

    东方不败哈哈一笑,尖声道:“好大的口气,天下间有谁是我东方不败的对手!”说着她以拇指和食指掂起那支眉笔,轻飘飘如风吹柳絮,水送浮萍,遥遥刺向吴天德。

    东方不败原本出招极快,显得鬼气森森,这时出招却如画太极,慢得出奇。“她”出招虽慢,却仍是鬼气森森,全无人间气象,那手臂一挥,一串殷殷的暗雷轰鸣之声犹如自天际响起。

    吴天德自前面望去,东方不败似站在一层水波之后,光线奇怪地扭曲波动着,近在咫尺的白色人影也影影绰绰、朦朦胧胧,让人宛如身在梦中。

    一股令人窒息的感觉,强大无比的压力扑面而来,吴天德两人脚下的花树枝摇叶动,花瓣纷纷落下,有若花雨。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